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信仰 > 正文

車要開走時 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二十一世紀的古拉格真相(1)

目錄

一、逮捕

大抓捕

進京上訪

九點九米巨幅

點名重判

突如其來的綁架

命殞京城

二、秘密刑訊

北京七處的特殊任務

攻心術

與世隔絕的日子

從殺心到殺身

百日酷刑

三、法律之上

莫須有的定罪

從公審到秘審

一個字加一年

四、從“監獄城”到“維穩費黑洞”

監獄擴建薄熙來當“急先鋒”

江澤民秘密接見馬三家獄警

公開的死亡名額

地獄轉世的女魔頭

公元9991年的“牙刷帝國”

五、洗腦班:法外黑監獄

第一起迫害致死案件被外媒曝光

“轉化率”:萬惡之源

強行進班

心理戰

不讓睡覺

精神失常

新津下毒

“老賴”的哲學

與勞教所一脈相承

六、超級黑工廠

監獄變公司

敢問出處?

讓人唏噓嘆羨的每月60元“工資”

“這樣的餅乾你會買嗎?”

國際譴責

七、隱秘的投毒

致命藥物

六次投毒

她的右腳掉落下來

轉化針與廢功葯

花季與噩夢

白衣魔鬼

八、牆國之罪

發聲致罪

更長的刑期

無所不在的監控

警察國家

九、精英們的夢魘

誘騙

清華才女之死

當法官遭遇法官

藥劑師被灌毒藥

“沒想到……”

齊白石孫女被逼給勞教所作畫

十、難中的孩子

小小“囚徒”

“他、他、他……”

從靈堂被帶走

“媽媽呀,你快飛出來吧!”

救父之路

十一、被掩蓋的罪惡

“被自殺”的鮮活生命

哪天死的?

“釋放我妹妹的遺體”

他們緣何成為“無名氏”

十二、活摘!

後腰為何纏著被繃帶?

“腎來源太可怕了”

在這裡,他們成為代號

失蹤者:他們是否一息尚存

結語

序言

《古拉格群島》,是1970年代由前蘇聯作家索爾仁尼琴寫作的揭露蘇共集中營的紀實文學,淋漓盡致地刻畫了共產極權滅絕人性的殘暴面目,對於生命的隨意踐踏,縱容惡者欺凌善輩,打著“人間天堂”的幌子,把人群按階級劃分,地主、富人被打入另類,讓“古拉格”成為二十世紀為人矚目的“反人類標籤”。

1990年代,隨著東歐以及蘇聯解體,更多的真相公諸於世,相當數量的共產政權文件解密。美國歷史學者阿普爾鮑姆從大量的史料中,縝密梳理、條分縷析地還原了古拉格的來龍去脈,成書《古拉格:一部歷史》。

在這部歷史著作中,詳細披露了“古拉格”的演變過程,富人、有產者、非共產黨人,成為被打擊對象,這也是任何一個共產政權暴力奪取政權的出發點,中共三反、五反、鎮反、文化大革命、柬埔寨紅色高棉大屠殺,靠殺戮讓人民恐懼,靠掠奪補充經濟。

在用謊言及暴力控制一切之後,世人淪為共產邪惡的工具。在斯大林時期,古拉格逐步演變成為開發遠東地區的勞動工具。“斯大林始終要求定期了解勞改營的‘囚犯生產能力’,經常是通過具體的統計數字:它們生產了多少煤炭和石油,使用了多少囚犯,勞改營的負責人得到了多少枚勳章。他特別關心遠北建設管理局——位於東北邊遠的科雷馬地區的勞改營聯合體——的金礦,要求定期、準確地向他報告科雷馬的地質情況、遠北建設管理局的採礦技術和所產黃金的精確質量。為了保證他個人的命令在遙遠的勞改營里得到貫徹執行,他頻繁派出檢查人員,而且經常在莫斯科召見勞改營的負責人。”

有勞動能力的獲取食品,而沒有勞動能力的老弱則只能忍受飢餓,這是造成集中營大量非正常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整個二十世紀,蘇共、東歐、非洲、北美、南美,以及竊國的中共,製造的紅色恐怖、內戰、大規模屠殺、集中營、勞改營,造成的死亡數以億計,難以釐清。

當1990年蘇聯及東歐解體,世人以為共產主義走到了盡頭。中共自1980年代改革開放,以及2001年加入WTO,世界認為納入全球化序列的中共體制將逐漸為正常社會的普世價值所融化、消解。

直至2018年、2019年,奉行普世價值的西方地區霍然發覺,社會主義思潮在西方國家已無聲無息間登上大雅之堂,披著“高福利”外衣的公有制思想在侵蝕整個世界,紅色滲透甚至浸染了年輕的一代。

