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鄧麗君轉世?泰國姑娘:這個是我的歌 我唱過的

泰國是一個盛行佛教的國度,這裡流傳著許多輪迴轉世的傳奇實例,網路傳聞在泰國香消玉殞的鄧麗君在泰國轉世,消息一度震驚世界。一個泰國小姑娘聽到鄧麗君的歌時說:「這個是我的歌,我唱過的。」

泰國姑娘朗嘎拉姆的聲音和容貌神似鄧麗君,被外界認為她是鄧麗君轉世。(視頻截圖)

泰國是一個盛行佛教的國度,這裡流傳著許多輪迴轉世的傳奇實例,網路傳聞在泰國香消玉殞的鄧麗君在泰國轉世,消息一度震驚世界。一個泰國小姑娘聽到鄧麗君的歌時說:“這個是我的歌,我唱過的。”

2015年,在大陸電視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4》中,16歲的泰國姑娘朗嘎拉姆演唱了一首鄧麗君的《千言萬語》,她的聲音和容貌神似鄧麗君,震驚全場。

鄧麗君1995年在泰國清邁辭世,4年後,朗嘎拉姆在泰國的甘烹碧府出生。由於朗嘎拉姆的外貌和歌聲與鄧麗君極其相似,因此,人們都稱她為鄧麗君轉世。而她笑說,“很有榮幸能和前輩這麼有緣,可能上上輩子有關係。”

朗嘎拉姆小時候和弟弟跟外婆住在一起,與城市裡的孩子不同,她沒有地方學中文,也不會中文。然而,朗噶拉姆卻奇蹟般地會唱中文歌。

“我3歲開始唱歌,”拉姆說,“那時是小孩子,就是喜歡唱。但5歲的時候就有了夢想了,想當歌手,當歌星。”

7歲時,拉姆聽到鄧麗君的中文歌曲《甜蜜蜜》,感覺很熟悉,聽了兩三遍就會唱了。父母很驚異,而拉姆卻說:“這個是我的歌,我唱過的。”

三個月後,原本不會中文的她,會唱鄧麗君的25首中文歌,震驚當地華人。很多人相信,鄧麗君真的歸來了。

很快,拉姆就在當地小有名氣,當地的一些歌廳經常請她去唱鄧麗君的歌,台灣的旅行團到泰國舉辦活動,也請她去唱鄧麗君的歌。

拉姆後來有機會來到中國大陸留學,因她神似鄧麗君的外貌和歌聲,在中國大陸也掀起一場追尋鄧麗君的風潮。

中共官媒曾為拉姆拍攝了一部記錄片,不可思議的是,在片中,拉姆造訪鄧麗君生前最後一站——泰國小城清邁的美萍旅館,她在游泳池邊款款漫步,那步履資態,神似故人歸來。

在鄧麗君生前住過的房間里,拉姆毫無陌生感,那麼悠然地打開塵封已久的厚厚的窗幔,靜靜佇立在窗前眺望,然後,她居然指著沙發椅說:這是我喜歡坐的地方,在這裡讀書,這樣。說完,拉姆在椅子上坐下,驀地潸然淚下,她微側身子,遮住了心酸的臉龐,又一拂頭髮努力恢復著儀態,一個小小不經意的動作再一次讓觀者驚悚——和鄧麗君一模一樣。

只聽她哽咽著說:“我也沒想到,會回來一次,20年了…”“其實我沒想到自己會回來一次……我覺得,應該很開心回來啦。因為我很喜歡這個地方,曾像我家一樣。有20年了吧,我就感覺很想念它。”

看到此景,對很多人來說,拉姆已經不是一個“像”鄧麗君的問題了,她的出現,讓震驚的人們無法迴避輪迴轉世那神秘的領域。不過許多觀眾對紀錄片的一些字幕卻感到困惑,不知是否有意迴避了一些說法。

例如拉姆在鄧麗君生前住過的房間里流著淚說:“其實我沒想到自己會回來一次。”字幕則是把“回來”改成了“會來”。

接著拉姆說:“我覺得應該很開心地回來了。”字幕拿掉了“地”,又把“回來”改為“會來”。

其實在泰國,人們認為輪迴轉世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泰國的小學,會請僧人來講授六道輪迴,而泰國人無論長幼,普遍保持著敬佛、拜佛的古老習俗,也相信傳統的觀念,即元神(或是我們的靈魂)在不斷地輪迴轉世。古代的中國人也同樣相信輪迴轉世,敬神信佛。然而在中共無神論的洗腦教育下,現代人的思想中漸漸淡去了對神佛的信仰。

朗噶拉姆的出現對很多喜愛鄧麗君的歌迷是一大安慰,人們稱她為“小鄧麗君”。有歌迷說,雖然有很多人模仿鄧麗君,但是聽到朗噶拉姆唱歌時,會感覺那不是在模仿,就是鄧麗君的歌聲。就像拉姆自己說的那樣,“這個是我的歌,我唱過的。”

朗噶拉姆現在已是一名歌手,在東南亞華人圈很受歡迎,自2017年起,她連續3年在香港舉行演唱會。朗嘎拉姆說她與鄧麗君有個一生之約︰“我會一輩子將她的歌唱下去。”

她說,“其實很莫名奇妙,一聽她的歌就很感動,有時唱著就好像不是我在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