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世界思想大哲論暴政----反抗專制暴政是天賦人權

1、一個生於專制政府之下的人對它沒有忠順的義務.休謨

《人性論》下第589頁;

2、只有那些十分幸運地生來就有天才洞察一個國家的整個政制的人們,才配建議政制.孟德斯鳩

《論法的精神》

第38頁;

3、控制人心(思想)的政府,可以說是暴虐的政府.斯賓諾莎《神學政治論》

第270頁;

4、有教養和智慧的人所發表的思想或者是天真的,或者是高貴的,或者是崇高的.孟德斯鳩

《羅馬盛衰原因論》第159頁;

5、無知,謬見和謊言是人類社會蒙受災難的真正原因.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

第14頁。

6、國家的最終目的並非統治人,也非用恐怖來約束人;相反,是為了使人免於恐懼,使人們互不傷害,並充分保障人們的生活和行動.國家的目的不是要把理性的

人變成野獸或無生命的機器,而是要使他們的身體和心靈能夠安全地活動,引導人們依靠自由的理性去生活,並運用自由的理性.這樣他們就不會在仇恨憤怒和欺詐中浪費精力,也不會不公正地對待他人,所以國家的目的,實際上應是謀求自由.國家的目標是自由,因為國家的作用在於促進發展,而發展取決於能力的自由.如果國家變成專制和剝削的機構,只要還允許合理抗議和辯論,只要它還確保和平變革的言論自由,我們就應當遵守那些即便是不公平的法律.把全部權力交給一個人(黨)只能導致奴隸制,而不會帶來和平.斯賓諾莎

《神學政治論》

第192頁。

7、人民完全擁有廢除和處死暴君的神聖權利。彌爾頓《為英國人民聲辯》第17頁;

8、反抗暴君政治的起義是正義的。狄德羅《狄德羅選項集》第2集第164頁;

9、暴政是行使越權的,任何人沒有權利行使的權力。洛克《政府論》(下)第122頁;

10、強力只能用於導致不義和非法的強力。洛克《政府論》(下)第124頁;

11、統治者無論有怎樣正當的資格,如果不以法律而以他的意志為準則,如果他的命令和行動,不以保護他的人民的財產而滿足他自己的野心,私憤,貪慾和任何其他不正當的情慾為目的,那就是暴政!洛克《政府論》(下)第122頁;

12、暴政本身是盲目的,它容不得知識淵博的人民。禁止議論政府的活動,禁止教育人民,是管理制度有缺陷的無可爭議的證據。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258頁;

13、暴政在一切時代都是自由的敵人,它總是殘酷地迫害那些以自己的著作或演說就一些最重要的問題啟迪本國同胞的人。只有卑鄙齷齪的人才害怕真理。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255頁;

14、暴政是以暴力為依靠的非正義的行為。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193頁;

15、暴君甚至對思想也總是力圖實施暴政,凡與其思想不同者,均被視為不能有生存權力的叛亂分子。專制君主厭惡任何自由思想,且會怒不可遏地予以撲滅。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214頁;

16、獨裁政體的法令之一,通常是鎮壓所有的反對黨。羅伯特。達爾《多元主義民主的困境——自治與控制》第36頁;

17、專制政體的殘酷統治靠恐怖來鞏固;專制制度總是力求窒息會使人獲得真正自由的觀念,這些觀念使人變得有理性;專制國家的原則絕不是榮譽,因為在那裡人人都是奴隸。人們不知道什麼是榮譽;專制政體需要恐怖,品德是絕對不需要的,而榮譽則是危險的東西。專制制度需要用恐怖去壓制人們的一切勇氣,窒息一切雄心。專制國家,政體的性質要求絕對服從。摩萊里《自然法典》第65-69頁;

18、專制制度,是以荒謬絕倫的貪心為基礎的儧竊所得的政權,它認為當權者的任何旨意對社會都應當是法律。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192頁);

19、何謂暴政?凡是力圖滿足私慾,而不遵守自然法和不關心社會利益的政治;凡是利用人民為了自身安全而委託給政府的權力來奴役人民的政治;凡是用不法手段主宰人民的生命,財產,人身和自由的政治;凡是毫無理由迫使人民流血和浪費人民財產的政治;凡是抹殺人類良心,強使人們聽從自己的宗教,觀點,成見和偏見的政治;凡是統治者在本身利益需要時,就採取強制手段使法律失效,使人民受摧殘的政治;凡是違反人民意願而力圖統治人民的政治。就是暴政!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194頁。

20、不取得人民同意的權力是不合法的,因為人民只能服從合乎人性的法律,並且不能放棄自己的福利,所以社會不能容忍壓迫壓榨,人民有權收回他們交給國王(即政府)的權力,有權用武力反抗壓迫自己的暴力。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99頁。

21、絕對權力是荒謬的,專制和暴政和無政府主義一樣,不能稱為政體,專制君主和暴君是強盜,土匪,是儧位者。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89頁。

22、不管原始權力是怎樣起源的,只有社會同意才能使權力合法化。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84頁。

23、當統治者頒布的法律危害人民或違反人民的意願時,人民有權對該法律提出抗議,有權取消統治者的全部權力,有權反對他的瀆職罪行。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80頁。

24、利用暴力剝奪人們最根本的神聖的,不可剝奪的權利,無異於建立暴政或篡奪權力。這樣的政權已經不算政府,只能算是濫用權力,儧越權力,只能算是搶劫作亂。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101頁。

25、人民一旦知道國王濫用人民授予的權力時,隨時有許可權制,改變,削弱或取消他的權力。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132頁。

26、不管採用哪種政體,最高權力必須以人民同意為基礎才是合法的。任何統治者除非其採用的管理方法,方式符合人民的自然而合理的願望,否則不可能成為合法的統治者。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72頁。

27、政權只是在它能夠保障社會福利時,才是合法的。服從違抗自然和違反社會目的政權所制定的不公正的法律,意味著聽從情慾擺布,屈從狂妄意圖和任性要求。霍爾巴赫《自然政治論》第45頁。

28、我的敵人的殘酷越不公正,我越有權與他鬥爭;如果他奪去了我必然作為社會一員的特權,我就有一切人權來反對他的暴政。馬布利《馬布利選集》第139頁。

29、人們優柔寡斷,漫不經心,聽任事件自流和惡習橫行,在國家中就會到處建立起某種冷酷無情的暴政來;暴君統治下的庶民,除了忍耐和懶惰,恐怖同時並存的一些有用的奴隸品質以外,別無其他德行。馬布利《馬布利選集》第150-151頁。

30、共和憲政體制下,有分權制衡制度,有確定,公平,透明,非歧視的分配權力的遊戲規則,特別是權力轉移的規則;政治上沒有壟斷,有進入政治的自由,政黨自由(結社自由,所有政黨和公民在法律面前平等);禁止政治和宗教迫害。楊小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天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