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惡法出爐 亡黨前兆?黨管一切百萬民企設黨組織 假開放!穆迪未獲許可進中國

據黨報公開的數據,截至去年年底,中國有超過150萬家民企設立了“黨組織”。有分析認為,民企的壯大令中共感覺到威脅,需要趕緊加強控制。中共官方日前首次把規範中共黨員的條例擴大到全體公務員,凡發表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反對改革開放的言論者將被開除。有評論有2個目的,還有分析認為,中共把規管中共黨員的家規用來管制全體公職人員,是中共亡黨前的徵兆。中共一邊加緊對民企控制,一邊對外宣傳擴大金融市場開放,但國際知名評級公司穆迪未能獲准進入中國市場。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首次要求新聞從業人員參加全國性的在線考試,以測試他們對黨管新聞原則以及習近平的忠誠度,不參加考試或沒有考過的記者將無法換髮新的記者證。

中國開放是假?穆迪未獲許可,恐擱置中誠信控制權計劃

中共一邊加緊對民企控制,一邊對外宣傳擴大金融市場開放,降低市場准入門檻,但仍有美國國際知名評級公司不能獲得進入中國市場。有分析說,中共會選擇聽話的批准進入,不聽話的就拒之門外,是按中共標準進行篩選的,這是一種虛假的開放。

彭博17日報道,知情人士透露,國際信評機構穆迪公司在遲遲沒有取得中國監管批准的情況之下,可能不得不擱置取得中國最大信評公司“中誠信國際”控制權的計劃。

彭博先前報道,穆迪達成了一項架構協議,旨在將在中誠信的持股從30%增至50%以上,並向中共央行人民銀行尋求對其計劃的回饋意見。

不過,知情人士說,穆迪計劃一直受阻,主因未能獲得中共監管部門的批准;此外,美中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也是一個障礙。中誠信的領導層過去曾表示不願意將控制權放給穆迪。

中共去年改變金融領域的監管規則,允許外國公司在中國合資企業中擁有多數股權,但外商仍表示,在試圖擴大進入中國之際,仍然面臨隱藏的障礙,尤其是緩慢的監管審批。

中共當局去年開始允許外國公司取得本地證券合資公司的多數股權,但在保險、支付和信用評級領域,只有少量公司獲得了控股合資公司的批准,外資在相關行業仍只佔一小部分。

外國公司在中共新規則下,往往需要經過漫長等待,才能獲准增持本地合資公司股權。摩根大通、野村控股在提交申請之後,等待了超過10個月才獲開綠燈放行;瑞銀集團則等待了近7個月。

標普今年1月成為第一家在中國獲准設立本地子公司的外國評級機構,可為中國國內債券進行評級。不過,一位知情人士說,穆迪申請成立全資子公司,未獲中共當局批准。

黨管一切,逾百萬民企設立“黨組織”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網路版人民網16日長文報道稱,截止去年年底,全國已有158.5萬家非公有制企業法人單位建立了黨組織。

文章說,中國的民營企業超過3200萬家,個體工商戶超過7600萬戶,中國民營企業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以及90%以上的企業數量。

對於中共當局近年來為何突然決定民營企業需要設立黨組織這個問題,旅居美國的原大陸民營企業家潘錦煒表示,目前,在看到中國的一些類似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發展成頗有影響力的強勢企業之後,中共感到失控了,需要趕緊對它們加以控制。

潘錦煒說,“中國私人企業的發展強大,對它(中共)的統治是不利的,而私人企業家雖然不希望看到企業內設立黨組織,但是,他們的不希望會使他們家破人亡的。”

旅美中國媒體人士,中國時事評論人士謝選駿分析說,中國民間企業是依靠官商勾結產生和發展壯大的,不搞官商勾結,即使成立了公司也沒法長期生存。

謝選駿表示,中國現在針對民營企業的做法,與三、四十年代納粹德國搞國家資本主義時的許多做法非常相似,有人形容這是搞第二次公司合營,中國大公司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等的老闆全都被免職了。

