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經濟學家:也許在兩個月之後 川普再加大到25%

——

所以我覺得現在反而是,川普會更加加碼,也許在兩個月之後,這10%還不夠,他再加大到25%。 我覺得川普在貿易戰方面有一個堅定的意志,我甚至覺得他要完成這個使命,比別的重要性還更重要。

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認為,川普有使命感要打贏對中方的貿易戰。(合成圖片)

根據9月4日的消息,美中雙方同意把原計劃於9月份舉行的第13輪美中貿易高級別磋商安排到了10初進行,而9月中旬則安排一次副級別磋商。從目前情況看,10月初的高級別磋商是否能如期舉行還是未知數。

川普總統在9月4日還對媒體說,如果他不對中國方面採取任何行動,美國的股市會比現在高出10,000點,但是他認為對中貿易戰比經濟更重要,這是必須要做的事。川普還指出中國方面已經失控了,不只是純經濟方面。

我們繼續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對美中貿易戰進行一個分析。

安德森管理學院是美國的頂級商學院之一,俞偉雄教授也是UCLA中國研究中心的經濟學家,他在中國經濟及其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和預測方面,以及對亞洲新興經濟體方面都很有研究。

美國頂級商學院之一的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

接上集:經濟學家談貿易戰(4):中共短視近利多誤判集權效率似納粹模式

這一集和上一集的內容是馨恬對俞偉雄教授在8月上旬一個採訪的回顧,當時中共方面放手讓人民幣破7,緊接著美國財政部將共產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川普總統也表示要切斷與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關係。美中貿易戰的緊張局勢陡然升級。俞偉雄教授當時的分析對於時下美中貿易戰進展的局勢仍然十分中肯。

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是誇大的產業鏈轉移後更不會影響美國經濟

馨恬:美中貿易談判目前再次陷入僵局,甚至激化。有反對川普總統策略的人認為,加征關稅會傷害美國消費者,俞教授您怎麼看?

俞偉雄:當然美國有自己的景氣循環,這個先撇開不談。他們說對美國經濟最大的影響就是會讓產品變貴,然後消費者會受害。也許短期上來講的確有這個情況,但是過去這一兩年,我們並沒有看到很大的進口品物價上漲。當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國出口商自己吸收了,藉由人民幣貶值。美國消費者彈性也還是蠻大的,沒辦法轉嫁到美國消費者身上。

長期來講,這是沒有辦法影響(美國經濟),因為整個產業鏈都會移走。現在美國對中國課10%和25%的關稅,以後(產業鏈)都會移到東南亞國家,越南、印度、台灣、韓國這些國家,那就不用付關稅了。所以長期來講,當整個生產鏈調整完成之後,美國消費者同樣買跟過去一樣便宜的產品。

我覺得對美國經濟的影響,短期可能會有一些震蕩,尤其是在金融市場、股票市場方面會有一些波動,但是我們目前來看,其實很多的負面影響都是被誇大了的現象,目前美國的經濟受到中美貿易衝突的影響並不是那麼大。

選民看經濟美國經濟表現不錯對川普連任是優勢

馨恬:川普總統面臨明年的競選連任,很多評論都認為美國經濟的狀況對他能否連任是重要的因素。那麼,美中貿易戰、加征關稅對美國經濟至少有短暫的影響,那會不會影響他的當選連任呢?

俞偉雄:我們通常根據過去美國總統大選的經驗,都看選舉那一年的經濟成長表現。目前來看,美國經濟雖然有slow down(放慢)的現象,但是沒有經歷所謂“經濟衰退”的情況。所以我覺得在(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之前,沒有很大的經濟衰退情況的話,現在各方面跡象顯示川普總統連任的機會還是蠻大的。但是很難保,如果有經濟衰退,比如房市、各方面的一個什麼情況,那可能會對川普總統的連任造成威脅,因為通常美國選民看經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還好,過去這兩三年,美國經濟都還表現不錯,那真是對川普連任來講,是非常優勢的積分。

超長經濟復甦期如果美聯儲繼續降息就會減少美國經濟步入衰退的機會

馨恬:在您看來,美國經濟存不存在根本性的弱點或威脅,是否可能在接下來的一年多里導致嚴重的經濟衰退?

