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曾轟動一時 富二代留學生打死情敵案宣判 死者媽媽崩潰

兩年前曾經轟動一時的中國留學生王浩志(Haozhi Wang,音譯)遇害案今天終於有了判決:范博喬(Kay Fan)誤殺罪名成立!

另外,主審法官在庭上宣布將於本周五(11月1日)舉行量刑聆訊,聽取死者至親的受害人陳詞。要知道,在加拿大謀殺罪名成立,法官依法例都是判被告終身監禁,但誤殺罪被告在服刑7年之後,就可以提出假釋申請、2級謀殺罪成被告服刑10至15年後才可以提出假釋申請,而1級謀殺罪成被告服刑25年後可以提出假釋申請。

那麼,既然定為誤殺罪,那麼范博喬只要服刑7年後,就可以提出假釋申請。

范博喬

此前,被控二級謀殺的范博喬在被拘留3個月之後,家人最終花了375萬加元(約2020萬人民幣)為他申請了保釋,其中100萬加元(約538萬人民幣)是現金。

法院文件顯示,涉嫌在2017年殺害中國留學生王浩志的范博喬,在得到兩名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擔保之後,獲准暫時離開拘留所,在家裡等待本案的正式開審。

如今的判決結果顯然不是受害留學生家屬想要的。

據《明報》消息,在法官宣布退庭後,法庭上演激烈罵戰。死者王浩志的孿生兄弟,破口大罵范博喬的父母,稱他們不懂教兒子,如何配當父母?作為孿生弟弟,這個小夥子曾經在王浩志葬禮時發出過一條令人淚崩的微博:「第一次參加葬禮是我哥的,哥哥慢慢的走,等我死了我去陪你一起走!!」

王浩志的母親則在庭上嚎啕大哭。據悉,兒子走後老兩口的身體狀況急劇惡化,爸爸的眼睛快哭瞎,媽媽的精神也出了問題。

另一邊,范博喬的父母則在辯護律師陪同下,退到法庭內部另一房間。

庭審焦點

本周一,庭審交叉盤問及控辯雙方的劫案陳詞結束以後,主法官在周二對陪審團進行了引導,並讓他們退庭討論,焦點主要放在對范博喬的定罪上面,到底是二級謀殺?誤殺?還是無罪?

法官指出,被告范博喬自辯的說法,與死者王浩志的室友Eric等人的說法不一致,需要陪審團成員自行判斷,哪一方的說法更可信。

按照范博喬自己的說法,2017年2月6日深夜,他與女友譚佳琪(Kiki Tan)一同去見女方的前男友王浩志,他家住在北約克Yonge Street和Finch Avenue附近。在此之前,范博喬表示自己並不認識王浩志。之所以要見面,是由於王浩志多次給譚佳琪發簡訊,責罵她見異思遷,還提出要與現男友范博喬面談,才促成了這場見面。

王浩志和譚佳琪

三人的會面顯然很不愉快,王浩志和范博喬之間發生了肢體衝突,在王浩志室友Eric的勸解下,范博喬和譚佳琪離開了王浩志家。

離開後,女友譚佳琪心情很難過,范博喬本人也有「一點」憤怒。注意,這裡的重點是范博喬強調自己只是有「一點」憤怒,而不是檢方說的「非常憤怒」,正好他又把一把車鑰匙和一根雪茄落在了王浩志家,於是兩人決定回去拿。

范博喬表示,再次登門後,他先向Eric表示了道歉,說自己之前不應該和王浩志打架,把家裡弄得一團亂。隨後范博喬又「獨自一人」找到了正在沙發上玩手機的王浩志,後者見到范博喬很吃驚,質問他「你怎麼又進到我家了?」說著就一把抓住了范博喬的頭髮,並把他按在沙發上。為了掙脫開王浩志抓住自己頭髮的雙手,范博喬揮拳打了王浩志的頭部和臉部。這時,聽到打鬥聲的其他人趕來,將二人分開。

王浩志和譚佳琪

檢方的證據表明,范博喬在打鬥前脫下了外套,並放狠話說要「打死王浩志」,但范博喬不承認。他說自己脫外套是因為房間里太熱了,並不是準備好了要去找王浩志打架。范博喬還表示,動手之前他聽到王浩志說了些什麼,但沒有聽清,想俯下身聽得更清楚一些,結果對方二話不說就抓他的頭髮。

本案至關重要的目擊證人之一,王浩志的室友Eric對打鬥場面的描述和范博喬有著明顯出入。他表示,在范博喬和王浩志第二次起衝突時,他還在地下室,聽到樓上傳來嘈雜聲後才上樓。一進房間就看到范博喬騎在王浩志身上,右腿頂在王浩志的脖子和胸口處,嘴裡說著髒話。

Eric證實,他沒有看到王浩志打范博喬,也沒看到他抓范博喬的頭髮,只看到范博喬重拳打王浩志的頭部,至少有三、四下,這個過程中王浩志一直雙手抱頭躺在沙發上。最終Eric上前從范博喬的身後抱住了他,並把他從王浩志身上拉開。

