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妖魔化蔣介石的三本「力作」

金陵春夢作者唐人死的時候,身上蓋著黨旗,就這樣一個動人的故事終於浮出水面。原來唐人先生是中共的廳級幹部,在香港的時候,背負了非常特殊的統戰使命,為革命勝利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在《金陵春夢》一書中,他巧妙地編寫了「鄭發三子」的故事,對蔣介石進行無情的醜化。說他一生就是卑鄙無恥的小人,使蔣介石的流氓形象深入人心。為中共對敵的道德形象佔盡上風。在《金陵春夢》和《侍衛官雜記》有大量心理描寫和蔣宋兩人閨房對話,這不是歷史,這是小說!!是虛構的!!!

《金陵春夢》和《侍衛官雜記》有大量虛構的蔣宋兩人之閨房對話

《侍衛官雜記》作者宋喬的一些人生軌跡

他原名叫周榆瑞,曾經擔任《大公報》駐英國記者(應該是在蕭干之前),抗戰中曾任西南聯大教授,後來又擔任《大公報》記者,他的《侍衛官雜記》是寫作於駐香港期間,主要取材於他的採訪經歷,這也是在書中很多地方寫到新聞發布會之類公共活動的原因吧。

關於周榆瑞的經歷可謂眾說紛紜,有一說他是英國特務,在1952年,曾經提供給英國駐港情報機關情報,致使當時在港從事秘密工作的司馬文森等8名文化人士被捕並被港英當局驅逐出境,大陸公安機關經過對他的訊問,他供認了自己的罪行。附帶說一句,司馬文森在回到大陸後基本上是以外交官身份從事的是對外交流的工作,也是一名作家,其作品《風雨桐江》被其女兒司馬小加改編為電影劇本,由小加的丈夫吳子牛改編成電影《歡樂英雄》和《陰陽界》,名噪一時。

當然還有說他是被誣陷的。還有說他與1961年香港曾昭科被捕有關。

至於周榆瑞離開大陸則是一個迷。

有說他是50年代離開的,有說他是60年代離開的,也有說他欲往台灣而未得批準則直接到了英國不久就去世。

據當事人回憶,1966年,周榆瑞曾經到過台灣,李敖當時與他有所過從;1972年,董建華之父董浩雲曾經在元旦之日邀請周榆瑞夫婦一同用餐;1976年,余光中訪問英國時,周榆瑞曾經陪同遊覽。

他有一篇奇文叫《彷徨與抉擇》,登載在《明報》上,可能宣示了他的政治態度。

他的詩作由好友卜少夫編為《周榆瑞在人間》出版。

《金陵春夢》作者唐人死後蓋黨旗

嚴慶澍(1919—1981)筆名唐人,江蘇蘇州人。筆名另有阮朗、顏開、江杏雨、陶奔、洛風、高山客等。抗日戰爭初期,在南北各地參加抗日宣傳工作,後入成都燕京大學半工半讀於新聞系。1946年在上海加入《大公報》,任職業務部門,曾赴蘇北內戰前線採訪。1947年調往《大公報》台北分館(業務機構),業餘也作報道,寫通訊。1949年分館被封,轉往香港《大公報》。1950年《大公報》增辦《新晚報》,從此就在《新晚報》工作,由港聞、副刊編輯、主管直至編輯部領導。1977年起任全國政協委員。1978年嚴重心臟病發作,1981年病逝於北京。

在他死的時候,身上蓋著黨旗,就這樣一個動人的故事終於浮出水面。原來唐人先生是我黨的廳級幹部,在香港的時候,背負了非常特殊的統戰使命,為革命勝利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

在《金陵春夢》一書中,他巧妙地編寫了“鄭發三子”的故事,對蔣介石進行無情的醜化。說他一生就是卑鄙無恥的小人,使蔣介石的流氓形象深入人心。為我黨對敵的道德形象佔盡上風。

在《金陵春夢》和《侍衛官雜記》有大量心理描寫和蔣宋兩人閨房對話,這不是歷史,這是小說!!是虛構的!!!

