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老照片】中共特色:一口豬足夠吃半年

——看見豬跑沒吃過豬肉的時代 豬肉減產八成的時代

到1961年,豬肉產量比1957年減少了80.6%,城鎮居民每月6兩的定量變成了每月2兩(舊制:31.25g/兩)都難以保證。幾家把肉票湊起來輪流買,才能看見像樣點的「一塊肉」。農村每年不到30元的收入分配,使「全社殺一口,足夠吃半年」的目標基本達成。「肥豬賽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殺一口,足夠吃半年」。

漢源三年困難時期紀實:一開始是白天下種,到了晚上,所有餓得不行的大人小孩,就到地里把種下的玉米掏出來,吹一吹泥巴,就丟在嘴裡生的嚼爛吞下肚裡。後來工作組檢查發現,所有下種的玉米都沒有了,就想出用人糞便拌種,用煤油加桐油來拌種……但人一旦到了垂死掙扎的時候,就會不顧一切了……就到地里一粒一粒地把玉米種子掏出來先用河沙揉搓,再用開水燙一下就吃了……

周同賓著《古典的原野》:肚裡成天飢著,時時想著吃。吃罷上頓盼下頓。肚裡老是發燒,那可真是飢火如焚,老是咕咕叫,那可真是飢腸轆轆,白天長,夜更長,分分秒秒都難過,在書本里看到個“饃”字,也饞涎欲滴。讀《紅樓夢》讀到“史太君兩宴大觀園”一節,真想代替劉姥姥,把那麼多珍饈美味統統啖掉。在地方小報上發表一首小詩,得到二元稿費,立即去黑市上買一斤熱紅薯,一大一小兩個。本想慢慢享用,可很快就吃完了。紅薯下肚,如兩粒小石子掉進深潭,頃刻無影無蹤,不僅不飽,反倒更餓,好似再有幾十斤紅薯也填不滿空洞的肚子。

@hugelf:我跟中共有家仇。57年反右,爺爺被關進勞改營,飽受摧殘,靠埋死人才活下來。二爺爺家更慘,大饑荒時,一家四口三個終。“兩個娃哭了一夜,母親摟著他倆,喃喃自語:兒啊,睡吧,睡著就不餓了。夜深了,哭聲漸弱。天亮後,屋裡擺放著三口薄棺,一大兩小。”寫這段家史時,我的手一直抖個不停。

那個年代,我母親的六位至親,包括她的父親、她的爺爺奶奶和叔叔全部被餓死,她的那個不大的村子就餓死了80多條人命,據說,我外公餓死前那一刻仍被強制在水利工地上乾重活。我常常想像,我外公在倒地閉眼前對那人間地獄是怎樣的一種感受…(全縣養豬百萬頭?)

大象公會:到1961年,豬肉產量比1957年減少了80.6%,城鎮居民每月6兩的定量變成了每月2兩(舊制:31.25g/兩)都難以保證。幾家把肉票湊起來輪流買,才能看見像樣點的“一塊肉”。農村每年不到30元的收入分配,使“全社殺一口,足夠吃半年”的目標基本達成。“肥豬賽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殺一口,足夠吃半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