謝選駿指出,不過,中國要想完全回到毛澤東時代那種公有制已經不可能了,“中國目前的這種趨勢更與納粹德國所搞的國家資本主義的做法相似,民營企業名義上存在,但政府對它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人民日報》的文章辯解稱,黨建是為企業健康發展,使企業能夠更好地依法治企、以德治業和清廉建設等。

對此,原大陸民營企業家潘錦煒指出,正是黨組織和黨員的存在,造成了很多與民營企業有關的腐敗現象。

他說,鄧小平時代讓大型國有企業的大批工人失業,他們只要有人想開公司,政府就會把貸款送上門,“但政府官員們則利用稅收問題從企業那裡收取大量賄賂,而這就導致了腐敗的產生。”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據彭博社報道,中國隱形資本外逃額今年上半年急劇上升,揭示中國公民隱形資本轉移海外的活動正在增加。那麼,中國資本外流現象加劇,是否與中共加緊控制民營企業,企業家擔心被公有化有關係呢?這有待進一步觀察。

反黨反社會主義等公職人員將被開除

中共官方日前公布公務員處分草案向社會徵求意見,草案規定,公開反對中共領導、反社會主義制度,及反對改革開放的言論及行為將被開除。

8日,中共人大網公布草案全文,草案規定,公開反對中共領導、反社會主義制度及反對改革開放的言論及行為將被開除。

草案第3章明確,公開發表反對憲法確立的國家指導思想、反對中共領導,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反對改革開放的文章、演說、宣言、聲明等的,給予開除處分。

此外,該草案的規定也不只局限於對國家公務員,其第26條規定,事業單位人員或者國有企業人員等公職人員有違法行為的,由所在單位或者由監察機關給予警告、記過、記大過處分。情節嚴重的,解除勞動人事關係等處理。

分析:習中央認為問題嚴峻中共亡黨前兆

中國大陸人權律師祝聖武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這個草案很快就會成為一個涉及各領域的法律。但對這個法律會不會延伸到對私人企業和普通老百姓,祝聖武認為,現在對一般人已經有足夠的所謂法律,包括治安管理處罰條例。

“現在濫用最多的就是尋釁滋事罪,共產黨用這個來推行政治恐嚇和迫害,地方政府用這個東西來迫害對地方政府和地方官員不滿的人。從中央到地方都在這麼干。”

祝聖武表示,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把黨紀處分的規例法律化是法治的倒退。他說,在毛時代,政府和黨完全混在一起,地方政府就叫某某革命委員會,政府就是黨,黨就是政府。80年代所謂的改革年代,中共開始政企(政府和企業)分家,黨政(黨和政府)分家。2013年開始重新提出黨政一體化,到2017年後,中共開始大規模落實黨政一體化的國家治理模式。

“黨政一體化就是黨和政府不分家,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是這一模式進一步的體現,就是把共產黨的規章制度、共產黨的不合法的家規轉化為所謂的合法的法律條文,立法後擴大到全體公職人員。”

祝聖武說,中共這樣做有兩個目的,一是向國際社會展示它在完善法律制度,維持國際綏靖主義,二是為中共官員進行政治迫害時提供法律依據和正當性,減輕中共官員實施政治迫害時的心理壓力和阻力。

“比如,監察委2017年搞的‘留置’(相當於逮捕)取代‘雙規’,就是因為在監察委員會設立之前,共產黨就已經大規模地把基於黨章的雙規手段使用在非黨員身上,為了把這種以違法犯罪手段綁架非黨員的行為合法化,他們就搞了監察委員會,以法律形式規定所有國家公職人員及被視為公職人員的人都可以被留置(也就是雙規)。”

祝聖武說,中國是人治社會,中共自己可以任意改動法律,“它說的就是法律,就像設立國家監察委員會本要先修改憲法,但他們沒有修改憲法就開始了設立監察委。”

祝聖武說,中共認為不久的將來問題可能會非常嚴峻。

時政評論員石實對大紀元表示,這是中共加強黨的領導的體現,這些規定慢慢都會在各個領域實施,首當其衝是黨員與公務員。

石實表示,中共把規管中共黨員的家規以立法後針對全體公職人員,是中共亡黨前的徵兆,“部分也是因為它們恐懼心理越來越濃的緣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