《陳潔如回憶錄》也是妖魔化蔣介石的一部力作

所謂的《陳潔如回憶錄》本就是一部偽書,而且是偽造技巧非常拙劣的假史料。陳潔如的養女陳瑤光之丈夫是中共地下人員,因此解放以後陳氏母女就留在了大陸,直到陳女士於1962年赴香港定居。陳潔如1971年病逝於香港以後,市面上莫名其妙就出現了這份所謂“回憶錄”的英文記錄稿,陳瑤光似乎是認可其真實性的,但細看那內容,簡直令人啼笑皆非:估計偽造這本書的時候,中國社科院近史所民國室尚未成立,實在沒有專家指點,只能遮遮掩掩、馬馬虎虎地就這麼出籠了。其實陳潔如女士如果真願意爆料,那麼她留在大陸的12年中就應該有很多回憶錄問世,還可以乘此領一份“文史委員”的高薪飯票,何樂而不為呢?

大家有興趣可以留意一下,即使大陸的正規民國史論文都從不引用該書的史料,比較正常的歷史學家見到此書,都是掩鼻而走、避之則吉,在同行面前提到這本偽書,那就是個笑話!蔣介石問題專家楊天石看了這本“回憶錄”也是莫名其妙,他說:“偽造者懂一點歷史,但是,又不是很懂,而且作偽時不曾下過功夫”。(《海外訪史錄》,社科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p.251)連奉命為“回憶錄”作序的大陸民國史專家嚴如平也於介紹了相關真實歷史後不得不承認:“以上就是《陳潔如回憶錄》所記錄的那幾個年頭裡蔣介石的政治生涯,與回憶錄的記述出入頗多”。(《陳潔如回憶錄》,團結出版社1992年版,p.6)

該書最早刊登於台灣《傳記文學》第61卷第1-6期(1992年),著名學者唐德剛曾在該刊第60卷第6期發表《私情的感念和職業的道義》加以推介。但是,許多人不以為然。胡元福、王舜祁先在香港《大公報》發表《<回憶錄>外的查訪》,後於《民國春秋》1992年第6期發表《陳潔如回憶錄幾件史事糾謬》,認為是偽作;楊天石在《團結報》發表《陳潔如回憶錄作偽舉證》,指出,“該回憶錄中有若干部分,屬於有意偽造”。陳興唐、王曉華也在《民國檔案》1993年第1期發表《陳潔如回憶錄質疑》、《民國春秋》1993年第5期發表《記憶的偏差與編造的歷史》,指出該回憶錄與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收藏的蔣介石早年信函、毛思誠之孫毛丁所捐《蔣介石年譜稿本》、《蔣介石日記類鈔》等,有許多事實或情節上的根本不合。

《陳潔如回憶錄》不僅一些重大歷史事件在滿口胡說,就是描述蔣介石的一些私事也是道聽途說的讕言,比如姚冶誠的出身,以及後來蔣和姚夫人的關係,更有甚者,還造謠說蔣介石因患有梅毒而喪失了生育能力。幸好蔣之存放於斯坦福大學的日記手稿本已經逐年解密,清者自清,不待辯駁,有識之士當會一笑置之。這本類同於《金陵春夢》的地攤文學質量之拙劣,令讀者百思不得其解,簡直痛恨地想——造假也要專業點嘛!唯一可以解釋的是,此書製作的時候,那些尚有水準的民國史專家還在牛棚中勞改(即使1972年以後,大陸民國史專家也是邊干邊學,後來非常出色的楊天石當時只是中學語文教師而已),造假筆杆子們對於蔣介石的履歷其實也不甚瞭然,又沒有閑心去二檔坐冷板凳查資料,只能胡亂編造一通應付上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中華民國復興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