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如果共產黨你做不到 我想時候也該到了!」

——專訪辛灝年(13): 莫忘民族使命 堅定復國去共

應該朝著自由民主的方向去走,並在這個過程當中,樹立真正的民族主義精神,宣布拋棄馬列、決裂共產、鞭笞毛澤東,人民還是會接受你們的,至少不會象你們對人民的那個樣子。如果你做不到,我想時候也該到了!

中共政權在中國它不僅沒有現實的合法性,而且也沒有歷史合法性。-辛灝年(圖片:公有領域)

2019年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大坎兒”,民間流傳的“逢九必亂”之說對中共的命運不是虛言,從美中貿易戰,到香港“反送中”,到台灣“反紅媒”,以及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反共聲音,共同形成的全球去共化大潮到了勢不可擋的歷史階段。

這股歷史大潮的其中一位推動者就是辛灝年教授,尤其在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統治搖搖欲墜的這個年頭裡,各地邀請辛灝年教授演講的安排接連不斷。本台節目製作人方偉也特別專訪了辛灝年教授。

辛灝年教授現在已是71歲高齡,定居美國。他的原名是高爾品,安徽巢縣人,在中國大陸時是著名作家,後專註研究歷史,來到海外後著有揭示中國現代史真相的歷史巨著《誰是新中國》。因對中國現代史深刻獨到的研究和見解,辛灝年教授被譽為“中國現代史忠誠守護者和代言人”。

在訪談中,辛教授從他的個人成長和成名,到他對歷史的學術研究和反思,再到他對台灣和兩岸未來的分析,等等等等,充滿理性和激情的侃侃而談更像是一場精彩的演講,而他早早就洞見中共之命運真相的真知灼見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我們把這次對辛教授的專訪用第一人稱整理成文,陸續發表已到最後一集,感謝您的熱誠關注。

(接上文:專訪辛灝年(12):究竟誰是抗日戰爭的領導者和生力軍?

中共不僅沒有現實合法性也無歷史合法性

我這個人從來不追名利這些東西,我從來都是讓,我在海外整整忍讓了20年,你不知道我受了多少氣啊!因為很多人在內心裏面,自己有些慾望的人,常常把我這個人當作假想敵,我自己覺得很冤枉,因為我這個人沒有個人政治訴求。我去芝加哥講演,我就會在芝加哥把我的《國共抗日戰略對比》講完;如果舊金山這邊再請我講一場,我也要完整地講完。這樣的話對我來講是一種安慰:我盡了心了,對於紀念抗戰周年來說,我們要保持它的正確的面貌,在真實的歷史基礎上,指出中共的倒行逆施,中共的專制復辟,中共的異族政權,在中國它不僅沒有現實的合法性,而且也沒有歷史合法性。

我對今天中國國民黨最想說的話

對今天的中國國民黨,我只有一句話,如果今天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不堅持「反共復國」的根本方針,國民黨就會走向國消形亡,因為國民黨的思想、理論、奮鬥的歷史,國民黨在台灣堅持中華民國的一切,都是為了反共復國,推翻外來政權對中國大陸的統治,光復民國,統一中國。

如果中國國民黨對此沒有興趣了,甚至要搞所謂的國共合作,因為歷史上沒有過國共合作,第一次是挖心戰術,蘇聯命令中國共產党參加國民黨,挖心戰術,挑撥離間,分裂國民黨;第二次是在四項保證的前提下,向國民政府投誠。如果你們今天想的是國共合作,你們今天想的是所謂共產黨和國民黨雙贏,你們不僅會在台灣輸掉大選,你們會輸掉中華民國的事業,輸掉中華民族的族籍!將來你們會成為台灣呆不住、大陸上不來的人,跟我一樣,流亡海外。

為什麼今天中國國民黨沒有了「反共復國」的志向

這個原因很複雜,簡單地說有這麼幾條:第一,李登輝擔任中國國民黨主席和中華民國總統的時候,他假民主之橋以行台獨之路,撕裂了國民黨的黨心,拋棄了國民黨的歷史重任,撕裂了族群,將整個台灣撕成了兩半:外省人、本土人,讓一個族群矛盾取代了一個共同的追求,這個共同追求就是:第一保住中華民國,第二光復大陸。如今沒有了。

第二,台灣走向了民主,實行了政黨輪替,這是最美好的一件事,大陸人民一心嚮往著的事情。可是,在這個民主政治的建設過程當中,由於族群矛盾高於政治矛盾、高於政治的追求,就造成了為了用選舉來奪取在台灣的政權,而忘記了它的根本在哪裡。也就是說,理念被淡化被拋棄,實際的政治利益、經濟利益成為他們追逐的最主要目標,腐朽就開始在黨內產生。

