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國際刑警第一次拒絕中共紅通令 他的命運竟然和孟宏偉有關?!

——逃亡加拿大的中共前高院法官 曝光中共司法制度的黑暗腐敗

逃亡加拿大的中國前高院法官謝衛東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中共司法制度的黑暗腐敗。他在2016年被上了國際「紅通」令,隨著前主席孟宏偉的落馬,國際刑警組織也在2019年8月把謝衛東從「紅通」名單上拿了下來。

逃亡加拿大的中共前高院法官謝衛東。

外逃法官謝衛東鬆了一口氣,日前國際刑警組織將他從“紅色通知”的名單里拿掉了,理由是中共要求將他列為入該追捕名單本身就具有“政治動機”。

作為中共最高法院法官近十年後,謝衛東認定他已經看夠了共產黨體制下的司法制度了,他經常在審判案件開始之前,就被告知該如何判決了,所以他在2000年就辭去了法官的職務。

謝衛東目前是加拿大多倫多居民,他在2014年移民到加拿大,與他的加拿大妻子團聚。不可思議的是,他現在正被他曾經工作過的中共司法系統所追捕。

謝衛東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我對中國共產黨的司法制度有著透徹的了解,這個制度存在著很嚴重的問題。我希望國際社會能夠更多地了解它。”

謝說,他是中國湖北省地方官員陰謀奪取一位企業家的資產的受害者——這是一個涉及中國大陸警察和法院的糾結故事,謝在中國大陸的一些親屬,還有一位加拿大公民,仍在中國大陸被拘留。

2015年,謝了解到,中共警方已要求國際刑警組織將他列入“紅通”名單,說他在擔任法官時表現的很腐敗並且接受賄賂。

2019年8月,國際刑警組織告訴謝的美國律師說,謝已被從“紅通”上刪除了,因為中共的要求存在著“以政治為主導”的問題。

該聲明引用了“人權觀察組織”(HRW)報導的關於中共當局強迫在通緝名單中的人被遣返中國大陸後的嚴酷處理方法,加上謝本身的案例,他們也考慮了人權觀察的評估:認為謝會受到“不合理的拘留、株連懲罰、行動限制和財務手段威脅”。

國際刑警組織在8月12日的聲明中說:“所有這些因素都有助於提供一系列確鑿的證據,這些證據加強並支持了申請人關於其親屬被要挾以迫使他投降的司法外措施的論點。…這是非常有可能的……這會讓‘國際刑警組織’視為是出於政治動機的行為。”

謝說,紅色通知最初也阻礙了他在加拿大申請永久居留,當局要求他對該通知作出回應並拒絕他的申請。

加拿大法院於2017年重新審查了他的案件並接受了他的申請,認為中共對他的指控並非基於證據,移民官解決了此案,他的永居申請得以進行。

謝說:“西方健全有效的法律制度保護了我的合法權利。健全的法律制度可以正確識別事實,並有效的保護人民的合法權益,因為它只相信證據。”

身陷中共邪惡團伙的謀財案

謝衛東的案例已經成為對中共司法系統最直言不諱的批評了。他的苦難源於1999年湖北省的一起民事訴訟案,而他當時擔任最高法院法官。

那起訴訟案這中,企業主游曉林贏了對中國平安證券有限公司武漢證券交易營業部的訴訟。下級法院和最高法院的判決都對游曉林有利。謝衛東作為三位最高法院小組成員之一在1999年聽取了這個案件報告。之後,謝在2000年辭職。

2004年,武漢證券交易營業部對游曉林提起訴訟。這次,法院判他輸了。游曉林被捕,他和他家人的所有個人和商業資產都被扣押。

2005年,湖北地方當局指控游曉林的姐姐遊子期試圖接管她弟弟的資產。遊子期於2002年移民加拿大,後成為加拿大公民。他們的母親鄧青說,當局採取此行動主要想阻止遊子期回到中國大陸去收回被扣押的財產。

遊子期不知道自己被通緝,在2014年入境中國大陸後被拘留。

謝衛東說他現在正在被中共地方當局追捕,如果他被捕,他們會強迫他作偽證,讓他承認是接受了遊子期的賄賂,所以才在1999年做出有利於她弟弟的裁決。

謝說:“在中國共產黨的專制統治下,各級黑幫和邪惡官員團伙經常訴諸欺詐案件,奪取私有財產,然後試圖讓受害者保持沉默。他們通過賄賂高級官員將我的名字列入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知單上。”

謝說,他的兒子和他的妹妹都被拘留在中國大陸,並以此試圖脅迫他回國。他的兒子於2016年11月被拘留,但被拒絕保釋並仍被拘留。他的妹妹於2016年9月被拘留,已獲准保釋,等待審判。

謝說自從他來到加拿大以後,有很多次,都有熟人試圖讓他回中國大陸,比如以前曾代表他妹妹的律師,就試過在可疑的情況下與他會面以促使他返回中國大陸——但是他擔心他會被逮捕和酷刑折磨。

等到加拿大皇家騎警參與後,中共方面在加拿大的這種直接嘗試才停止了,但是謝說,要促使他回國的努力仍在繼續,包括從回中國大陸的朋友那裡,他也聽到他們要他去第三國,而去第三國,就會碰到中共特工。而他的朋友很可能是被當局要挾才這樣去說服他的。

謝說:“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知的相關文件說他們會判我終身監禁。通過這種方式,他們會封住你的嘴,而他們奪取別人錢財的目地就達到了。”

和孟宏偉的命運有了“聯繫”

根據中共紀委監察部網站2015年4月的一份紅色通緝令名單,其中並未出現謝衛東的名字,為何中共要在2016年通緝謝衛東,外界有分析認為主要是這麼兩點原因:

首先,謝衛東2015年接受法輪功媒體採訪,揭露中共的司法腐敗,這對於中共來說是不可忍受的,謝衛東是體制內的高官,不同於平常的異議人士,因此觸發中共把謝衛東當作“叛徒”,要對他進行嚴懲,也是威懾黨內其他官員。

其次,中共自知抓捕謝衛東並沒有實質性證據,但是當孟宏偉2016年當了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後,終於可以利用國際刑警組織實現他們海外通緝的目的了。

2016年11月10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國際刑警組織成立於1923年,總部設在法國里昂,有190個成員國,是唯一的全球性警察合作組織,也是僅次於聯合國的第二大政府間國際組織。)

2018年9月,孟宏偉在一次回國後遭到中共當局的拘押和逮捕,之後“辭去了”國際刑警主席一職。

沒有了孟宏偉的國際刑警組織在2019年8月把謝衛東正式從“紅通”名單上拿掉,這也是國際刑警第一次拒絕中共的紅通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仲軒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