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專訪】目睹 8.31 太子站市民被毆 中年廚師:警察比 7.21 白衣人更恐怖

8.31晚,多名警方速龍成員及防暴警察沖入太子站往中環月台及列車,以警棍不停毆打車廂內示威者、市民,更拘捕63人,引起外間巨大迴響。當晚在月台目擊案發經過的廚師細輝形容,8.31太子站警暴比7.21元朗白衣人襲擊更恐怖,「7.21那些是黑社會,我哋可以還手、自衛;但呢班(警察)系有牌,有行使暴力、武力的權力。」

他又目擊一個不過在該月台轉車的年輕人,被警員「無差別」棍打頭部。「你咁樣沖落嚟,不問情由,連有無睇清楚邊個系目標…唔關事的人都食咗棍,你(警察)系仇恨市民,發泄情緒。」

月台滿是一般市民

今年53歲的細輝任職廚師,昨晚十時許在荔枝角放工後,坐港鐵荃灣線回家,途中到太子站月台下車,準備過對面觀塘線往調景嶺方向月台轉車。他憶述,當時月台已擠滿人,大部分是一般市民。「我附近的,有兩公婆帶住個女,有一 pair一男一女,另外有幾個放工上了年紀的中年人,亦有啲著得幾靚,應該去完飲宴。」反而是從旺角開來的觀塘線列車有較多示威者。「大家都向黑衫畀個鼓勵的眼神。拍一拍膊頭,甚至有些講到出口,『加油,小心』。」

廚師細輝

細輝回憶,他在月台等的第一班列車,人太多,上不了;到第二班到達,他好不容易擠上去,但車一直未開。傳媒直播顯示,當時有年長市民與示威者在觀塘線列車車廂爭執,雙方各持武器,推撞及擲物。但當時細輝身處列車近車尾位置,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至港鐵廣播稱列車停駛,才無奈下車。

時為晚上10時55分左右,細輝稱一些乘客下車後,慢慢從已停止的扶手電筒梯登上一層,但他因不滿港鐵安排,繼續留在該月台。不久,防暴警察及警方速龍小隊從兩邊樓梯出現,一踏足月台立即行動,「大叫『嗰度有個 full gear』、『嗰度有個黑衫』,就衝過去。」細輝表示,警察以四、五人一組,一看到既定目標,就沖前用警棍狂毆,然後制服對方;月台隨即不停傳來尖叫聲,人群四散。細輝和乘客從月台走上調景嶺列車,但警察也進入車廂,繼續沖向目標打人,過程中細輝被推倒在地,「佢唔理你前面的人,只當你系障礙物,見住佢衝過去,一棍毆落去。」

「年青,黑衫,一定要打」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凌晨見記者時強調,警方是憑「專業經驗」判斷誰是示威者誰是一般市民,再以「適當武力」制服在場人士。現場目擊事件的細輝卻看到,有從荃灣線一同跟他到太子轉車的市民,「廿幾歲,無口罩,著住深藍色 T恤牛仔褲」,明顯不是示威者,卻似乎因為是年輕人,結果成為防暴警察目標,「個頭被人毆咗一棍。」細輝認為,警方當晚的目標是「年青」、「黑衫的」,「一定要打」。

這種「無差別」式毆打,細輝非常憤怒。「你咁樣沖落嚟,不問情由,連有無睇清楚邊個系目標,已經揮棍打人,呢啲系咪瘋狂,系咪恐怖?」他也不明白為何警察要這樣做。「你既然封了站,成條線封得,你咪坐喺月台等人上嚟查都得,點解要暴力呢?」他有種感覺,「仲有唔關事的人都食咗棍。系仇恨市民,發泄情緒。」

女生相擁哭長者驚到震

當時在太子站月台的,有不少是坐觀塘線列車從旺角、尖沙咀離開的示威者,但亦有很多一般市民。細輝形容,警察到場及打人一刻,月台非常混亂,「不停有人喊,有人嗌『唔好打』。」他更記得附近那些普通市民的反應,「企在我對面的媽咪,兩個女喊得好厲害,好驚。佢媽咪就攬住佢地,我就走埋去安撫佢,叫佢唔駛驚,無事嘅;有兩個女仔,朋友來的,著得好靚,兩個攬住喊;有個老人家,驚到震,坐在角落頭;反而坐輪椅的兩個,全程都無驚,因為知道唔會打佢嘛。」他憶述,當時月台上甚至有男人手抱嬰兒。

當警察衝上觀塘線列車打人及拉人後,細輝和不少乘客都驚得走到對面月台,走上比較空的荃灣線列車,「大家就過去暫避,錯手打到就唔好。」豈料其後另一批防暴警察突然又登上該列車,還發生網上廣傳、無線新聞直播的那一幕—警察在車廂不停揮棍後,有市民受驚,跪地要求停止,但警察繼續向幾名沒有衝擊動作的市民施放胡椒噴霧。一名白衣、脫下口罩的市民狀甚痛苦,與其他人相擁而哭。細輝又被迫離開荃灣線列車,再次回到對面的列車,希望避開警察的攻擊。

他形容,當時太子站月台瀰漫著極深的恐懼。「你見到佢哋(乘客)的眼神,我唔識點形容…大家都好無助啰。好似身處煉獄之中。好想有人救到佢。但系無,因為應該保護你的正打緊人。」他又指,大家當時都害怕會不會也被打,「佢(警察)帶畀市民一個好大的恐懼。」

「香港警察是恐怖分子」

不少人都將8.31太子站事件與7.21元朗白衣人襲擊相提並論。細輝則覺得,8.31經歷比7.21更恐怖,「7.21那些是黑社會,我地可以還手,自衛;但呢啲系有牌,佢有行使暴力、武力的權力。而如果去還手、自衛、舉高擋,佢都可以告你襲警…所以呢班人比7.21更恐怖。」

「香港最安全的城市無咗啦,唔單系白衫呢班人破壞,破壞得最犀利最嚴重的,系呢班所謂的警察。而家好似軍法統治,而家系警察統治,警察話乜就乜,我話你犯法就犯法。」

經歷過8.31太子站事件,細輝認為,警察已不再是警察,「警察唔系咁樣的,警察保護市民嘛,成日講,查案要睇清事實,要搵證據嘛。你有咩證據啲市民系暴徒呀?」

如果警察不是警察,他們是誰?「暴徒,恐怖分子。」細輝一口咬定。「管治你的人,系向你肆虐的人,系一件好恐怖的事。形容佢地系恐怖分子一啲都唔過分。因為佢帶俾市民,系恐懼、恐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立場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