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市民高壓下悼六四 多國領事到維園「散步」

在當局打壓下,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維園)悼念「六四」的燭海已經不再,但是不少市民周二(4日)在仍然到維園及附近的銅鑼灣悼念。在大批警力布防下,多人因表達悼念被帶走,其中更有人被以涉嫌違反新近按《基本法》23條訂立的「煽動意圖的相關罪行」遭拘捕。

警方嚴陣以待拘捕至少4人帶走5人

2024年6月4日,不斷有市民在銅鑼灣被截停搜查。(余鋼/大紀元

在當局打壓下,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維園)悼念「六四」的燭海已經不再,但是不少市民周二(4日)在仍然到維園及附近的銅鑼灣悼念。在大批警力布防下,多人因表達悼念被帶走,其中更有人被以涉嫌違反新近按《基本法》23條訂立的「煽動意圖的相關罪行」遭拘捕。

警方繼6月3日後,在4日「六四」周年正日,派出大批警力,甚至出動「劍齒虎」裝甲車在維園一帶與銅鑼灣鬧市戒備,並繼續截查傳媒及市民的行動。

2024年6月4日,警方「劍齒虎」裝甲車在維園一帶戒備。(余鋼/大紀元)

曾因社運入獄「王婆婆」高呼口號

社運常客、人稱「王婆婆」的王鳳瑤,4日下午3時許在銅鑼灣港鐵站外手持鮮花,高呼「平反六四!人民不會忘記!」、「五大綱領,缺一不可」、「追究屠城責任」等口號,隨即被大批警員包圍並帶上警車。

「王婆婆」2014年起經常出現在香港各種大大小小的社運場合,或旁聽法庭審訊,以聲援抗爭者,她不時在抗議現場揮舞英國國旗,成為其象徵。她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仍然經常居住在深圳。同年8月,她在太古港鐵站被警方帶走後音訊全無。後來稱自己被港警打傷住院,其後在大陸被冠以「尋釁滋事罪」,送入深圳的拘留所及看守所,她曾經形容那裡為「地獄」,被強制接受「愛國教育」。

「王婆婆」被拘留30天,在被居家監視居住近14個月後,才獲釋回港,但在2022年因2019年的非法集結罪,被監禁8個月。

「王婆婆」4日終因在公眾地方叫口號,涉嫌「煽動意圖的相關罪行」被捕。

拘至少4人帶走5人

此外,警方稱一名24歲男子及一名69歲女子,4日晚在怡和街公眾地方「形跡可疑」,警方上前截查期間,該名男子「懷疑襲擊2名警務人員」,2人分別涉嫌「襲擊警務人員」及「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被捕。

警方又表示,一名23歲男子4日下午在興發街一公園內「懷疑襲擊2名保全員」,涉嫌「普通襲擊」被捕。

此外,現場另有3男2女,年齡介乎27至88歲,因涉嫌「破壞社會安寧」被帶返警署作進一步調查,他們其後全部獲准離開。

2024年6月4日,一名身穿哲古華拉上衣的男子,傍晚6時於維園內的「第二屆同鄉社團家鄉市集嘉年華」被大會保全開傘遮擋並抬走。據了解,男子同時持有寫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富強」的紙張。(唐健豐/大紀元)

88歲老翁的堅持

2024年6月4日,88歲的「旺角鳩嗚團」吳伯在崇光百貨外展示語後不久,被在場警察警告,之後帶上警車。(余鋼/大紀元)

一名88歲老翁,是「旺角鳩嗚團」的「吳伯」。他4日下午在銅鑼灣崇光百貨外展示標語,上書「念89!悼64!悲痛的日子!慷慨的歲月⋯⋯那些年維園燭光如火海!但現在人杳!燭滅!」

他展示標語後不久,被在場警察警告,其後被帶上警車。

「旺角鳩嗚團」是2014年雨傘運動後出現的團體,成員當年在運動結束後,繼續每晚在旺角街頭聚集,堅持爭取真普選。不過,在2021年11月,「吳伯」在內的4名成員,被警方以涉嫌干犯煽動意圖罪拘捕。

