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蕭家怡:在香港警察眼裡 根本只剩下一種人

作者:

2019年的萬聖節,估計會是我人生中,數一數二難忘的萬聖節,因為在這天,我被與我距離不足三米的香港警察,用長槍指住,大聲喝令「走啦!」

事緣是這樣的,我和朋友趁著「星期四感謝日」到基隆茶餐廳吃晚飯,飯後,同行友人有事要往鴨寮街的食店走一趟,見反正閑著,就隨她一同前往,怎料走到白楊街與鴨寮街交界時,只見一隊滿身裝備的警員正在撤退,登上廿四座位旅遊巴離開,而在場約有二、三十個街坊(八成人的年齡也是五十歲或以上),大概是為剛在這裡出現的搜捕畫面不滿,滿有情緒地向警員喊道「走啦」、「深水埗唔歡迎你哋」、「死黑警」等等,此起彼落。但我見警員已逐一登車離開,估計也不過是「你有你鬧,我有我走」,遂留在原地,打算警察離開後再慢慢前往目的地;怎料帶頭的廿四座一踩油離開時,本來站在我前方的中年男街坊邊轉身離開、邊罵上幾句,這時候,車上的警員就打開旅遊巴的車門,舉槍對著我的方向,喊了一句「走啦!」就這樣,一身街坊裝,連口罩都沒有的我,經歷了電影一樣「被槍指嚇」的情節,但可悲的是,我不是在電影里,而是在現實、平凡得不得了的日常生活當中。

回到家裡,心情稍稍平復,遂跟好友分享這次經歷,然後就是一連串的「痴線」、「痴孖筋」和不解。

不過,今日在臉書上看了城市廣播City Broadcasting Channel(CBC)記錄的短片,片中女警面對現場人士時所說的「返屋企啦唔好扮嘢呀你哋,喺度扮無辜呀!」「收咗七千蚊做戲呀喺度?」「唔好扮哂魚蝦蟹呀喺度」,我就明白到:昨晚所罵的「痴線」、「痴孖筋」是多麼的不明狀況,因為呀,在香港警察的眼內,今時今日的香港只有一類人。嗯!我沒有打錯,只有一類人。

這一類人,並不是我們熟知的黃藍二分法,而是支持警察的人—這類人一定不會出現在任何有可能出現狀況的現場,只會乖乖留在家中,或如石房有先生那樣,站在警察的防線後(嗱,不要問我防線在哪裡,我當然不會知道);至於出現在現場的呢?就統統是「曱甴」:收錢的「曱甴」、搞事的「曱甴」、扮魚蝦蟹的「曱甴」……總之就是「曱甴」,可以拿起手中的胡椒噴霧大噴特噴。

可以預見,警權過大這問題一日未得到正視和處理,香港就只會出現更多「拉跳舞街坊」、「跪在大堂搜身」,事關在「曱甴論」提出的一刻開始,香港警察的眼內就只剩下一種人;至於會走在街上的你和我呢?抱歉,在他們眼中,不過是一隻只討厭的,曱甴。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立場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