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林一:習「鬥爭說」解開香港局勢三謎團

港澳辦匆忙補救的說法,顯示高層對林鄭內部講話外泄並不知情。 在9月3日上午的記者會上,林鄭承認這段泄漏錄音,但卻改口說,她從未向北京提出辭職,明顯為了補救錄音外泄事件。 如果習近平真的試圖讓中共「在策略問題上靈活機動」,似不必把事情弄的一團糟之後,再讓手下和林鄭不斷出來「靈活機動」地救火。

圖為8月31日香港基督徒發起為香港罪人林鄭月娥祈禱的大遊行。

9月4日晚6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電視公告,稱正式撤回修例,但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值得注意的是,林鄭提出撤回修例之前一天,習近平剛剛發表了一篇講話,提及了涉及港澳台的“重大鬥爭”。從這篇講話中,可以理出中共處理港人反修例事件的思路。

解謎之一:習近平講話透露對港底線

9月3日,習近平出席中共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儀式並講話。此次講話中,習首次提到港澳台工作,將港澳台工作與外交、黨建等工作並列,極為罕見。

新華社2,000多字的通稿中,習近平至少50多處提到“鬥爭”。習特別提到,當今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國發展進入各種風險,經濟、政治、文化、國防和軍隊建設、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等方面,都“面臨重大鬥爭”,且越來越複雜。

但外界普遍忽略的是裡面的一句話,“在原則問題上寸步不讓,在策略問題上靈活機動”。

香港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是:撤回草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外、撤回“暴動”定義、釋放所有被捕人士、實現特首和立法會的雙普選。

那麼哪些是習所謂的“原則問題”,哪些又是“策略問題”呢?

中共官媒近期對反覆鼓吹的三條底線是: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大陸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

在9月3日港澳辦記者會上,中共清楚地做了部分解釋。

“原則問題”之一,是不會給港人“真普選”。港澳辦發言人楊光首次明確強調,中共對港人五大訴求之一的“雙普選”底線是:中央提名、普選、中央確認,三者缺一不可,而且這就是當局定義的“真普選”,任何時候都不會變。這是北京當局首次明確對這個問題作出回應,等於是重申了引爆香港人抗爭大潮的2014年全國人大831決定。

換句話說,一旦香港實現“真普選”,可能會選出一個反中共的香港領導人,對中共來說,等於是出現了“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這是其所不能容忍的。

反觀林鄭月娥之所以被允許“撤回修例”,是因為沒有觸及中共官方的三條底線,最終成行。

由此推斷,對港人示威者來說,雖然林鄭仍口頭堅持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要港人持續和平抗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暴動”定義,這兩條未來都可能實現。畢竟這隻屬於香港內務。換句話說,這些屬於習近平所說的“策略問題”,而非“原則問題”。

解謎之二:撤修例是中共分化港人手段之一

而習口中的“在策略問題上靈活機動”,使得林鄭撤回原本就已“壽終正寢”的《逃犯條例》修例,是中共以退為進之策的第一步,目的之一是分化示威者群體,將原先主要目標是反對修例的示威者漸漸從抗議者大隊伍中剝離,其實暗含殺機。

同時,官方還不斷放出軟文,試圖分化香港青年群體。

新華社在林鄭宣布“撤回”修例當晚,發表一篇長稿,題為“香港修例風波背後的一些社會深層根源”。文章列舉香港各類問題,如香港房價高漲,香港中產焦慮,上升通道狹窄,政治爭拗持續等等,試圖拉攏香港青年。

9月5日,官媒發表胡錫進《香港人蝸居是極端資本主義的鍋可惜他們恨錯地方》的文章,再度解讀香港高房價問題。

以退為進之策的第二步,是在抗議暴力漸減弱時候,中共會承諾事後香港將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旦這張牌打出,按照中共的邏輯看,港人與修例有關的訴求已基本滿足,絕大部分港人不會再上街,已從抗議大隊伍中被剝離。如果屆時仍有大批港人上街示威,那就突破了中共的“三條底線”,中共很可能會徹底地對這部分人以“顏色革命”、“恐怖主義”來定義,並以極度暴力的手段進行鎮壓。

現在看來,港人在林鄭撤回修例後基本不為所動。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聲明回應,表示如果林鄭早於6月就聽從民意,撤回惡法,則於今確實回應了示威者一個訴求,而事情到現在,警隊一次又一次暴力失控、黑社會當街砍人,撤回惡法已經不足以平息民憤。所以民陣醞釀下一場大遊行,表明民意,堅持五大訴求。

在台灣訪問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接受媒體時表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港人如果不能民主選出特首、決定自己的未來,抗議就不會停止。

泛民主派議員9月4日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於修例風波近3個月後才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太遲”,又認為她講話中一方面讓步撤回,但另一方面譴責暴力,是分化市民,並鋪墊政府引用《緊急法》,重申泛民堅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餘下的“四大訴求”。

解謎之三:中共高層事先或不知林鄭內部錄音泄露

路透社9月2日公開一段港首林鄭月娥與商界人士閉門談話的錄音。林鄭在錄音中透露了很多信息。如林鄭表示,如果她有選擇,便會辭職和道歉。

這裡面有看點是,林鄭在錄音中表示,看不出短期內有解決(香港反修例抗議)問題的辦法,且北京還沒有決定出兵干預,也沒有在10月1日這天之前平息香港抗議的“死線”(最後期限)。林鄭說,“北京絕對沒有計划出動軍隊。現在的中共,它們很害怕。它們知道(出兵)代價太高。可能它們並不在意香港,但是它們在意“一國兩制”。它們在意中國的國際形象。“

到了同日下午港澳辦的記者會上,港澳辦發言人急忙聲稱,即便中共出動軍隊干預香港也不等於不符合一國兩制。

港澳辦匆忙補救的說法,顯示高層對林鄭內部講話外泄並不知情。

在9月3日上午的記者會上,林鄭承認這段泄漏錄音,但卻改口說,她從未向北京提出辭職,明顯為了補救錄音外泄事件。

如果習近平真的試圖讓中共“在策略問題上靈活機動”,似不必把事情弄的一團糟之後,再讓手下和林鄭不斷出來“靈活機動”地救火。

作者李林一為大紀元編輯部資深編輯、評論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