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林青霞有個姐姐在大陸 90年代下崗每月領450元…

1948年春天,一個女嬰在山東青島市西北隅的一個院落里呱呱墜地,在國民黨軍隊任軍醫的父親林維良高興地抱起女兒親了又親,為她取名林莉。

幾個月後,國內形勢大變,林維良和在部隊任護士的妻子麻蘭英將3個月的小林莉托給剛成婚的弟弟林維雲和弟媳婦撫養,夫妻倆隨部隊登上了去台灣的輪船,他們原本計劃3個月後就回來,沒料到與親人失去聯繫長達36年。

林莉與林青霞

林維良夫婦到台灣退役後,開過醫療門診部,辦過服裝廠,經營過飯莊、酒店。他們在台灣又生下林成森、林青霞、林麗霞三個子女,兒子林成森從事著國際貿易生意,小女兒林麗霞出嫁後定居在美國舊金山。

二女兒林青霞日後成為享譽華人世界的大明星,住豪宅過上等人的生活,而她在大陸的姐姐林莉生活軌跡與弟弟妹妹截然不同。

林青霞全家福

父母遠走台灣,叔叔嬸嬸和年邁的爺爺奶奶承擔起撫養林莉的義務。他們給小林莉餵奶喂飯,擦屎把尿,織衣縫補,林莉在長輩的關懷下快樂地長大了。

上世紀60年代初,全國三年災害期間,林家生活極度困難,為了謀生,叔叔林維雲舉家闖關東,來到了黑龍江省雞東煤礦安營紮寨。

1969年,21歲的林莉和同齡人一樣,背起行李上山下鄉。兩年後,林莉進城當了一名代課教師。

1972年的林青霞

70年代初,出落成秀麗大姑娘的林莉經人介紹同北京戲劇學院畢業分配到河南許昌曲劇團工作的高材生錢深永相識,兩人相愛了。

在劇團任編導的錢深永因撰寫了一個戲曲劇本,被扣上了“資產階級文藝分子”的帽子,下放到許昌一個叫尖庄的生產隊勞動改造。

遠在東北的林莉聽說錢深永“犯錯誤”的消息,痛苦萬分,徹夜難眠,她決心和錢深永結為秦晉之好,用堅貞不渝的愛情撫慰他心靈的創傷。

70年代林青霞與母親妹妹在台灣家中

林莉說服了叔叔嬸嬸,頂著世俗的偏見,從祖國邊陲黑龍江千里迢迢來到中原許昌,在農村一間漆黑簡陋的茅草棚里與錢深永結婚。

婚後生活是甜蜜的,但兩地分居的日子也使他們飽嘗了相思之苦和生活中的許多困難。

值得慶幸的是,有關部門對錢深永的問題進行了重新審查之後,恢復了他的工作,安排他到許昌內燃機配件廠工會工作。

丈夫的問題得到了解決,林莉也從黑龍江雞東調到了許昌內燃機廠幼兒園工作,他們有三個兒子,生活平凡踏實而幸福。

父母參加林青霞婚禮

林莉身在台灣的父母一直挂念著在大陸的長女,1982年秋,林青霞在山東拍電影期間,多方打探叔嬸和姐姐的下落,未能如願。林青霞的父母又多次託人在東北、河南尋找,直到1984年終於聯絡上在黑龍江的弟弟,36年後才知道了女兒的消息。

當林莉手捧著親生父母從台灣寫來的書信時,激動得淚流滿面。

林莉感慨地說:“我爸爸還問叔叔,問我願不願意認他們,我怎會不願意呢?我爸爸是覺得他把我留在這兒,沒有盡父親的責任,對不起我。”

林青霞與父母

林莉這才知道大名鼎鼎的林青霞竟然是她的親妹妹,這讓她又激動又自豪。從此以後,收集妹妹的電影報刊成了林莉的一大愛好。

父女兩岸通信3年,直到1987年台灣開放探親之後,林莉和丈夫終於到上海與親生父母團聚。在上海虹橋機場,連父母照片也沒看過的林莉,憑著直覺在眾多遊客中一眼認出滿頭銀髮的爸爸媽媽。

大家激動得熱淚盈眶,二老各拉女兒的一隻手,訴說近40年的骨肉相思之情。

林青霞與父母

父母送了很多電器給女兒當作補贈的嫁妝,包括彩電冰箱錄影機微波爐。林青霞則送了一架照相機,這在80年代的大陸是個相當貴重的稀罕玩意兒,林莉的丈夫對它愛不釋手,一直用了十幾年。

林莉陪著父母遊玩了北京、上海、青島的名勝古迹,享受到了遲來的父母親情。臨別前,林媽媽動情地說:“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我們要回大陸到你那裡度過晚年。”林爸爸接著說:“這叫葉落歸根嘛!”可惜二老的願望並沒有實現。

林莉說,“那年青霞也嚷著要來看我,但她當時在台灣很紅,生怕記者也跟著來,所以最後還是沒有來。”

林青霞與妹妹林麗霞

直到1990年,林青霞與秦漢到長春拍攝電影《滾滾紅塵》,5月17日林莉和丈夫錢深永接到了林青霞的一個電話,風塵僕僕地從河南許昌趕到了長春。林青霞在清晨的睡夢中聽到姐姐來了,飛也似地跑下樓。姐妹倆終於見面。這年林莉已經42歲,林青霞36歲。

林媽媽麻蘭英是個地道的山東婦女,操著一口流利的山東話,從小聽慣的林青霞也學會了,母女兩個在家裡都用山東話交流。林莉和父母長得非常相似,血濃於水,一見面姐妹倆都情不自禁感到親切與歡喜。

“姐姐。”“妹妹。”姐妹倆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激動的淚花奪眶而出。

林莉與林青霞

林莉回憶道:“青霞的戲我都看過,第一次見到她,感覺已經很親切。青霞一見到我,就拉著我的手喊‘姐姐、姐姐’,很親密,她完全不像個明星。”

“我們在長春住了一個月,青霞不用拍戲的時候,我們就到處玩,到處吃。她吃得很少,記得有一次,我先生吃了四碗飯,青霞就笑他:‘姐夫真能吃啊!’”

