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抗戰時期延安勾結日軍:泄露國軍機密 獲取日軍援助

「毛澤東於抗戰期間通敵賣國罪證發現,與岡村寧次訂有密約併合攝一影……民國30年8月7日,毛澤東由保德……至山西神池,同時日本岡村寧次大將,亦由大同到達該地,雙方訂立如下密約:一、八路軍與日軍攜手共同打擊中央軍;二、日方贈共軍小兵工廠10座;三、共方將中央作戰計劃告訴日方。毛岡訂約定後,曾合攝一影,以志紀念。」

圖為日軍轟炸重慶

1941年4月,正當中國抗日戰爭處於危急存亡之秋,蘇俄和日本簽訂中立協定,聲明“蘇聯保證尊重滿洲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大日本國保證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之獨立和主權。”同時,斯大林命令中共和日本駐華軍總司令岡村寧次、汪精衛南京偽國民政府聯繫簽約,商談夾擊國民政府及其軍事力量的具體步驟和措施。當時,在延安的中共中央保衛部長李克農派專人到蘇北新四軍駐地傳達中央指示,命令新四軍政委饒漱石、情報部長楊帆和中共中央宣傳部長兼長江局情報部長潘漢年具體執行。當時,還有中央電令直接到達。因為事關重大,饒、楊、潘三人不敢冒然行事,當即決定潘漢年返回延安,當面請示毛澤東,並要求中央給予正式文件指示。這也證實九十年代中期中共為潘漢年平反後所拍攝的電視劇“潘漢年”中,記述1942年返回延安親見毛澤東之歷史事實。

潘漢年於1943年攜帶中央正式文件返回新四軍,就開始和岡村寧次談判締約了。沒有想到的是,當潘等到南京後,他的建議當即遭到汪精衛的拒絕,因為汪精衛不願與中共合作。於是,饒、楊、潘竟逕直接觸日軍駐華部隊總司令岡村寧次。抵寧次日,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副參謀長今井武夫和楊帆開始正式談判,並提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除雙方停止軍事行動以之外,日方還答應讓出七個縣城,新四軍保持中立,也可以將來和日方合作,共同對付蔣介石的國軍和美、英方面……。經多次談判後,饒漱石和楊帆返回蘇北駐地;留下以潘漢年為首的工作組,繼續完成和日軍談判締約的工作。在電視系列片“潘漢年”中介紹,潘漢年未經中共中央批准,擅自和日偽勾結,以至犯下歷史誤會。其實,任何中共黨員乃至一般幹部都明白:在複雜條件下,寧可犯政治上錯誤,絕不可犯組織錯誤。潘漢年是早期中共黨員,經過長征,歷任中共中央長江局、南方局情報部長和中共中央宣傳部長。他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擅自去南京和岡村寧次談判締約。在新中國建立後,中共對饒、楊、潘三人的處理,也許並非偶然。首先把和高崗從無瓜葛的華東人民政府主席、上海市委書記、中共中央組織部長饒漱石打成高饒反黨聯盟,監禁起來,死於獄中。繼而從速把華東人民政府公安部長、上海市公安局長楊帆和上海市委書記副市長潘漢年打成反革命,內部傳達為“漢奸”,逮捕後長期監禁。

共產國際派駐延安的代表弗拉基米洛夫,在派駐延安的幾年中寫過一本《延安日記》。他記述道:“據他看(指毛澤東)戰爭有利於奪取政權,因為戰爭能削弱和破壞重慶政府的力量……中共領導把國民黨看成是主要的敵人,不遺餘力地要奪取中央政府所控制的地盤,用各種手段來達到目的。”對中共的目標,早在30年代初,國民黨西北軍政總指揮胡宗南在聽到陝甘各專區與中共的陝甘寧邊區不斷發生摩擦後,就對中共力量的增長流露出擔心。他說:“抗日戰爭即使失敗而亡於日本,還有復國的可能;若因抗戰而使中共的力量擴大到動搖國本,則將永無翻身之日。”

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記》還有這樣的記載:“1945年8月18日:我無意中看到了一份新四軍總部的來電。這份總部的報告,完全清楚地證實了,中共領導和日本派遣軍最高司令部之間,長期保持著聯繫。電報無疑還表明,與日軍司令部聯繫的有關報告,是定期送到延安來的。後來我證實,中共軍隊和日軍的參謀機構之間的聯繫,已保持很長時間了。聯繫的兩頭是延安和南京。”“中共領導人中只有幾個人知道此事,毛的一個代理人,可以說一直隸屬於南京的岡村寧次大將總部的,什麼時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間諜機構的嚴密保護下,暢通無阻地往返於南京與新四軍總部之間。”他在另一天還記道,“我們越來越發現延安在和日本人做交易,他們不僅和日本人在進行貿易,而且他們和日軍的司令部直接聯繫,派了他們最有力的幹部潘漢年、楊帆這樣的人走入日軍司令部和日軍談判,要求和日軍一起來夾擊國民黨。它們等不及了,終於在日本人那裡討到了好處,日本人把蘇北的七個縣城給了他們,條件就是和它們一起消滅國民黨軍隊。”

另外,大陸出版的《南京志史》也披露了毛澤東私下裡透過秘密渠道與日本最高軍政總部議和。該書披露:1945年6月,設在南京的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來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報家門:我是新四軍聯絡部長楊帆。衛兵們大驚失色,緊急通報上去,軍部的長官連忙出迎,慇勤接待……。與《延安日記》相印證的是1947年7月24日寧波最大的民營報紙《時事公報》第二版指出:“毛澤東於抗戰期間通敵賣國罪證發現,與岡村寧次訂有密約併合攝一影……民國30年8月7日,毛澤東由保德……至山西神池,同時日本岡村寧次大將,亦由大同到達該地,雙方訂立如下密約:一、八路軍與日軍攜手共同打擊中央軍;二、日方贈共軍小兵工廠10座;三、共方將中央作戰計劃告訴日方。毛岡訂約定後,曾合攝一影,以志紀念。”這些細節,顯然沒有更多的證據相佐,但部分內容仍可與前述內容相聯繫。

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抗戰中中共常常按兵不動。中共上百萬軍隊在八年抗戰中的戰績,與他們的力量顯然不成正比。能拿到檯面的戰役僅平型關與百團大戰而已,所滅日軍不過區區一萬多。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遠在大西南的重慶和比延安更遠的西安、蘭州都遭到了日軍飛機的狂轟濫炸,而延安,這個所謂的“中華民族抗日大本營”卻平安無事。這個八路軍的總部,本應是理所當然的進攻目標,日軍卻是特殊照顧,並不進攻。上述歷史隱秘被發掘,人們也就毫不奇怪毛澤東為何要面對訪問他的田中角榮感謝“日本皇軍的入侵”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