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票選坑爹景點:這些歷史名勝為啥都中槍了

——票選坑爹景點:別再去了

擁有最多‌‌‌‌‌‌「坑爹‌‌‌‌‌‌」旅遊景點的城市是被稱為‌‌‌‌‌‌「人間天堂‌‌‌‌‌‌」的杭州,其次是‌‌‌‌‌‌「歷史文化名城‌‌‌‌‌‌」西安、‌‌‌‌‌‌「港口風景旅遊城市‌‌‌‌‌‌」廈門、‌‌‌‌‌‌「帝都‌‌‌‌‌‌」北京和‌‌‌‌‌‌「六朝古都‌‌‌‌‌‌」南京。

西湖景點

2019年7月31日,因影視劇《大紅燈籠高高掛》、《喬家大院》而被大眾所熟知的位於山西的著名旅遊景點喬家大院被摘牌了。

所謂的摘牌,就是對不達標或存在嚴重問題的5A級旅遊景區進行取消旅遊景區質量等級的處理。

喬家大院在2014年入選為5A級景區,用了5年時間,終於把自己的5個A弄丟了。

喬家大院摘牌的背後是遊客們極差的遊覽體驗,說好的‌‌‌‌‌‌“皇家有故宮,民宅看喬家‌‌‌‌‌‌”,花了138元的門票,看到的除了一小部分的喬家院落外,其餘皆是新修的商業化景點。

除此之外,停車不方便、衛生情況糟糕,只要進去景區就逃不過的各種巧立名目的攤位等,也讓遊客忍不住吐槽,說是‌‌‌‌‌‌“坑爹‌‌‌‌‌‌”也毫不意外了。

這些旅遊景點,你太讓我失望了

中國人休假不容易,好不容易有點時間,不少人都想著出去旅遊一趟。

根據文化和旅遊部對國內旅遊的抽樣調查,2018年國內旅遊人數達到了55.39億次,比2017年同期增長了10.8%。國內旅遊收入為5.1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了12.3%。[1]

遊客們去旅遊,各大知名景點成了第一優先的選擇。除了家喻戶曉的風景名勝,還可以參考的,就是景區的評級了。2014年,全國共有5094家A級景區,到了2018年,A級景區數量超過了一萬家。

當遊客慕名而來,卻發現這些景點和預期的有差別,就會產生心理落差,通俗的講,就是感覺自己被坑了。

數讀菌爬取了知乎平台上網友對各地‌‌‌‌‌‌“坑爹‌‌‌‌‌‌”景區的吐槽,一共得到了2029條回答。他們是怎麼吐槽‌‌‌‌‌‌“坑爹‌‌‌‌‌‌”景點的呢?

‌‌‌‌‌‌“失望‌‌‌‌‌‌”一詞出現的次數最高,多達241次。除此之外頻次較高的還有‌‌‌‌‌‌“一般‌‌‌‌‌‌”‌‌‌‌‌‌“坑爹‌‌‌‌‌‌”‌‌‌‌‌‌“不好‌‌‌‌‌‌”等,均超過了100次。

在這些吐槽詞大概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直接描述感受心情的,例如‌‌‌‌‌‌“失望‌‌‌‌‌‌”‌‌‌‌‌‌“後悔‌‌‌‌‌‌”‌‌‌‌‌‌“呵呵‌‌‌‌‌‌”‌‌‌‌‌‌“無聊‌‌‌‌‌‌”‌‌‌‌‌‌“沒意思‌‌‌‌‌‌”和‌‌‌‌‌‌“噁心‌‌‌‌‌‌”;另一類是描述景點的,例如‌‌‌‌‌‌“一般‌‌‌‌‌‌”‌‌‌‌‌‌“坑爹‌‌‌‌‌‌”‌‌‌‌‌‌“不好‌‌‌‌‌‌”‌‌‌‌‌‌“普通‌‌‌‌‌‌”‌‌‌‌‌‌“最坑‌‌‌‌‌‌”‌‌‌‌‌‌“坑人‌‌‌‌‌‌”‌‌‌‌‌‌“髒亂差‌‌‌‌‌‌”和‌‌‌‌‌‌“千篇一律‌‌‌‌‌‌”。

對旅遊景點的觀感印象不好,心情也自然隨著變差,可以說這兩類詞具有一致性。如果將這些回答中有關城市的詞挑出,可以得到一幅網友心中‌‌‌‌‌‌“坑爹‌‌‌‌‌‌”旅遊景點的地圖指南。