俞偉雄:我們目前還沒有看到結構性失衡的現象,現在已經是美國戰後或者可以說是美國歷史上最長的一個經濟復甦期,從2009年開始,已經10年了,是最長的一次。

因為太長了,所以很多人擔心經濟衰退就要來了。因為過去平均景氣循環期是6年、7年、8年的樣子,現在已經10年了,所以有些人會擔心。

但是,2008年、2009年造成大衰退的很多失衡現象,我們目前沒有看到,所以我覺得如果未來有可能會有一些突然震蕩,比如企業突然失去信心等,可能會導致經濟衰退,但是也可能不會,因為目前經濟失衡的現象不是那麼嚴重,即使有衰退,也不象2008年那麼大。

當然很多複雜因素在裡面,也包括聯準會(即美聯儲)會不會降息,上個禮拜(指8月1日)已經降息一次。如果聯準會繼續降息的話,美國經濟步入衰退的機會也更會減小了。

經濟結構失衡導致經濟衰退就像人作息失調會生病

馨恬:您指的經濟結構失衡是…?

俞偉雄:經濟失衡的現象必須通過經濟衰退來做調整。比如說,我們用人來舉例子,他生活作息失調了,就可能會生病,就是一個警訊,意思是說,你生活作息不對了,你要做一個調整,你就會生病。

我們目前來看,美國失調的情況還沒有那麼嚴重,所以應該還不會有生病的情況。但是很難講未來會不會生病,因為有很多外在因素會衝擊到。

川普的減稅政策和削減法規措施對美國經濟發展有很大正面幫助

馨恬:川普總統上台以後所實行的這些經濟政策,是不是有幫助到減緩經濟失衡呢?

俞偉雄:川普這幾年有一個最大的最重要的政策,就是通過稅改(指減稅)達到刺激經濟、吸引投資迴流,然後是deregulation(削減法規、放鬆企業管制)。稅改跟deregulation(削減法規)是很重要的,美國經濟過去兩三年表現這麼強,我覺得很大的助因在這裡面。

美國上一次做那麼大的稅改是在1987年。2017年稅改之後,美國的公司稅從35%降到21%,就讓美國公司、跨國企業——過去都有在海外投資、避稅、節稅,因為美國公司稅太高了,所以讓資源就不斷跑到海外去,包括中國,愛爾蘭之類的——現在因為減稅的關係,沒有這個誘因去做避稅的動作,所以很多投資迴流,也包括很多國外企業願意來美國投資。我覺得這是很大的正面經濟政策的改善。

其中deregulation(削減法規)也很重要,當然regulation(法規監管)也很重要,但是有一些法規太過於綁手綁腳了,讓很多企業都不容易發展,尤其是那些中小企業。而現在綁手綁腳的、沒有必要的政策都被川普廢掉了,這樣對經濟的發展很有正面的幫助。

減稅雖然讓富人受益但是富人交的稅還是最多美國有一半的窮人不用交稅

馨恬:自由派、左派對川普政府的減稅政策有一個批評,說只是讓富人受益了。俞教授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俞偉雄:當然減稅會有這樣直接的影響,但是我們如果看一下detail(細節),我剛才講的是公司稅,我並沒有特彆強調個人所得稅,我強調的是公司稅這部分。當然這次川普稅改也有降個人所得稅,我覺得對個人所得稅部分,如果稅率比較低,然後又有政府赤字的話,的確不見得是一定最有效的。

但是我覺得公司稅部分,其實就是justified(調整一下),因為很多有錢人是公司的股東,如果你被高的公司稅課了一次,然後,你拿的股里又要(被個人所得稅)再課一次,就是有點太多了。

我覺得適當的累進稅在個人所得稅方面是有一定功效,美國也有累進稅率。有錢人也是要付大概30%幾的聯邦稅,再加一些州稅的話,其實負擔的稅還是比中產階級和窮人多,而美國的窮人其實有一半是幾乎不用付稅的。

左派在講重分配什麼的,其實美國不是沒有,美國也是有的。這個政策是想要讓政府更擴大在整個經濟社會的決定權,政府過大那就需要更多的稅收,就是要課更多的稅。這是他們的主張,但是這個東西最後應該要由人民選舉來決定。

現在對美國經濟而言美聯儲降息是多多益善

馨恬:剛才您提到聯準會(即美聯儲)調息,它對美國的經濟能否保持平衡,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俞偉雄:我覺得上個禮拜(指8月1日美聯儲降息)是很有幫助的,如果未來聯準會能夠再降,就象川普講的,能夠降個一碼、兩碼,如果是兩碼,就是降0.5%的話,那是一個很好的訊息。當然你再降個一碼也不錯,但是兩碼更好,多多益善。世界各國都在降息。

