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生活最扎心的真相:一個人閑著閑著就廢了

01

前幾天,幾個好友小聚,有好多感慨。

明明是我讀書時的好閨蜜,那時,我們可以同吃一份飯,可以共睡一張床,甚至,考試打小抄,都是為彼此拼盡全力。

明明比我聰明,每次考試都是遊刃有餘,而我,大多是連滾帶爬。

畢業後,我們的境遇大不相同。我一直在工作,也還算是勤奮。而明明,畢業的時候,男朋友趙強家裡幫她安排了一個事業單位,朝九晚四,清閑得不得了。

趙強家境殷實,沒多久,兩個人就結婚了。

婚後很快,明明就懷孕生子了。公婆在隔壁的城市,開始的時候,有空就過來看孩子,後來,偶爾帶走小住,再後來,孩子和爺爺奶奶越來越親,隔壁城市上學的條件比我們這裡還好,孩子就徹底跟爺爺奶奶一起生活了。

明明整天真的是什麼事情都沒有,閑下來就逛逛淘寶、追追劇,時間長了,就和辦公室里的大姐七姑八婆地扯幾句。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體重一天一天地長,轉眼就是十年。

前幾年,我們都羨慕明明,在我們一窮二白,什麼都沒有,不得不為生活而奔跑的時候,明明已經是富裕之家,過上了我們十年二十年之後的生活,應該是幸福得一塌糊塗吧。

可是,而今看來,明明的狀態似乎最差。眼角的皺紋很多,身材更是談不上,好多的贅肉,讓整個人的紋路都是下沉的,眼睛暗淡無光,沒有什麼能讓明明精神抖擻,也沒有什麼能讓她緊張精緻地生活。

整個人,閑著閑著,就癱軟地廢掉了。

02

明明說,老公的事業越做越好,前幾年,還和他一起出去應酬,這幾年,越發少了,老公不想帶她,明明自己也不想去。

前幾年,青春貌美,和老公的朋友坐在一起,大家還能稱讚幾句,「嫂子真漂亮」。老公他們談事,她在一邊吃吃喝喝,偶爾也能插上話,也不覺得有什麼。

可是,現在,自己也不再漂亮了,坐在一起,很少有閑客。即便是有比自己年齡大的女性,卻有一種精明幹練在眉宇之間。老公談的事情,自己越來越聽不懂,偶爾插話,也都不在路數里,老公還要為明明的無知打圓場。

真的不想再去了,不說話,別人就不知道,自己腦子裡都是空白。

想著相夫教子,相夫做不了,好好帶帶孩子也行。

可是,女兒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回來就像是做客一樣,帶著吃吃喝喝,也是母慈子孝,但是,聊到了學習,聊到女兒不喜歡的事情,距離一下子就出來了。

說淺了沒用,說深了生分。看著孩子一身毛病,可就是無可奈何。

也想著,告訴孩子,不要這樣,不要那樣,怎樣才是對的。可是,孩子根本不聽,有時還會說,你不懂。

明明說,大學畢業的時候,自己也是出身名校,能力在同齡人里也是佼佼者。但,這些年,人家都在水裡游著,見了風浪,也練成了本事。而明明,一直在沙灘上曬太陽,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看起來,無風無浪,日子過得很舒適。但也正是這種舒適,把一個人閑廢了。

夫妻之間,沒有共同成長,就會一個爬到山頂,一個仍然在山腳下。曾經,情意綿綿,現在,卻是話越來越少,心越來越遠,也許,他們不會離婚,不會有外遇,可是,兩個人在同一座圍城裡,各自活成了一座孤島,心底里都有一種悲涼。

親子之間,沒有參與女兒的成長,好像混混沌沌,就突然空降了一個這麼大的孩子,和明明骨血相連,似乎很親,可是,沒有一起生活的記憶,沒有親昵的過往,想在一起膩歪一下就覺得怪怪的。

想要伸手管管,卻不知手該在落在何處。

03

明明說,工作上混了這麼多年,資歷沒有,技術沒有,再和年輕人一起拼體力,自己好像也拼不起。況且我願意,人家老闆也未必願意啊。

明明覺得,自己好像就是《我的前半生》里的羅子君,雖然沒有她家境優渥,可是,四體不勤,飽食終日無所事事卻是一樣的。

只是,有一天,危機撲面砸來的時候,明明身邊,既沒有唐晶,也沒有賀涵,可能也終究沒有那場逆襲。

一個人,真的不能太閑,閑著閑著,夢想啊、激情啊,就都沒有了。自信隨風飄散,自卑卻一層一層地湧出來,攔也攔不住;一個人真的不能太閑,閑著閑著,就只能看見巴掌大的生活,零星地住在生活里的人和事,都會被無限放大,而那些無處安放的精力,就都鎖定在僅有的人和事之上。閑著的人,心眼就會越來越小,眼光越來越短淺,見識和睿智都被消耗殆盡,生活,真的會變成一灘泥,鋪在地上,提不起來。

看著明明的遭遇,我終於明白,這些年,我一直在折騰的意義是什麼了。

可能,就是保持生活這潭水,總是活水,有波浪,有風雨,有陽光,時時波濤翻湧,時時浪花拍岸,不管是辛苦,還是辛酸,但,生活終究是鮮活的。

而我自己,在波濤洶湧之中,就算被動,也會有成長。這種成長,可以讓我的經濟、精神上,都能獲得獨立。我賺的錢,足以給老小富足的生活,我掙扎過的內心,可以容下生活的艱難,不至於被擊倒,不至於崩潰到無能為力,還可以划著生活的小船,向著我喜歡的方向,不斷行駛。

一個人,真的不能太閑,閑著閑著就廢了。

20歲,不知道努力,就沒有心儀的大學,那是,改變生活圈子的機會。只有站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在一起,你才能看得到更遠的遠方。

30歲,不懂得如何安身立命,不知道誰才是對的人。也許,不只是職場危機,選錯的婚姻,也是要搭進去半生的苦楚的。

40歲,沒有一技傍身,沒有一個安穩的家庭,就會發現,你在生活里活成了孤島。一個人的不成器,也許,就是父母晚年無靠,孩子童年悲涼,半生都要療愈原生家庭的傷害。

每個年齡,都有這麼年齡的風景和擔當,人真的不能太閑了,閑廢了,也許就爬不起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遇見寧靜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