林莉來長春時天天去片場看妹妹拍戲,到餐廳吃飯時,姐姐總是關切地說:“青霞,多吃點菜,多喝點湯。”

林青霞每天挽著姐姐的手問長問短,見到姐姐頭髮有點長,就當場叫來一位理髮師給姐姐剪髮,還在一旁不停地提意見。

林青霞

姐姐見理髮師有點尷尬,忙說:“人家是理髮師還能不會剪?你咋這麼不懂事呢?”林青霞聽了不但不生氣,反而像小女孩一般雀躍起來:“我姐姐說我不懂事耶!我姐姐說我不懂事耶!”

有一天,吃完飯後林青霞仔細看著姐姐,半天才說:“姐姐的性格像家裡的小妹,說話的神態象爸爸。”一會又說:“你這象我爸,你那象我媽。”

大家說:“都是一個父母,哪都象,越看越象。”

“這就怪了,也沒在一起生活過,怎麼會這般相似呢?”林青霞一會兒就悟出來了:“啊,是血緣,血緣是隔不斷的,你說對吧,姐姐。”說完笑得比誰都開心。

林青霞

林莉給妹妹帶來了精心準備的禮物,六匹姿態各異、顏色各異的唐三彩小馬,是地地道道的河南名品。為了給妹妹選禮物,林莉費了很多心思,林青霞生肖屬馬,姐妹相逢在馬年。

林青霞對這6匹彩釉的小馬非常喜歡,擺到了卧室最顯眼的地方。林青霞沒有準備什麼禮物,就把自己的茄士咩毛衣送給姐姐,還給了點錢,讓姐姐去選一些合用的東西。

林莉也給秦漢帶來了禮物——好幾條地產名煙。林青霞代秦漢表示客氣:“不要了,不要了。”化妝師郭珍在一旁說:“這些煙很好,味道比國外的還強哪。”林青霞一聽馬上改了態度:“要,要。”

林莉夫婦與林青霞秦漢

林莉十分關心妹妹的個人生活,她寫過一篇文章說:“我最挂念青霞的個人生活,看了一些報紙的介紹,我就去信問她和秦祥林是怎麼回事。青霞不正面回答,而是寄來一張剪報讓我看。我提醒她拍片一定要嚴格選擇劇本,因為外國、港台的影片太開放,生怕她上了壞人的當。”

20出頭就結婚的林莉,十分關心妹妹的終身大事,衷心希望她能夠找到志同道合的伴侶,過上幸福的家庭生活。不過林青霞告訴她:“我們那邊沒有那麼早結婚。”

林莉見到秦漢,對這個溫文儒雅的男人十分欣賞。林莉夫婦在長春與林青霞秦漢一同遊玩,關係十分融洽。

林青霞秦漢主演的《滾滾紅塵》

林莉回到許昌後,記者蜂擁而至,《河南日報》《青島日報》《人民日報海外版》《新民晚報》《文匯報》等媒體刊登了採訪文章與照片。

記者在林莉許昌市的家中採訪她時,林莉穿著普通的衣服,頭髮編成兩條大辮子,很難想像她是紅遍大陸和港台的大美女林青霞的親姐姐。

林莉與丈夫住兩室一廳50多平方米的房子,90年代就下崗在家,夫婦倆每人每月領著450元退休金,與嫁入豪門的妹妹林青霞形成鮮明對比。但林莉從來不向大明星妹妹要錢:“不會問爸媽、弟妹伸手要什麼。”反而是林青霞經常問她需要什麼。

林莉

她的丈夫錢深永補充說:“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青霞的時候,她從美國買了部相機送給我,我喜歡得不得了,到現在還在用呢!”

林莉隨即點頭附和:“青霞和我的感情最好,她最照顧我,我們每個月都會通一次電話,過年過節她總會打電話來問候我們。”

林青霞夫婦與女兒

林青霞與父母、哥哥妹妹早已移居美國,本來他們也打算帶林莉一家過去,但申請簽證好幾次,總是批不下來,最後也不了了之。

林莉對物質看得很淡:“香港?消費太高了,我們花費不起,而且我坐車會頭暈,還是在這裡生活比較自在一點。”

父親林維良和母親麻蘭英、叔叔林維雲都已先後去世,林莉的三個兒子長大成人,都考上了大學,均已結婚成家,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

林莉雖然生活清苦,但樂於在許昌過恬淡平靜的日子,林青霞也經常給姐姐打電話談心,一家人生活的很快樂。

林青霞

主要參考資料:

【1】《林青霞和她的胞姐林莉》(《人才開發》1997年第4期)

【2】《分離40年終團聚林青霞胞姐身居蝸居心懷恬淡》(新浪網)

本文參考了許多文字資料,圖片來自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十點八卦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