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綦彥臣:舊文重發:王岐山和我所見略同

點出全球危機長期化不僅是對歐美的善意提示,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國應當清醒沒有什麼「北京共識」之類的東西,中國危機的後果將比歐美厲害得多。因為,你的全部外匯儲備中黃金所佔比例太小,不足百分之二,黃金絕對額才一千噸多點兒。義大利的危機大了,但人家的這個比例是百分之七十四,絕對額是兩千四百多噸。

【自按:這篇文章最早發於某網刊,首發時間是2011年11月30日(星期三)。首發時的副題是<全球危機長期化與中國的黃金儲備問題>。昨天(2019.8.30)使用該文獻,發現網上搜不到(今天知道了該網刊已關閉)。幸好,昨晚翻檢專業類存檔資料,找到了首發列印版(複印一份,納入《效用最大化研究》資料系列)。現在,將原文錄入電腦,重新發表。多說兩句:首先,不是一定將自己的名字與岐山先生“掛鉤”,原文只是從經濟學家的身份交集、文獻印證意義來說話;其次,黃金儲備問題在全球秩序崩潰的大背景下,更值得專業關注——在“效用最大化”分析方面黃金的經濟功能,將獲得新穎的思路。】

一、從路透社的報道說起

英國路透社2011年11月20日發自北京的電稿,寫道:“官方的新華社援引王岐山19日的講話稱:‘不確定之中可以確定的是,國際金融危機引發的世界經濟衰退將長期化’。王岐山的評論是迄今為止中國高級決策者最悲觀的預測。”

我認為,王岐山的預測可以稱為“危機長期論”。

對於路透社的電文,新華社《參考消息》11月21日作了譯介。文在第8版<中國大地>,題目為《中共官方“全球衰退”提法引關注》。

儘管王岐山沒有說這個長期化將有多長時間,但是,這種看法與我在一年前的判斷是一樣的。在2010年3月由機械工業出版社出版的《真實的交易——提高生活質量的通俗經濟學》一上中,我的判斷是:“以本書作者的觀點來論,全球遠未見到走出危機的希望,還要經歷一個歷時50年的非典型性危機,並非危言聳聽。與以往世界性經濟危機不同的是,這50年內將是經濟理性緩慢調整的過程。”(P183-184)

二、我可能獲諾貝爾經濟學獎嗎?

或許由於這本書與這個觀點,在30年以後,我會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因為那時我預測50年危機時間(2009-2059)過半,事實證明我所說的是對的。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條件是這本書的英文版也有了。當然,作為一個經濟學家,民間經濟學家,我不太在乎獎項,甚至不在乎稱呼,關鍵是經濟學家能否對人類或者他目力所及的人群帶來“智力福利”。

我不打算為自己創造的“智力福利”一詞做詮釋,因為在那篇引起較大關注的《中國進入缺錢時代》一文里,我已經實質性涉及它。

關鍵的問題是什麼呢?

第一,我不需要借與王岐山的所見略同來抬高自己,正如我批評郎咸平也不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名聲那樣。簡單地說,我首先把王岐山看做一個經濟學家——一個要比大多數體制內經濟學家負責任的學者。

點出全球危機長期化不僅是對歐美的善意提示,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國應當清醒沒有什麼“北京共識”之類的東西,中國危機的後果將比歐美厲害得多。因為,你的全部外匯儲備中黃金所佔比例太小,不足百分之二,黃金絕對額才一千噸多點兒。義大利的危機大了,但人家的這個比例是百分之七十四,絕對額是兩千四百多噸。

第二,王岐山畢竟是經濟大國的重要政治家,是影響本國和全球經濟趨勢的決策人物。如果還按我在微博上的一個“政治模型”(若票選元首,我選汪而不選薄)來延伸論述,我則說“若票選政府首腦,我選王而不選李”。當然,這個“政治模型”本身欠缺重要因變數,那就是自由選舉制度。這在本文以外,我不再展開來談。

三、人類心理習慣中黃金因素

從純粹經濟學的角度看,王岐山的危機長期論是全球金價(主要是黃金期貨)上揚的最主要推動因素,甚至是唯一的。中國本身透露要增加黃金儲備,俄羅斯、印度也如是稱。

作為金磚五國成員的這三家都作出如此決策,可見危機長期論影響之重。因為,作為外匯儲備的重要份額,黃金還是國際清算的最後手段,儘管現在還沒到動用它的地步。

美國堅稱不會動用黃金結算,是為了穩定全球信心;義大利弄到這個份兒上了,也沒用儲備黃金兌付政府債券,也說明還沒到“逼得脫褲子”的地步。

這裡還有兩點要說明:

其一,現在還沒有國際經濟資訊說是王岐山的“危機長期論”導致了黃金期貨價格上揚,僅僅限於我作為民間經濟學家的推測。

其二,還沒有相應的資訊證明歐洲國家,至少是義大利要拋售黃金儲備。這樣抗下去,肯定間接地推動了全球危機的長期化

黃金對人類除了習慣心理上的影響,其實並沒多大用處。但是,人類擺脫習慣心理的博弈是複雜的,正是基於此點,我才預測本次危機要經歷50年的時間。

四、關於中國的至關重要的兩個黃金指標

黃金對中國經濟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對於民間,未來的唯一投資選擇對象就是它。所以,我在《真實的交易》一書有一個專節,題目就是“黃金,黃金,還是黃金”。對於國家層面,有兩個重要的指標。

1.至少要經過五年的努力,中國才能實現黃金儲備佔全部外匯儲備3%的水平。現在是1.6%,要升這1.4%是很不容易的,因為中國外匯儲備總額太大。增加黃金儲備的一個直接效果就是零售金價再次飆升,使中國進入“瘋金時代”。隨之,物價也會飛漲!

2.今後三十多年後(可視為2009至2049),外匯儲備中的黃金佔到50%的份額,中國才能在創立超主權貨幣方面有發言權。

這兩點,我在《真實的交易》一書中都說了(P84)。我無意於用篇短文為自己的通俗經濟學著作做廣告,而我想給自己設定的“智力福利”項目則是——能否在未來一段時間,印證王岐山的“危機長期論”是合球金價上揚的唯一動力。

王岐山是副總理,我不在乎,儘管我設想過“票選”他當政府首腦。我在乎的是,王岐山政治家身份的本質支撐是經濟學家這個“基本元素”,他無論出於國家利益還是出於學術良知,總算說了一個真實的判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