擁有最多‌‌‌‌‌‌“坑爹‌‌‌‌‌‌”旅遊景點的城市是被稱為‌‌‌‌‌‌“人間天堂‌‌‌‌‌‌”的杭州,其次是‌‌‌‌‌‌“歷史文化名城‌‌‌‌‌‌”西安、‌‌‌‌‌‌“港口風景旅遊城市‌‌‌‌‌‌”廈門、‌‌‌‌‌‌“帝都‌‌‌‌‌‌”北京和‌‌‌‌‌‌“六朝古都‌‌‌‌‌‌”南京。

除此之外,還有上海、成都、桂林、武漢、麗江等。這和遊客愛去的旅遊目的地相吻合。

根據學者對中國城市居民旅遊目的地選擇的行為研究,中國城市居民在出遊時,選擇城市明顯多於風景名勝區,而且較集中在東部沿海城市。[2]

當然,這些城市的旅遊資源也非常豐富,上榜的城市均在國家旅遊局評選的‌‌‌‌‌‌“中國優秀旅遊城市‌‌‌‌‌‌”之列。景點多了,‌‌‌‌‌‌“中槍‌‌‌‌‌‌”的幾率自然也大。

‌‌‌‌‌‌“坑爹‌‌‌‌‌‌”景點排行榜

這些城市上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該城市擁有的景點被吐槽‌‌‌‌‌‌“坑爹‌‌‌‌‌‌”的次數多。

具體是哪些景點呢?數讀菌根據知乎中有關‌‌‌‌‌‌“坑爹‌‌‌‌‌‌”旅遊景點的回答,整理出了出現次數排名前100的景點。

廈門鼓浪嶼出現的次數最多。在大家的印象中,鼓浪嶼是‌‌‌‌‌‌“海上花園‌‌‌‌‌‌”,是‌‌‌‌‌‌“中國最美的城區‌‌‌‌‌‌”。

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大。在有些去過鼓浪嶼的遊客心中,鼓浪嶼就是偽文青聖地,例如傳說中‌‌‌‌‌‌“中國最美文藝漁村‌‌‌‌‌‌”曾厝垵,實際上就是個雞鳴狗吠的城中村。

除此之外,遍地千篇一律文藝小店,一條條髒亂差的小吃街、不算乾淨的海灘、商業化氣息太過嚴重也被遊客多次吐槽。

目前,鼓浪嶼日遊客量在2.5~5萬人次之間,共計90餘處景點,其中,收費景點13個。

廈門大學和香港大學的學者基於陳述性偏好法(SP)研究了鼓浪嶼旅遊者對旅遊景點的需求偏好,結果顯示,鼓浪嶼的13個收費景點的實際價格平均值為53.7元,高於計算出的遊客期望價格平均值43.2元。

這種現實定價高於期望情況帶來的是貨次價高的感受,也就是說,遊客參觀這些景點普遍認為花的錢不值得。[3]

‌‌‌‌‌‌“未能拋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在懂得西湖的人眼中,西湖可不只是一個小湖泊。但如果你在節假日選擇來西湖,人山人海能把你的手機信號都擠沒,也沒什麼心情欣賞美景了。

鳳凰古城,位於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鳳凰縣,依山傍水、古貌尤存。但如今,圍城收費、宰客坑客行為屢見不鮮的鳳凰古城早已不是沈從文筆下的‌‌‌‌‌‌“邊城‌‌‌‌‌‌”。

就像每個城市的仿古小吃街一樣,南京夫子廟中的小吃價格平均上浮1.5倍不止,還充斥著各類‌‌‌‌‌‌“義烏小商品‌‌‌‌‌‌”,唯一有觀賞性的也就是夫子廟旁邊的秦淮河了。

除此之外,‌‌‌‌‌‌“江南四大名樓‌‌‌‌‌‌”之一的黃鶴樓也不斷被吐槽‌‌‌‌‌‌“坑爹‌‌‌‌‌‌”。現在的黃鶴樓早已不是李白詩中‌‌‌‌‌‌“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中的‌‌‌‌‌‌“天下絕樓‌‌‌‌‌‌”。

1957年,在建長江大橋武昌引橋時,就佔用了黃鶴樓舊址,如今的黃鶴樓是1981年在蛇山上重建的,整個樓體都是用鋼筋混凝土建成。

當然,你也不會想到,好不容易來一次西安,想要去聞名遐邇的秦始皇兵馬俑看看,結果看到的可能是‌‌‌‌‌‌“雙眼皮、紅嘴唇‌‌‌‌‌‌”辣眼睛的山寨兵馬俑。

總之,沒有最坑只有更坑。當你心心念念去這些景區想要放鬆放鬆,感受下歷史人文的熏陶,卻發現留給自己的是各種坑。

‌‌‌‌‌‌“坑爹‌‌‌‌‌‌”景點的槽點在哪?

