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美國制裁香港 世界將會怎樣

文章說,「國資委的強大國企,就是黨國資本主義下的新時代解放軍;集各戰略重要性行業兼財雄勢大,用商業銀彈槍炮攻佔香港商界,好過用坦克攬炒。」作者說,香港常自詡乃世界上「最自由經濟體」,其實這亦代表財閥很自由,錢財少受監管,工人工會少保障。因自由經濟之名,以金錢作侵略武器,香港製度甚少這方面的制衡,正是香港的抵抗強權的弱點。

有評論認為,美國新法如箭在弦,港、中對策恰好反映兩地政府的焦慮,證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症下藥,有效對中共施壓,迫使其放棄遏阻香港民主進程。

台灣《上報》發表文章《美國一旦“制裁香港”可能的變局》,作者無妄齋認為,如果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除了重申對1992年的《美港政策法》及支持港人表達自由以外,部分關鍵條款足以震懾特區政府以至北京。

假設法案實施,美國極有可能取消其獨立關稅區待遇。文章說,一旦香港被視作中國一座普通城市,美資駐香港的公司自然受到波及,意味香港與世界最先進國家的資本市場之間築起無法逾越的藩籬,妨礙資金流動,香港作為財富集散地的價值也就大打折扣。《華爾街日報》評論文章更是一針見血,直指中國從銀行的海外業務以至人民幣交易主要經由香港處理,其地位無法取代,如果香港遭受痛擊,必將與中國陷入“攬炒”(玉石俱焚)局面。

文章說,美國新法如箭在弦,港、中對策恰好反映兩地政府的焦慮,證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症下藥,有效對中共施壓,迫使其放棄遏阻香港民主進程。至於國會兩黨商議其間,會否制訂更嚴苛的制裁條款,我們且拭目以待。

“攬炒”能迫使北京和香港政府退讓嗎?

有學者認真,“攬炒”真的發生,對中國大陸利益的損害遠大於香港。台灣《新新聞》發表文章《“攬炒”做為博弈的步驟》,作者張秀賢說,在基於這種前設情況下,大部分抗爭者不相信北京和香港政府會自行製造攬炒,包括實施戒嚴、《緊急法》和出動解放軍。雖然香港抗爭者用盡一切辦法推動國際制裁和關注,表面上是求攬炒,與北京、香港政權同歸於盡,但此步實際作用就是透過增加國際籌碼,進一步迫使北京和香港政府退讓的理性博弈。

文章說,香港經濟數據嚴重轉差,旅客數字大跌,經濟下行陷入衰退已成定局。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下,香港政府愈遲做出抉擇,香港經濟就肯定會迎來更大問題。中美貿易戰已將香港拖進戰局當中,國際博弈也使香港可轉身的空間壓縮。一旦香港經濟出現衰退,恐怕周邊地區和全球經濟也難免被香港這個黑天鵝拖下去,屆時攬炒恐怕不只是香港與中國的事,也是全世界經濟體系的事。

香港青年並不需要官方“網開一面”

李嘉誠公開呼籲當權者對香港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後,中共官方媒體批判李嘉誠縱容犯罪,又要香港從解決住房問題入手破解香港深層次矛盾。香港《蘋果日報》發表文章《曲解港人訴求中港官商狗咬狗》,作者李平認為,李嘉誠的諍言雖勇氣可嘉,但與當權者的反擊一樣,並未深切理解抗爭者的訴求。中共港共把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歸結為住房問題,更是企圖轉移抗爭焦點和目標。“說到底,只要香港有普選、有自由,港青就能奮發上進,就算輸也輸得起,何需官商網開一面?”

作者認為,要求撤回暴動定性、要求不捕不控示威者,不是要求超越法律的網開一面,而是抗爭的正義性、正當性不容抹黑,應被追究刑責的不是抗爭者,而是黨官警黑勾結的指使者、執行者。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要求真普選,更是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的必由之路。

大陸國企,新時期的解放軍?

香港《立場新聞》發表文章《財金解放軍,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作者區家麟提醒不要忽略一宗重要新聞:中央政府要求各大國企加大力度投資香港,目的是要控制主要行業,爭決策權;其中一位與會者說:現時香港的商界精英,根本不是自己人。

文章說,“國資委的強大國企,就是黨國資本主義下的新時代解放軍;集各戰略重要性行業兼財雄勢大,用商業銀彈槍炮攻佔香港商界,好過用坦克攬炒。”作者說,香港常自詡乃世界上“最自由經濟體”,其實這亦代表財閥很自由,錢財少受監管,工人工會少保障。因自由經濟之名,以金錢作侵略武器,香港製度甚少這方面的制衡,正是香港的抵抗強權的弱點。可見將來,黨國資本買起香港各行業龍頭大佬,物流供應鏈禁絕頭盔口罩;訊息審查可以落實到你的手機網路;全天候監控在巴士上、渡輪上;窺探私隱可以透過操控管理公司落實到你所住屋苑的大堂。商業機構都聽命國家指揮,影響力滲入生活各層面,一場沒有焇煙的戰爭即將開始。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