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難以置信!"後來我發現…是總參2部、3部的情報部門在做這個事情"

——中共用微波技術「腦控」親歷者揭密(上)

至於是誰在搞這個「腦控」實驗,王先生曾懷疑或許是某一個團隊買了一些高科技監聽在幹壞事,「但是後來我發現,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團隊幹得了的事情,我有幾次跟他們『對話』,最早了解是總參2部、3部的情報部門在做這個事情。」

近年來,隨著腦控受害者的不斷維權,被中共有意混淆、掩蓋的“腦控”真相逐漸被揭開。圖為2017年5月,中國各地腦控受害人在北京維權。(受訪者提供)

近年來,隨著腦控受害者的不斷維權,被中共有意混淆、掩蓋的“腦控”真相逐漸被揭開。中國某大型報業集團的一位高級職員披露了他被腦控的親身經歷,以此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共用腦控(微波技術)實施迫害這一反人類的罪惡。

王先生曾是中國某大型報業集團體育部主任,2015年調往該集團下屬的印務總公司做老總。他告訴大紀元記者,2016年開始,他遭到一種類似像幻聽的“腦控”攻擊。

在3年前的一段時間裡,王先生突然發現他在接聽電話時經常聽到電話里有很多雜音,包括他遠在美國的母親打過來的電話都有這種刺耳的雜音。之後他就把通話聲音錄了下來,“我就聽背景的聲音,發現確實有人在跟我說話。”王先生說,從那時開始,無論他想什麼,那個聲音都會把他想的東西說出來,“而且我聽得到的,別人聽不到。”

之後,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王先生說,這種沒完沒了的聲音干擾令他非常痛苦,“我叫它語言暴力,如影子強盜一般如影隨形,無所不在,而控制聲音的人能洞察他人一切思維和想法,掌握他人所有的隱私和記憶,了解他人全部軟肋和短處,並且,還處心積慮,精挑細選專門針對他人所有的要害之處,各種羞辱、訓斥、譏諷、謾罵等等,無所不用其極,無所不用其盡地施以暴風驟雨般精確語言暴力打擊我。”

王先生說,為了搞清楚自己聽力是否出現狀況,他透過在耳鼻喉科做專家的同學,對他自己的聽力做了兩次系統檢查,檢查的結果是,他確實能夠聽到一些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比如在8000赫茲區域的聽力達到15dB—10dB,我具有聽力特異,也就是傳統講的特異功能。”

之後,王先生花了大量的時間才搞清楚他是受到了“腦控”的攻擊,“腦控跟幻覺非常相似,”王先生說,剛開始我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但我自己很清醒,不可能出現幻聽,因為幻聽總會有一些狀態出現,但我沒有,“他們就是故意營造幻聽的狀況讓我去感受。”

王先生曾自己做了一些實驗來證明自己是被“腦控”了,“我用印報紙的金屬板將一個平方的房間的六面牆全貼上,我待在這個房間里發現,我想什麼他們就讀不出來了;我有時也測試他們,我想一個非常高的聲音,結果他們唱不上去,把調降下來了,他們的聲音是人唱的,而且我想的方言他們也讀不出來。”

由於長期受到“腦控”的干擾,王先生工作受到很大影響,“我在國有大型企業工作,每天要考慮很多問題,但你要考慮問題幾乎很難,在2018年干擾最嚴重的時候,人會極其煩躁,甚至發怒。”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王先生還先後出過4次車禍,“有一段時間,我每一次開車,除非很短很短的距離,超過10鍾車程,我一定會睡著,這種睡覺不是完全沉睡,是似睡非睡,而且是不可抗拒地想睡。每次都是發生‘追尾’,只有一次是撞到屋檐,車子撞到豎起來了。”

王先生說,讓他長期極度苦惱的問題是,由於“腦控”太過虛幻,又拿不出什麼證據來證實其真實存在。以至於幾乎無人認同“腦控”者,甚至根本都不認可其真實存在。

“我曾經嘗試跟上級領導透露了一點,他們根本不相信,我最後就不說了,尤其在絕大多數的人對這個事情沒有概念,不知道存在、完全無法理解的情況下,最好不說,說得越多,也說不清楚,越抹越黑,對我越不利。”

談到為什麼會受到“腦控”,王先生懷疑這可能跟他多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情有關。

王先生的姐姐早年留學美國哈佛,之後曾是美國總統小布希科學家智囊團的成員,“這個智囊團有幾十個人,她是某個領域的專家。中共安全部門的人來找我,希望我能提供他們相關的一些信息,被我拒絕了。”

王先生說,最初他的想法就是“他們拿我當試驗品,了解具有聽力特質的人與其他人有何不同;或者對於他們盯上的人做這個實驗,想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者最終是要達到他們的目的,因為很多事情不是我想像的,到最後,慢慢受到他的影響,他們通過某種手段逼著你按照他們的路徑在走,他們從中找到一些經驗和手段。”

“就像當年日本的731,但他們把這個做到極致,到什麼極致情況下會發生質變,或者某種情況下是底線。”王先生說,“他們想控制人,就採集人的大腦的數據,遠程搜集、遠程式控制,把採集來的數據進行對比研究。對於他們給我造成的這種痛苦,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想死,你無法忍受。”

至於是誰在搞這個“腦控”實驗,王先生曾懷疑或許是某一個團隊買了一些高科技監聽在幹壞事,“但是後來我發現,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團隊幹得了的事情,我有幾次跟他們‘對話’,最早了解是總參2部、3部的情報部門在做這個事情。”

另外,王先生說,他中央的朋友反饋給他的信息是,“‘確實有腦控的事情,而且國家很重視,但不是我們國家搞的,是世界上很霸道的美國搞的,還說,我們苦於沒有證據’。我知道肯定不是美國人搞的。他們是絕對不承認的,而且知道的人不會很多,即使公布出去它都不會承認,說你是瞎說,這個套路我在新聞界搞了多少年,這種事情多了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