如果對以上提到的‌‌‌‌‌‌“坑爹‌‌‌‌‌‌”旅遊景點的槽點進行分析,可以發現網友對這些旅遊景點的吐槽都逃不過這幾類:建築仿古、古鎮千篇一律、商業化嚴重、收費混亂、交通住宿不便以及太過擁擠。

網友對第一類‌‌‌‌‌‌“建築/風景‌‌‌‌‌‌”的吐槽最多,達到了1282次,其次是吐槽‌‌‌‌‌‌“歷史人文特色‌‌‌‌‌‌”,一共898次。

遊客對景點的首要觀感就是建築和風景。有些景點,到了以後發現實地跟攻略上的照片相差甚遠,忍不住吐槽‌‌‌‌‌‌“開了濾鏡的風景照果然跟開了美顏的自拍一樣不可信‌‌‌‌‌‌”。

不看風景,可以去看名勝古迹,但躺雷的幾率也不低。

例如和黃鶴樓類似的滕王閣,屢毀屢建,如今第29次的重建並不在原址上,所以想上滕王閣看鄱陽湖‌‌‌‌‌‌“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美景是不可能的,甚至還可能一進門就被裡面一元一位的電梯驚嚇到。

更別說其他人文旅遊景點,稍微不小心就可能會發現裡面全是水泥味十足的仿古建築。

除此之外,中國的古鎮也是經常被吐槽的對象。

在中國,所謂的古鎮大抵都逃不過‌‌‌‌‌‌“麗江模式‌‌‌‌‌‌”,麗江從一個邊陲小鎮到名氣大噪的文化古城,巨大的經濟效益使得其他城市也紛紛效仿。

於是,一個古鎮、扎堆的客棧、長得都差不多的售賣旅遊紀念品的商鋪、賣臭豆腐和鐵板魷魚的小吃街,再加上故事營銷,麗江、鳳凰古城、烏鎮、揚州古城等,中國的古鎮最後都變成了一個樣,古城原有的風土民情也不見蹤影,還能奢望體會到什麼歷史文化特色呢?[4]

麗江束河古鎮街道賣的小吃,每一個古城都有像麗江一樣的小吃街/視覺中國

在這些被吐槽的類別中,收費問題被反覆提及了662次。

目前,中國的旅遊景區還處於門票經濟的階段。在所有的5A級景區中,四成景區的門票價格低於100元,約一半的景區門票價格設置在100-200元,還有16家被統計景區的門票在200元以上。

例如今年被摘牌的喬家大院,它於2014年入選5A旅遊景區,票價從2008年的40元漲到了138元,是故宮門票的兩倍不止。

根據《2017年中國旅遊景區發展報告》,在較長一段時間裡,門票都是中國景區收入的絕對大頭。就算躲過了門票,還有各類觀光車、索道等捆綁項目,使遊客防不勝防。

雖說旅遊產業化是趨勢,但文化資源不能完全進行市場運作,過度的商業化註定會對旅遊景點的歷史人文特色進行消解,泛商業化的開發也會使旅遊產業陷入困境。[5]

畢竟誰也不想在節假日好不容易跨過了山和大海,進入了人山人海的旅遊景點,還要面對‌‌‌‌‌‌“開門全為生意,閉門皆是利益‌‌‌‌‌‌”的各種大坑。

注釋

[1]Mct.gov.cn.(2019).2018年旅遊市場基本情況.[online]Available at:https://www.mct.gov.cn/whzx/whyw/201902/t20190212_837270.htm[Accessed1 Oct.2019].

[2]吳必虎,唐俊雅,黃安民,趙榮,邱扶東,&方芳.(1997).中國城市居民旅遊目的地選擇行為研究.地理學報,64(2),97-103.

[3]李淵,謝嘉歲,&楊林川.(2018).基於SP法的旅遊者景點選擇需求偏好與規劃應對. Tourism Tribune/Lvyou Xuekan,33(12).

[4]李超,張兵.‌‌‌‌‌‌“麗江模式‌‌‌‌”缺陷的探討[J].昆明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10(05):71-75.

[5]余潔.(2007).文化產業與旅遊產業.旅遊學刊,22(10),9-10.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浪潮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