美國歷史上1995年、1997年、1998年也都有這樣一個現象,當外部有衝擊的時候,1998年時美國有一個金融小危機,聯準會就降息,讓經濟循環多持續了兩三年。

我覺得聯準會可以去想、去做的,因為現在也沒有什麼通膨壓力,去降息的話,負面影響並不大。

美聯儲降息會讓華爾街資本市場更放心

馨恬:如果沒有那麼去做,會不會對美國經濟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

俞偉雄:華爾街會失望。當然也不見得一定會怎麼樣,可能失望的結果很難講,因為現在很多人的預期心理在裡面,美國的房市也並不是這麼弱。

當然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要看美國的整個就業成長,就業成長持續表現好的話,也許降不降息就象吃藥了,降息是讓美國的資本市場華爾街那邊覺得比較放心的一個政策。

雙邊談判容易搞定中國喜歡多邊談判因為不容易搞定就繼續維持現狀從中得利

馨恬:一直以來,川普總統的貿易談判策略基本上是雙邊的,也就是單對單,批評者認為他應該聯合美國的盟友一起來談。您怎麼看?

俞偉雄:這當然有一些個人的style(風格),就是說,川普對多邊貿易談判(不欣賞),如果你要搞定所有國家,那是曠日費時的,可能沒有辦法在一定的時間內得到結果。

但是最近川普也跟WTO(世界貿易組織)申訴,要把某些所謂的發展中國家的狀態給取消掉,這就是透過多邊模式來改善的一個現象。

目前大家都很流行雙邊談判,大概只有中國希望通過多邊談判,因為多邊談判通常大家都搞不定,然後就會維持一個現狀,中國可能就在這個現狀當中能夠繼續得利。

但是,美國現在已經覺著這個模式發展不是永續的,所以就一對一的談判,象美國也在跟日本談,韓國談,都有進展,沒有什麼問題。

那個多邊談判,當然如果你一下子可以說服所有的國家走在你那一邊,那是最好的情況,但是實際上不是這麼容易。

川普打貿易戰有使命感不會為競選連任而對中方退讓

馨恬:您覺得川普總統會不會為了避免美國經濟產生震蕩,能夠在明年順利連任而對中共方面退讓?

俞偉雄:不會退讓。其實最近的這個決定,征10%的關稅,就有點讓大家跌破眼鏡,因為覺得他可能不想要在總統選舉之前打草驚蛇,讓經濟動蕩,影響他連任的機會,結果沒有想到就是,他觀察到中共沒有誠心來達成一個貿易協定,就決定再增加關稅。

所以我覺得現在反而是,川普會更加加碼,也許在兩個月之後,這10%還不夠,他再加大到25%。

我覺得川普在貿易戰方面有一個堅定的意志,我甚至覺得他要完成這個使命,比別的重要性還更重要。

不讓美國再吃虧是川普最重要的競選承諾之一因此川普絕不會妥協

馨恬:您覺得為什麼他會有那個使命感?

俞偉雄:因為他已經講了30、40年了,他從年輕的時候就講,那時候是講日本,我覺得他對美國在這個貿易體系上面吃了很多虧,的確有一部分是有道理的。

那時候日本畢竟是美國的盟友,就做了改變,但是中國就是不願意改變。中國現在不知道他們應付的是一個非常意志堅定的總統。

這個貿易,中國的崛起,其實傷害到美國中西部的製造業的藍領工人,非常的深遠,川普對這些人是非常同情的,希望能夠幫助他們。

我覺得這是他競選的最重要承諾之一,所以他是絕對不會放棄,不會妥協的。

即使美中達成貿易共識也不能避免美中之間的科技對抗

馨恬:從目前來看,雙方都是在走更強硬的路線,那您覺得美中之間的貿易戰會持續下去嗎?

俞偉雄:中美之間的對抗,即使在未來的某個時點,雙方可以達成一個貿易共識——最後中國終於了解到不能夠再跟美國對抗了,因為這可能會導致一個新的冷戰發生——即使中國與美國達成一個貿易共識,也沒有辦法避免中美之間的科技較勁,因為科技對於(美國)未來的國家經濟、國家安全、國防發展都很重要。

經濟學家談貿易戰(5):川普有使命感要打贏對中方的貿易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馨恬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