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看了令人心堵得慌的鴨綠江口

——綢緞島中國外交史上屈辱的一頁

中朝邊界概況

1964年,中朝兩國正式劃定邊界以前,兩國邊界除陸地接壤部分外,雙方長期習慣地以鴨綠江、圖門江為界。

、196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平壤簽訂了《中朝邊界條約》(周恩來、金日成)。

條約共五條,第一條內容主要劃分了兩國邊界的走向;第二條規定了界河中的島嶼和沙洲的歸屬原則;第三條規定了界河上邊界的寬度,任何時候都以水面的寬度為準。兩國共同管理、共同使用,包括航行、漁獵和使用河水等,以及鴨綠江口外水域的劃分原則;第四條主要規定了本條約簽訂後即成立兩國邊界聯檢委員會,開始聯檢;第五條規定了換文方式。

二、根據《中朝邊界條約》第四條的規定,中朝邊界聯合委員會勘定了兩國邊界,通過平等協商、友好合作,圓滿地完成了兩國邊界的勘察、豎樁和確定界河中島嶼和沙洲的歸屬的任務,明確和具體地勘定了兩國的邊界。1964年3月20日,在北京,陳毅和朴成哲分別代表兩國簽訂了《中朝邊界議定書》。

根據條約規定,雙方於1964年勘定了兩國邊界的具體走向。中朝邊境線全長1334公里,其中陸界45公里,水界1289公里。遼寧段上自遼寧省與吉林省交界的渾江河口起,下至鴨綠江入海口止,全長306公里。

經過1972年至1975年進行的中朝第一次邊界聯檢,確定沙洲、島嶼61個,其中劃歸中方13個。

2000年10月,中朝邊境口岸及其管理制度第三輪會談在北京舉行,草簽了協定。規定遼寧省段中朝邊境口岸共有3個,即:1、丹東-新義州(含鐵路、公路);2、太平灣-朔州;3、丹紙碼頭-新義州港,另有二類口岸若干個。

三、1990年開始,中朝雙方進行第二次邊界聯檢,遼寧段因有10個未決島嶼而擱置起來。這10個島嶼是:1、下尖沙洲,2、套里夾心子島,3、套里上島(朝方稱間桑島),4、上桑島下島,5、燕窩外島,6、套里夾心子與北桑島上部粘連,夾心子島面積49058平方米,上部擴大部分與朝方北桑島有930平方米重合,1995特大洪水時已粘接;8、東太平島,9、楸桑島本島下部增大部分,10、楸桑島子島明顯增大。

在雙方準備就這10個問題確定歸屬之際,朝方提出中方下尖沙洲的出現,是因為中方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修築馬市夾心子120米堤壩,堵死了界河支流所致。所以中方必需先扒掉夾心子堤壩,然後再考慮確定下尖沙洲的歸屬問題,致使第二次聯檢於1992年中止。

在這種情況下,經雙方聯檢委員會協商,自1993年始,由兩省道先就馬市夾心子工程問題舉行會談。因而,第二次中朝邊界聯檢也被擱置起來,至今未能結束。

四、中朝邊境界樁(遼寧段)情況。

1、中方古樓子前崗與朝方水口島相接的貫通溝乾涸後,於1974年第一次聯檢時,雙方共同修築兩棵標準界樁,2號樁為朝方管理,1號樁為中方管理。後又因貫通溝繼續延伸乾涸,於1990年第二次聯檢時,雙方再豎兩棵界樁,4號樁為朝方維修,3號樁為中方維修。

2、1974年,中朝第一次聯檢時,發現在中方廈子溝一撮毛葦塘內與朝方外島接壤的貫通界溝已乾涸填平,在雙方聯檢人員在場的情況下,共同商定需設臨時木質界樁4棵,指示樁4棵,其中1、2、3、4為界樁,AB為指示樁,主要指示貫通溝上口寬度;CD為指示樁指示貫通溝下口寬度及位置。2001年11月份踏察時發現指示樁丟掉3棵,界樁丟失2棵。

評論:在我國東北地區的鴨綠江口主航道中國一側,有幾個以薪島和綢緞島為主的島嶼以及白頭山的天池,在歷史上一直為我國所有,但是卻被悄悄地劃給了朝鮮,這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版的地圖和現在出版的地圖對比就可以看出來。

1953年為了物色一塊富有傳奇色彩的革命傳統教育基地,金日成選重了白頭山天池,中朝邊界。當時,天池歸中國,毛澤東接到金日成請求後慷慨應允,將天池的一半和薪島和綢緞島的幾個島嶼劃給朝鮮。

1951年,我國邊防公安部隊就曾經殲滅盤踞在遼東薪島.水運島的匪特70餘人,並且控制著以上幾島。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卻悄悄變成為朝鮮的了,叫人吃驚和氣憤。同樣的是位於鴨綠江和圖門江源的白頭山也被以這樣那樣理由划了不少地方給朝鮮,這都是為了什麼?難道這就是為了所謂的友誼。當年為了挽救一個本來就分裂的國家,我們不得不以自己國家的分裂為代價,付出了幾十萬英雄兒女的生命和大量物資,究竟得到了什麼?在停戰後再讓些領土給它是增強友誼嗎?任何一個愛國的人都不會理解。在現在世界關於相鄰國家的邊界上,有為了雙方需要合理調整邊界的,卻很少把原來就屬於自己領土白白讓給別國的,除非它原來就屬於別國的。而薪島等地卻原來一直都是中國的,這究竟為了什麼?

我們得到了什麼回報了呢?我國申辦2000年奧運會,在1993年的國際奧委會88個委員投票中,朝鮮不是投以鮮血保衛其獨立的中國票,而是投參加過聯合國軍打過其的澳大利亞票,使中國北京以43票對45票負於澳大利亞的悉尼,使億萬中國人在千僖年舉辦奧運會的夢想落空。

如果說,當年把白頭山一部分在內的長白山部分地區讓給朝鮮可以說為了兩國友誼,勉強可以說長白山的白頭山一帶是鴨綠江和圖門江發源地,新邊界主要是根據兩江江源隨河流制定的話,但是把天池一部分讓給朝鮮就就完全說不過去了。實際上這段邊界完全應該以鴨綠江的江源經天池南的玉雪峰向東北延伸,直到連接白頭山[朝鮮稱為牡丹峰],再經東北方向的許山峰和向東延伸的圖門江江源連接,這樣,整個天池仍然保留在中國境內,又照顧到雙方民族對白頭山的民族感情,這不管從什麼方面都是最合理的。同樣那麼把鴨綠江口原主航道中國一側薪島等島劃給朝鮮,也是一點說得過去的理由都沒有。我們以天朝賞邊藩的態度把按慣例應該屬於中國,原主航道中國一側薪島等島劃給朝鮮,有的解釋說中朝劃界時雖然規定大部分島嶼屬於朝方,包括主航道中國一側的,但是水面是屬於雙方的,地圖上的確是這麼劃的,江口是雙國界線的,這隻能是自圓其說,豪無實際意義,自欺欺人。現在因為鴨綠江口這幾個我方島嶼劃給朝鮮,已經使我方在軍事、外交.出海通道整治等諸多方面受制於朝方,不利的一面已經開始顯現出來。而實際上,不管是參照國際慣例,還是按照中朝邊界歷史,以鴨綠江和圖們江兩江主航道為兩國永久邊界,當然兩江島嶼也都應該以兩江主航道劃分,才是對於雙方都是最合理的。

(本文略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