在冷戰中退場的共產主義,卻在均貧富、縱逸欲的去道德化的物質主義浪潮中,盤踞了迷中世人的脆弱心靈,並開始在意識形態搏弈中聲調高揚。

中共“畫皮”被轟然剝落,令世界震驚的是,百年紅禍屠殺了無數的生命,聚集的邪氣居然鑄就了一個“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體。如果說以前的共產邪惡是以戕害生命為主要特徵,而二十一世紀的中共則不僅害命、殺人,還要誅心。

從1999年開始,中共頭目江澤民把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作為頭等大事,以仕途升遷和巨大的經濟利益裹挾了各級官員傾力迫害法輪功。親自發令、親自撥款、親自扶持一線打手、親自點名重判,對於轉化(即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數量,作為考察各級官員的首要指標。

在已有的反人類罪行中,有毒氣殺人、有人體試驗,卻從未有過群體性採用打毒針、下毒藥的精神性藥物致殘、致死的先例;更沒有大規模“活體摘取器官”的魔鬼行徑。

在極權掩蓋之下,真相尚未完全呈現,然而,僅就已經昭然於世的事實而言,足以令人震驚,而更為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就在我們的身邊,就在當下這一刻,令人髮指的罪行依然在發生著!下面的系列報道,旨在揭開二十一世紀古拉格的真實面目,真相可讓良知蘇醒,真相可以制止罪惡,真相可以解開心鎖!

一、逮捕

非法押送學員的車要開走時,驚人的一幕發生了:一個學員勇敢地衝到馬路中央,迎面攔住押送學員的車,大喊:不許走!不準抓人!緊接著,後面一批又一批的學員也奔過來,坐到馬路中央,攔住押送學員的車……

大抓捕

1999年7月19日,王治文家附近已經悄無聲息地布置了幾十輛警車。與此同時,上萬名武警已荷槍實彈進入北京,周邊軍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這是1989年學潮事件以來,軍警的又一次高度戒備。

這一切都是針對法輪功這個信仰群體而來。

這一天,江澤民召開中共中央高層會議,以邪黨總書記的身份下令開始迫害法輪功——一個按照“真、善、忍”修煉的群體,據國家體委統計,當時法輪功修煉者近億人,包括中共高層人士及家屬,也包括軍隊幹部、高級知識分子等等。這令江澤民非常不安。此前的“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被他說成是圍攻中南海。

在他的指使下,7月20日凌晨中共警察啟動了全國範圍的大逮捕,先將全國各地的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輔導員強行抓走。

王治文,原為鐵道部物資公司工程師,修煉法輪功後成為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也是“四二五”上訪的談判代表之一,成為重點抓捕對象。

王治文被捕前與女兒的合影

實際上,“四二五”上訪之後,中共江澤民集團就在做準備工作,在全國範圍對法輪功進行調查摸底,到煉功點搜集負責人的單位及個人信息。據逃亡到澳大利亞的原中共“610”官員、一級警司郝鳳軍所掌握的情況,在1999年法輪功學員“四二五”中南海上訪事件發生前,中共就一直在監視、騷擾法輪功,他們收集了每一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的詳細信息。2000年之後,郝鳳軍被抽調到天津公安局的國保局、“610”辦公室工作,在那裡看到了天津3萬多人的名單,每個人的細節都有,包括地址、工作、家庭成員等等。所謂的“610”辦公室是元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於1999年6月10日糾集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

“四·二五”和平上訪現場:靜靜的上訪群眾和悠閑的警察,看不出任何“圍攻”的氣氛,卻被江澤民誣陷成“圍攻中南海”

“四二五”之後,一些省市已經開始動手。1999年5月22日河南信陽法輪功學員在正常煉功時,受到當地公安機關的干涉,十幾輛警車和上百個警察把煉功者圍在中間並搶奪煉功的錄音機,還搶奪法輪功簡介旗。

遼寧省大連市還出現了大量銷毀法輪功書籍的情況。1999年6月17日下午5點,大連市中轉貨運公司車輛 B-90743大貨車,滿載1700包、約20萬冊法輪功書籍,在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保安值勤人員的押送下,在東北財經大學印刷廠門前卸入印刷廠倉庫。據押送人員稱,此書是違禁盜版書,卸入印刷廠準備予以銷毀,無視法輪功書籍完全符合國家《出版管理條例》的有關規定。

北京周邊更是陰雲密布,為了防止進京上訪,河北各縣域的出入口24小時都有人監控把守。6月4日至6月5日,石家莊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段榮欣、周西蒙、苗英志被非法拘禁近24小時。

