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川普大棒 中共四千億美元要打水漂 人民幣撼不動美元地位 沙特遭襲美國石油出口激增

沙烏地阿拉伯最大的石油公司有兩座煉油設施在上周六14日遭轟炸。美國指控伊朗才是元凶。這次的襲擊事件引發近30年來最大的油價上漲。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原油出口需求飆升。如果華盛頓對伊朗實施更嚴厲制裁,可能導致中共在伊朗4000的投資打水漂。近年來,中共一直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但人民幣在取代美元全球貨幣地位方面幾乎沒有取得進展。

沙特最大石油公司遇襲,美國原油出口需求激增

沙烏地阿拉伯最大的石油公司有兩座煉油設施在上周六(9月14日)遭轟炸。儘管伊朗支持的葉門恐怖組織“胡塞運動”(Houthi movement)聲稱為本次的攻擊事件負責,但美國指控伊朗才是該事件的元凶。

路透社報導,這次的襲擊事件引發近30年來最大的油價上漲。周一16日,周一的全球原油價格上漲10.2%至每桶60.46美元一桶。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原油出口需求飆升。交易商表示,鑒於襲擊事件,沙特每日減產約5%的全球石油供應量,造成亞洲和歐洲的原油供應出現缺口。美國有可能達到每天出口400多萬桶原油。

中共四千億美元投資計劃恐打水漂

中共最近同意在未來25年內向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氣、石化、運輸和能源相關製造業投資4000億美元。這是繼2016年雙方簽署中伊投資協議以來,進一步的實質合作,但同時也表明,中共在押注伊朗。

伊朗外交部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里夫8月份訪問北京期間,簽署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中共協議。

福布斯資深專欄作家肯尼斯·雷普拉(Kenneth Rapoza)周一16日撰文說,如果伊朗襲擊沙特事件被公開後,華盛頓會讓所有伊朗的石油客戶更難獲得石油,而中共作為伊朗的石油大戶將更難從伊朗獲取石油,比如通過對伊朗-中國石油貿易的第三方進行制裁。

華盛頓可能通過懲罰購買伊朗石油的公司來加強對伊朗的強硬態度。

雷普拉寫道:“如果川普總統對伊朗真的‘彈藥上膛’進行打擊,如果其中一個目標是伊朗油田、以此報復伊朗對華盛頓的盟友沙特的行為,那麼中共在伊朗的投資可能跟著著火。”

雷普拉指出,華盛頓亦有機會對德黑蘭施加“最大壓力”,而對伊朗實施更嚴厲制裁的威脅可能會嚇跑中共,儘管中共是伊朗目前的大規模投資方。

他認為,為了阻止美國制裁,伊朗可能改用人民幣和“其它貨幣”作為石油定價貨幣。而同時,中共也提出派遣5000名“安保人員”來保護在伊朗的中共項目。

雷普拉反問說,現在伊朗看起來更像中美之間經濟戰爭的交火區,對不對?

人民幣取代美元幾乎沒有進展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周一公布的數據,人民幣在全球外匯交易中的佔比排名與三年前相比沒有變化,這顯示中共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陷入停滯。

國際清算銀行周一公布的數據顯示,人民幣在國際貨幣交易中僅佔4.3%,在所有貨幣中排名第八。美元以88%的份額位居榜首,歐元和日元以32%和17%的份額緊隨其後。

美國之音18日報道,數據顯示儘管中共開展更多外匯交易,但人民幣交易額的增速沒有超過市場平均增速,因此無法在排行榜中上升。

人民幣佔世界所有貨幣的交易比重,僅從2016年的4%,微幅增加至4.3%。顯示人民幣想演變成國際貨幣的進展,非常緩慢。

這一事實表明,多數國家仍選擇美元作為結算貨幣,人民幣很難在貿易和金融領域代替美元。

另外,

人民幣不具有獨立發行地位,國際化遭遇掣肘

人民幣不是一種具有獨立發行權的貨幣,這從根本上制約了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

中共金融學家、央行前副行長吳曉靈解釋說,中國貨幣發行90%以上是通過貿易順差強制結匯,並以美元為結算貨幣,這就使中共間接喪失了貨幣發行的自主權。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特邀張逸民教授也說,因為人民幣的發行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元的流動,從某種意義上說,人民幣的發行不是由中共央行決定,而是由美元的跨境流動決定的。因此,人民幣國際化首先要解決人民幣的獨立發行機制。而現在的人民幣發行,外匯儲備是最主要的因素。

智庫研究院秦璋辛15日撰文表示,人民幣的崩壞導致中共人民幣國際化目標遭遇巨大阻礙。美元能夠成為國際通貨,其中一個原因在於美國強大經濟體所造就的強勢美元。強勢美元是構成冷戰時期世界權力兩極化的經濟基礎,成為美國連結盟邦的戰略臍帶:盟友藉由弱勢的本國貨幣,以價格低廉的商品出口到美國市場;美國則提供經濟公共財富。這正是亞洲四小龍+日本崛起的國際結構因素。

然而,當前中國經濟嚴重衰退,在美國加征關稅的壓力下,供應鏈的全球轉移對中國製造業打擊沉重。伴隨供應鏈轉移的還有資金的外流、工作崗位的流失等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