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橫河:習近平受熱捧遇冷箭 中共權力鬥爭有多詭異?

傳聞中的北戴河會議結束後,中共政壇出現許多令人觸目驚心的怪象。8月上旬,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連續複製文革版面,粗體紅字刊載習近平語錄。

上星期習近平視察甘肅期間,《人民日報》再次歡呼“人民領袖人民愛”,歡迎人群中竟有人喊出“總書記萬歲”。就在習近平個人崇拜出現一個小高潮之際,還是《人民日報》的兩個微信公眾號卻刊登了一篇紀念鄧小平廢除領導人終身制的文章,矛頭指向不言而喻,儘管文章被迅速刪除,但因其內容敏感,已受到海內外強烈關注。

習近平同時受熱捧遇冷箭,中共高層政治有多詭異?

嘉賓:時政評論人橫河;

自今年年初中共中央發布關於抵制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之後,去年一度盛行的習近平個人崇拜現象有了很大收斂。不過進入8月以來,人們看到這種現象又有回潮。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從8月2號開始,連續在頭版顯著部位以粗體紅字刊登習近平語錄,有人說這彷彿回到文革時期。為什麼要這樣搞,給人時光倒流,重返文革的感覺?

吳強說習近平在過去六年一直加強個人威權,製造個人崇拜。現在他完全拋棄1979年之後的官場政治禁忌,按照文革的做法來塑造個人崇拜。但是習近平和毛澤東不同,毛澤東有各種戰友、親信、山頭為他抬轎子、喊口號。

中共功罪評說之三:毛澤東的造神運動是如何形成的?

習近平上台六年是非常孤獨的,沒有人給他抬轎子,這是他目前的尷尬。他不得不安排出巡,通過這種方式獲得基層民眾的歡呼,甚至安排人員在現場喊出“總書記萬歲”的口號,《人民日報》也只能按照文革的歷史性套路來為他抬轎子,相信這種宣傳伎倆都是負責宣傳組織的王滬寧為他安排的。這樣做沒有什麼新意,只是無賴的權力孤獨症。

許多自媒體觀察這一現象時,發表“只問你怕不怕”這樣的評論。為什麼習近平語錄引發人們的擔憂,人們到底怕什麼?

橫河說“語錄”雖然不是文革的特徵,但是在文革期間發展到高潮,在中國民眾心中是中共建政以後最黑暗的時期,代表一種紅色恐怖。現在人們擔心的是紅色恐怖是不是又回來了?現在這麼集中大批出現某個人的語錄似乎是新鮮的現象,但是回顧過去二三十年,中共領導人的話成為媒體大頭條、印成小冊子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這也是為什麼“語錄”得以回潮。

外電報道,萬歲這句話終於喊出來了。不過,儘管人們確定無誤聽到的是“總書記萬歲”,可是官媒報道出來的卻成了祖國萬歲、共產黨萬歲。中共官媒為什麼羞羞答答?另外,為什麼圍繞喊口號者的非本地口音引發出許多爭議和質疑?

橫河說官媒有兩種可能性,第一是他們還不敢做到那一步,畢竟叫一個人“萬歲”在歷史上是特定的,大多數人還不能接受這一點。誰也不知道這件事會怎麼發展,會不會把事情鬧大。所以既要把個人崇拜升溫,但也不想引起更大反彈。當然也不能完全排除黨媒的想像力,五年前你也想像不到會到今天的程度。喊道“萬歲”吹捧就到頂了,所以他們可能想逐漸升溫,試探一下,收放自如,留下上升空間。

外地口音不奇怪,中共中央一級到地方做視察的時候,觀眾都是群眾演員,都是從別的地方調來官員來扮演群眾。持當地口音的早就排除在外了。這種事情一定是宣傳部門策劃的,策划過程中一定要保證萬無一失,所以需要演員來演戲,不會是自發的。

兩會前中共文件首次寫入網路熱詞“低級紅”“高級黑”

橫河不同意這些都是“低級紅”“高級黑”。外人看來,中共宣傳的每一句話都是高級黑。吹捧要誠心,可是你怎麼讓人誠心吹捧呢?正常情況下,人是不可能說出這種話的。

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習式改革”已非“鄧式改革”

《人民日報》經常發表一些緬懷老一輩領導者的文章,這在官方主流看來是非常不合時宜的,但是又擊中讀者的敏感心理。習和鄧的路線是背離的,鄧時代過來的人都會知道,他們的個人權力和自由受到很大壓制。現實和宣傳中的鴻溝是宣傳體制無法克服的。

但是外電報道這是“權力鬥爭終於憋不住了”。其實觀察人士注意到,每當習近平個人崇拜冒頭的時候,黨內外總會有不同的聲音反彈。這種快閃式的反對聲音可能來自黨內還是黨外?會來自於哪一個層級?

橫河說這肯定不是黨外,黨外的聲音是不可能發出來的。黨內就是政協,他們的聲音不會和主流聲音相抵抗,所以即使發出來也和中宣部的一致。黨內發出這個聲音的,級別一定很高。但是這不代表意識形態的爭議,更多的僅僅是權力和派系鬥爭。中國目前在政治上不存在改革派或者開明派,所以這一定是最高層,最高層就包括退休的元老。另外還有內在矛盾,即現在中共誕生到現在就是一個運動否定前一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