7月20日,大抓捕在全國鋪開。古城西安,7月20日早上6點10分左右,許多警察同時出現在西安城區各法輪功煉功點上,未出示任何手續就強收橫幅,非法搶走錄音機,還指名道姓地將輔導員或煉功點召集人強行帶上警車。下午2點左右,天津市十幾位學員被公安人員被警察毆打,強行拖入警車。

7月21日,遼寧撫順街頭驚現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廣場人體攔軍車的一幕。7月21日上午,很多法輪功學員來到撫順市政府,和平理性地要求釋放被抓捕的輔導員。市政府拒不接待學員,調來大批警察和武裝士兵、武警,威脅學員解散,否則就武力帶走。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學員們堅決不走。政府命令武警強行抓人,很多學員被暴力抓起來,關進車裡。

非法押送學員的車要開走時,驚人的一幕發生了:一個學員勇敢地衝到馬路中央,迎面攔住押送學員的車,大喊:不許走!不準抓人!緊接著,後面一批又一批的學員也奔過來,坐到馬路中央,攔住押送學員的車……

短暫的僵持後,大批武警開始瘋狂施暴:他們野蠻地把坐在路中間的學員揪起來,摔出去,有的被摔在地上,有的被摔在人群中,有的被摔砸在後面學員身上,一時間人壓人,人砸人,場面非常混亂。在武警的暴力開路下,押送學員的車緩緩往外開……學員們被摔出去後,又返回來攔車,不允許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抓。

1999年7月22日,各個事業單位黨組織內部傳達了關於邪黨中央所謂“取締”法輪功的文件,並要求所有黨員按要求表態。1999年7月23日,“(邪黨)民政部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邪黨)公安部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的通告”、以及編造的“因修煉法輪功緻病,致殘,致死的部份案例”和“(邪黨)中共中央關於共產黨員不準修煉法輪大法的通知”、《人民日報》的社論,從當天下午3點開始,在廣播、電視上重複播出。

一時間烏雲籠罩,迫害一開始就異常殘酷,短短几天就有學員被迫害致死。1999年7月22日,原黑龍江省大慶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李寶水,在沒有任何罪證材料、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被大慶市公安局非法關到大慶市看守所所謂“隔離審查”。24日,李寶水的辦公室、家裡均被非法查抄,李寶水本人也從看守所強行押到大慶市公安局,由當時的治安大隊隊長褚某帶人非法突擊審訊,好似如臨大敵一般。

原大慶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李寶水

7月26日上午,“裡邊”傳出話來,稱李寶水叫其家人送點水去,當時李寶水妻子看到他已經被迫害得憔悴不堪,幾乎連眼皮都抬不起來。李寶水的妻子到家後情緒尚未平靜,大慶市公安局急三火四又叫她快到現場。此時,不到39歲的李寶水,已經橫卧在公安局治安大隊高樓大廈冰冷無情的水泥地上。而家人連找個問話的地方都沒有,沒人接待,沒人答覆。

據明慧網消息,大慶公安局有個警察到齊齊哈爾“辦案”,與齊齊哈爾市警察在一起喝酒時告訴那個同行,李寶水不是跳樓死的。“聽說李寶水的站長是法輪大法師父親自任命的,以為有什麼委任狀之類的東西,當時我們朝他要‘委任狀’,他說沒有,我們就折磨他。”

2000年7月21日晚8點多,遼寧省大連市旅順口區龍塘鎮法輪大法輔導員董永偉在大連被當地警察非法跟蹤,董永偉剛從大連市回來,還沒等進家門,就被守候在家門外的龍塘鎮派出所孫所長、警察張恆海以及另外一個警察強行帶走,當晚直接被非法押送到旅順口區看守所。

董永偉臨終前艱難地寫下“我沒寫保證書”

幾天後有人去看望他時,見他坐在鐵椅子上,雙手被銬在椅子上。8月2日中午,董永偉從看守所放回家,他從警車上出來時,身體非常虛弱,當即嘔吐不止,白色T恤衫肩膀上有已經發黑的斑斑血跡。當晚,他全身發熱,疼痛不止,人已經虛弱得不能說話,只能用筆寫簡短的話,但是意識清楚,思維不亂。家人勸他去醫院,他一直揮手,表示不去,並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意思是頭掉了算什麼,當時他難受得一夜沒睡。

8月3日中午,董永偉更加虛弱,疼痛難支,家人強行把他送到大連210醫院,入院時,醫生已經檢查不到他的脈搏和血壓,但此時的董永偉仍然保持著清醒的意識,1小時後,剛剛從看守所放出不到24小時的董永偉離開了人世,年僅52歲。在他臨去世前,他艱難地寫了六個字:“我沒寫保證書”。

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從1999年開始迫害以來,至少有110位原各地輔導站義務輔導員、及義務負責人遭迫害致死。

海外遊行紀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