這時王浩志已經有點神志不清且鼻血不停地流,Eric和另一名室友決定把王浩志送去醫院,但是他們沒有撥打911,而是叫了一輛Uber。在把人送上車之前,他們還給王浩志換了一件上衣,因為上面的「血漬太多」。

本案另外一名證人是案發當時正在和王浩志通電話的,遠在蒙特利爾的朋友Simon。他說,當晚他透過手機聽到一個男聲大喊:「打啊!打啊!我打死你!」但是Simon並不確認他聽到的內容,他表示,男子喊的還有可能是:「打啊!打啊!我讓你打死我!」

Simon兩種可能的證詞截然相反,范博喬的辯護律師Brian Greenspan認為,第一種說法可信,這句話是王浩志喊的,因為他對譚佳琪移情別戀非常生氣,因此想要打范博喬出氣;而檢方則認為,第二種說法才是真實的,是王浩志被范博喬打成重傷後發出的絕望嘶吼。

另外一方面,身在案發現場的王浩志的室友均表示,沒有聽到過這兩句話。

謀殺還是誤殺

案件至此,進入一個非常關鍵的十字路口。

如果陪審團認為王浩志沒有對范博喬說過任何威脅性的話,范博喬是主動攻擊,那麼范博喬二級謀殺罪名成立的條件之一就滿足了;如果陪審團認為是王浩志主動攻擊范博喬,范博喬為了保護自己而還手,那他就是正當防衛。

法官還表示,此案另一個複雜之處在於,范博喬和王浩志發生過2次肢體衝突,中間相隔了大約20多分鐘,而在第二次衝突發生之前,王浩志的舉止基本正常,除了稱頸部有一些疼痛。

王浩志的死因是頸部大動脈爆裂,導致他的顱內大出血。

檢方如果想要證明此案是二級謀殺,就必須證明是范博喬是在第二次與王浩志衝突時,對死者進行了重大打擊。此外,檢方還要讓陪審團相信,范博喬在打王浩志時,有明確意圖要殺死他,或者明知繼續毆打下去很可能會導致死亡卻不停手。

從最終判決結果來看,陪審團既沒有完全相信范博喬的說法,認為他是在正當防衛;也沒有完全聽取檢方的意見,認為范博喬是故意要置王浩志於死地。

陪審團認定范博喬誤殺。

范博喬

感情糾葛引發惡鬥

此案發生於2017年2月7日凌晨,多倫多市北約克的兩名19歲的中國留學生王浩志、范博喬因為感情糾葛發生嚴重鬥毆。王浩志不幸被打傷腦部,因傷勢嚴重不治身亡。

王浩志是河南人,2015年1月來加拿大留學。范博喬是廣東惠州人,案發時已經來加拿大5年左右。他曾經練過泰拳,也是個帥哥。這兩個本來沒有任何交集的人,因為一個女孩譚佳琪(Kiki Tan)產生了聯繫。

譚佳琪是廣東汕頭人,王浩志的前女友。網友爆料稱,她在刷爆王浩志多張信用卡,花掉十幾萬加元後,劈腿范博喬,並唆使范博喬毆打王浩志。

據報道,案發當天譚攜范博喬一起來找王浩志。打完一次離開不解氣後,譚告知范博喬還有其他入口可以進入死者家中。之後范博喬又對死者進行了偷襲,毆打中傷到頭部導致王浩志腦部受傷搶救無效死亡。

保釋期間住豪宅

案件判決前獲得保釋之後的這段時間裡,范博喬居住在大多倫多地區萬錦市的一棟豪宅里。這棟兩層、有三個室內車位的獨立屋目前市場價值超過200萬加元。

要說為了兒子,范博喬的父母也是下了血本。

他們請來了加拿大赫赫有名的律師Brian Greenspan。該律師收費昂貴,價格一般為每小時1000加元。他曾經成功為因酒駕撞死祖孫四人的加拿大富二代辯護,導致最後該富二代只被判刑10年,且僅需服刑3年半就可以申請假釋。

最主要的是,在這段保釋期間,范博喬仍可以繼續自己的學業。但法院的保釋條件規定,范博喬必須和兩名擔保人住在一起。只有在法院開庭、學校上課、需要看病、需要與律師見面等情況下,他才能走出房門。

此外,保釋期間他還需上交護照、隨身攜帶電子監控器,不得靠近案發現場、不得靠近多倫多機場、不得離開安省;不得聯繫本案的多名證人,如他的前女友、死者生前的房東等;也不得持有任何槍支、彈藥、十字弓、爆炸物及違禁武器,需要按時到刑事法院出庭。

女主置身事外

如今,本案已經宣判,但網路上的討論確實餘音未了。

讓很多網友感到氣憤的是,目前三名當事人中,王浩志已經死亡,凶手范博喬今天也已被判罪,而譚佳琪作為此案的連接點和導火索,卻一直沒有受到任何指控。還有人透露,這位女主一直就不是省油的燈,在新加坡時就曾多次劈腿不同男生,造成男生間毆打。

更有知情人透露,事發之後她一直行蹤不定,或許早已返回中國。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