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北京再勸美「懸崖勒馬」背後是恐懼

美國國會眾議院周二(10月15日)下午就《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進行全院審議表決,輕鬆獲得一致通過。圖為美國國會。(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繼美國參眾兩院外委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美國當地時間10月15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也沒有絲毫異議地通過了該法案以及另外兩個涉港法案或決議。這不僅表明中共在香港的暴力打壓、殺人和顛倒黑白的宣傳和做法如何不得人心,如何引起了崇尚自由的美國人的反感,而且亦說明美國政界,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在反共、支持香港方面達成了前所未有的一致,中共私下對部分議員的遊說徹底失敗。

美國眾議院全票通過該法案後,香港特區政府、香港中聯辦、(中共)全國人大、國務院港澳辦、(中共)外交部、外交部駐港公署以及中共官媒,紛紛發表火藥味十足的聲明或文章,表示“憤慨和堅決反對”,稱這是“粗暴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並表示“強烈譴責”。

值得注意的是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的答記者問,其核心有三點:一、警告美國,“奉勸美方認清形勢,懸崖勒馬,立即停止推動審議有關涉港法案,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務、干涉中國內政”。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稱若“法案最終通過成法,不僅將損害中方利益,損害中美關係,也將嚴重損害美國自身利益”。三、恫嚇美國,表示“對於美方的錯誤決定,中方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堅決反制”,“至於具體舉措,請你保持關注。”

中共官方機構和媒體的上述陳詞濫調,對於海內外關心時政的人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因為這樣的警告,這樣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這樣的恫嚇,中共執政70年中已是多次出現。如果說在過去一些年中的某些時候、某些事情上,中共的“胡蘿蔔加大棒”可以奏效的話,那麼在美國川普(川普)總統就職後,中共是屢屢碰壁。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釋放的警告、設身處地為美方著想、恫嚇老三招會奏效嗎?

以中美貿易戰為例,當2018年3月美國川普總統簽署備忘錄,對中國商品大規模徵稅並限制中資企業對美投資併購後,中共《人民日報》就發表了一篇氣勢洶洶的文章,“奉勸美國懸崖勒馬、慎重決策”,“要考慮到美國農民的利益”,“不要低估中方捍衛自身合法權益的決心與能力”。而中共商務部的聲明中除了要求美國“懸崖勒馬”外,還很有“骨氣”地說:“中方不希望打貿易戰,但絕不害怕貿易戰。”

一年多走過,美國川普政府卻一直都沒有將中共的警告、恫嚇聽進去,沒有“懸崖勒馬”,反而在政治、經濟、軍事、網路、高科技、人權等全方面以強硬姿態應對中共,並通過加征和上調關稅,迫使中共幾次變臉,從警告、恫嚇、“不怕打貿易戰”到“希望中美相向而行”,且一次次不顧顏面地放軟身段,乞求談判,一次次在拖延時間後反悔,讓世界徹底領略了中共是何等貨色。而中共反悔的背後是恐懼,恐懼因為經濟的崩潰引發政治上的海嘯。

不久前,中共副總理劉鶴率團赴美進行新一輪談判,達成了口頭協議,並以採購400到5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和開放金融市場為條件換得川普總統同意不在10月15日上調關稅。並不出人意料的是,中共代表團回國後不到一星期,突然傳出消息,中共再度反悔,提出新要求,那就是要美國撤銷關稅,中共才能採購美國農產品。這大概是中共內部的強硬派不認同對美國的“妥協”而發出的聲音。

正如牛津教授近日的分析指出,這或許是中共最後一次與美國達成協議的機會,如果達不成,絕不願退縮的美國川普政府只能繼續施壓,甚至選擇美中經濟脫鉤,而這對依賴外資、依賴西方技術的中共而言,打擊是致命的。

顯然,中共的軟硬兼施在手中有無數好牌、更重要的是站在正義一邊的川普面前,效用極其有限。那麼,從涉港法案全票通過看,美國民選的議員們對於中共的叫囂、警告和威脅同樣嗤之以鼻,而美國參議院的議員們自然也不會“懸崖勒馬”,他們將會推動法案在參議院的通過,最終由川普簽署生效。

應該說,中共自己也明白所謂警告和威脅是蒼白無力的,因此又非常“體貼”美國人,動之以情,勸說美國要考慮一下美國人的利益。中共官媒的欄目“國際銳評”發文稱,香港被“搞亂”,對美國也沒有任何好處。多年來,美國對香港的貿易順差為其全球貿易夥伴中最高,過去10年累計順差總額約2970億美元,僅2018年就達約338億美元。美國如果依據法案,取消給香港的一些“特殊待遇”,無疑會進一步加重美國的貿易失衡問題。如果香港的繁榮穩定遭到破壞,1300多家在港運行的美國公司利益必然受損,8.5萬在香港工作生活的美國公民必然也會受到嚴重影響。

然而,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眾院的發言回擊了中共的“關心”,那就是在過去數十年來,有關中國人權的議題總是敗給商業利益,“美國不應以犧牲美國價值觀為代價,為了錢而出賣靈魂。”無疑,川普領導下的美國會最大程度保護其在港利益,但絕不再會為了利益而妥協。

無計可施的中共只好祭出最後一招,那就是“採取有力措施堅決反制”。但事實上,中共的“反制措施”也十分有限,中止貿易文本談判無異於加速自己滅亡的命運,限制給予涉港問題表現積極的議員進入香港、大陸的簽證,限制懲罰一些美國公司,加劇香港的恐怖,加劇對香港民眾的打壓、抓捕、屠殺等,其引發的效果只能是適得其反,反而推進川普政府快速實施法案。

說到底,中共官方對於《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的歇斯底里恰恰說明其背後是何等的恐懼。因為如果失去了香港自貿區的地位,依賴香港金融投資的大陸經濟,更是雪上加霜。此外,根據法案,川普總統要確定哪些人對以下行為負有知情責任(knowingly responsible):a.對香港任何個人真正實施或威脅移交、任意關押、酷刑或強迫認罪;b.屢次進行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港共同義務的行為或決定,這些行為或決定同時也損害美國在香港自治和法治方面的國家利益;c.在香港進行其它嚴重侵犯國際認可的人權的行為。

毋庸置疑,這些人應該包括中共港澳辦、中聯辦、政法委、公安系統以及港府官員、警署官員等。如果具體名單確定,這些人將面臨包括凍結其在美資產、禁止本人及直系親屬獲得入美簽證或吊銷現有簽證的制裁措施,而且,這樣的制裁極有可能擴展到英、加、澳、新“五眼聯盟”國家,這樣的打擊對於中共各級想在沉船前跑路的官員來說是不小的,而這也在內部瓦解著中共。內外交困下、需要應對各種瓦解因素的中共,還能撐多久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