所以國民黨黨官裡面,一大半人在中國大陸有投資、買房子、置地產、和共產黨的官員一起腐敗、“三溫暖”,種種現象就出現了……這樣一來,由於在經濟上又沒有聽從李登輝唯一的一句正確的話,沒有實行對大陸的“戒急用忍”(李登輝混帳的話很多,但有一句話是對的:兩岸經濟採用“戒急用忍”政策),他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台獨,可是這句話對台灣的經濟生產有著很重要的一面。沒有聽這句話,造成整個台灣經濟被綁架在共產黨的戰車上。

這就是我出來以後跟他們講過,共產黨對台灣的整個政策就是:國際上打空台灣,政治上統空台灣,經濟上勒空台灣。今天基本實現了。

這種情況的實現和惡化,更加使得國民黨喪失了為全中國人民奮鬥的意志,或者說,已經完全拋到了一邊,使國民黨變成了跟民進黨一樣的台獨形象,只不過一個要台獨,而這個台獨的國家一定還叫中華民國;而另外一個台獨,則是不能叫中華民國,只能叫台灣共和國。他們僅有的差別就是這一點。

台灣兩黨在大選時都忘記了:在法理上中國大陸是中華民國的一大部分

而實際上在大選當中,在總統選舉當中,在兩岸關係當中,有個最根本的東西他們沒有遵循,那就是:大選是選中華民國的總統,選總統是要把台灣管理好、建設好、發展好,因此,選總統的所有的人,不論是藍營還是綠營,都要在兩岸關係這個重大的政治問題上保持完全一致,然後再在其它的問題上,你說你的,我說我的,誰好用誰的,讓人民來選擇。

如果一個國家的兩個政黨,在要不要統領共產黨,要不要走向台獨這樣一個國家認同上發生了根本的矛盾,選總統就沒有意義了,不認中華民國的民進黨要選中華民國的總統,認中華民國的國民黨總統要有一個前提,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他們忘記了,至少在法理上中國大陸還是中華民國的一大部分。這就是目前台灣的瓶頸,台灣的悲劇。怎麼走出這個悲劇,就看他們自己的智慧了,被選出來的總統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對中國大陸所有民眾的心裡話

我希望中國大陸的我的同胞們,不論是哪一行哪一業的,不論地位高低,要把民族放在自己心靈的最上端,要把歷史的真實看成自己最為寶貴的知識。我們重視了這兩點,我們就有了真正的民族主義、正確的民族主義,對抗戰才有自己更明確的、正確的看法。我們有了這樣一個想法,我們就能夠在欺騙、謊言和真實之間追尋真實,拋棄謊言,不為正在統治中國大陸的政黨所欺騙。

因為今天三十年歷史反思,以及中華民國歷史、至1949年的中國歷史,已經可以說基本普及了,到底是誰抗戰了、誰不抗戰了,廣大人民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很根本的標準,那我們就要堅持這個標準,否定一切虛偽造作的紀念抗戰多少多少周年的種種表演,而在內心裡,在社會上,去宣揚抗戰究竟是誰打的,誰領導打的,是誰才挽救了我們中華民族,我們如何讓我們中華民族能夠在從前那個曾經走向共和的道路上,今天被共產黨阻斷和摧毀的道路上重新走回來,繼續走向共和。

在正確的民族主義的指導下,把民權的解放當作槓桿,把民生的追求當作目的,三者相結合,用紀念抗戰來增添自己民族的勇氣,增添自己追求民主自由的勇氣,增添自己追求民生解放的勇氣,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制度,至少要成為象今天台灣一樣的民主自由的地區。

過去中國共產黨說蔣介石領導的是“國統區”,毛澤東領導的是“解放區”,後來“國統區”又變成“蔣管區”。我後來就說,毛澤東統治叫“毛管區”。在那個時代,“毛管區”對外講是進步的,“蔣管區”對外講是落後的、反動的,因為“蔣管區”專制,“毛管區”民主。但是現在大陸人民都知道了,1949年以後的“毛管區”才是專制,而“蔣管區”是有限的專制,目的是要保證走向共和的歷史腳步,能夠奮力地走下去。現在大家都明白了!

那麼今天我們要說,台灣才是民主的解放區,大陸才是一個非民主的統治區,誰的統治區呢?共管區。台灣的民主區和大陸的共產黨的專制地區,這兩者放在一起,我們選擇誰?對於我們全體中國人民來說是一個最容易的問題,選擇台灣的民主,在那裡人民有自由、有民主、有平等,而不選擇共產黨。

如果共產黨真想學好,在歷史的緊要關頭能夠將功贖罪,那麼共產黨應該朝著自由民主的方向去走,並在這個過程當中,樹立真正的民族主義精神,宣布拋棄馬列、決裂共產、鞭笞毛澤東,人民還是會接受你們的,至少不會象你們對人民的那個樣子。如果你做不到,我想時候也該到了!

(全文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節目製作人方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