「吳伯」之後仍然無退縮,在2023年的「七一」,於往年大遊行出發的銅鑼灣,他手持寫上「廢除國安法例、履行人權公約、釋放政治囚犯、求主垂視香港」的標語,其後被警察包圍並帶走。

「US8964」跑車再被攔截

此外,一輛車牌為「US8964」的跑車,4日亦遭警察截查,之後被拖走。

車主Anthony Chiu表示,4日從九龍的一個停車場出發時,已遭跟蹤,並在東區走廊被警方截停。車輛其後被指涉及非法改裝被拖走。

車主在Facebook群組發文,慨嘆「今年可能系最後一年出嚟(出來)啦,原因我相信大家都估(猜)到,大家要加油」。

翻查資料,「US8964」曾經在2022年、2023年的「六四」之際外出時被拖走。去年警方是在銅鑼灣街頭攔截該車,並指其「車牌浮凸」及剎車改裝,因此需要扣車。

▶點擊這裡看圖片。

外國駐港領事發聲

英、美、澳、加等多國駐港領事館4日均在社交網站專頁上載燭火照片悼念。

荷蘭、德國駐港總領事及歐盟駐港澳辦事處署理主任晚上約7時半到達維園,三人逗留約10分鐘後離開,其間面對傳媒提問,只表示到場「走走(Walking around)」。

2024年6月4日,荷蘭、德國駐港總領事及歐盟駐港澳辦事處署理主任晚上約7時半到達維園,三人逗留約10分鐘後離開,其間面對傳媒提問,只表示到場「走走」(Walking around)。圖左至右為荷蘭、歐盟及德國領事。(蔡文昕/大紀元)

另外日本駐港總領事岡田健一則在晚上8時許,獨自進入維園,他稱是在散步,平日亦會到該處散步。

旺角亦嚴防

另一方面,在旺角鬧市亦有大批穿著戰術背心的警察戒備。社運人士雷玉蓮(女長毛)4日晚7時許在旺角朗豪坊商場外,拿著佛珠,口中念念有詞,圍繞商場外的雕像步行,並跪在地上向天叩拜,至晚上約8時左右完結,多名便衣警員即蜂擁而上截查。

社運人士雷玉蓮(女長毛)2024年6月4日晚7時許在旺角朗豪坊商場外,拿著佛珠,口中念念有詞,圍繞商場外的雕像步行,並跪在地上向天叩拜。(雷玉蓮提供)

她表示,接獲警方通知,不得叫喊違反國安法的口號,她坦言「可能這裡不是維園,如果是維園我可能已經被人帶走」。

前議員派髮蠟燭被警干涉

不同界別的人士在《港區國安法》加上23條立法後的雙重陰影下,仍然不諱言,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公開悼念「六四」。前區議員朱江瑋發文,表示「燭光雖微小,卻映照人心裡的良知。紀念著六四的犧牲者,紀念著天安門母親等難屬,不管在人間還是天上的」,並說「願大家平安!」他並貼出在自己經營的店面的照片,相片中一排電子蠟燭,並飾上天安門母親運動「說出真相」的貼紙。

他原定於其商店「如一」派蠟燭悼念六四,但到下午近2時,10多名便衣警員進入店內,驅趕和登記在場記者資料。警察離開後,原本放置於店內的電子蠟燭、「自由六月」明信片和膠紙均「消失」。朱江瑋亦拒絕向記者透露情況,僅說「暫時無事」。

另外,社民連前主席、曾任支聯會常委的陶君行,在午夜發文稱「還是那一句:『不想回憶、未敢忘記』!」並附上蠟燭相片。

舞台劇《5月35日》編劇、劇作家莊梅岩同在今凌晨發文,以黑底白字寫上「毋忘六四」。

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則在今晨近7時,分享大陸詩人孟浪的《愚行之歌》,當中提到「是他們的血靜靜地流在我們身上,而我們的血必須替他們洶湧。」邵並在分享時加上一句:「不怕,我們有彼此」。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06/2063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