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劉少奇在文革中最痛恨誰?

作者:
毛髮動罪惡的文化大革命,周始終是他的親密戰友,豈不同樣罪責難逃!可是他們也無法為了周的"光輝形象"去宣揚他和毛之間的衝突,因為在文革中,周恩來確實做了許多支持維護毛澤東的事,這就是中共的尷尬:既不能過多否定毛,過多否定毛澤東,周恩來就有連帶責任問題;也無法過多肯定毛,過多肯定毛,鄧小平的統治就有了問題。

劉少奇和周恩來

直到如今,海內外輿論仍把中國文化大革命看作毛澤東與劉少奇之間的權力鬥爭,或者是毛澤東路線與劉少奇路線的鬥爭。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文化大革命開始半年,劉少奇就被打倒了,毛已取得了權力鬥爭的勝利,為什麼遲遲不結束文化大革命,一直持續到他去世,由別人來結束?如果持續的目的是為了清除劉少奇的殘餘勢力,為什麼被打倒的各級幹部,在林彪垮台後絕大多數都獲得"解放"重新被起用?

把文化大革命作毛劉之間的鬥爭,顯然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還有,頭號走資派劉少奇被交給紅衛兵狠斗亂打,最後慘死獄中;二號走資派鄧小平卻被保護起來,下放在江西農場養老;三號走資派陶鑄下場和劉少奇一樣;四號走資派譚震林大鬧懷仁堂,當面拍桌罵江青,卻安然無事。

這些現象又該如何解釋?

根據前文所述,免受紅衛兵瘋狂衝擊的都是周恩來的嫡系。俗話說,打狗看主人。毛澤東如對周的嫡系也同樣毫不留情,那等於是在同周及其派系公開決戰,但毛可把劉少奇輕易置於死地,卻無把握能擊垮周的勢力,故不能不有所忌諱,只能借打劉餘風,順勢掃一下周的陣營,不敢直接對陣開戰。

中共直至如今仍羞羞答答不願公開承認毛周之間在文革中的爭鬥,甚至很荒謬地堅持說周是毛的親密戰友。他們如此宣揚時,顯然忘了這是有損於周的"光輝形象"的。毛髮動罪惡的文化大革命,周始終是他的親密戰友,豈不同樣罪責難逃!可是他們也無法為了周的"光輝形象"去宣揚他和毛之間的衝突,因為在文革中,周恩來確實做了許多支持維護毛澤東的事,這就是中共的尷尬:既不能過多否定毛,過多否定毛澤東,周恩來就有連帶責任問題;也無法過多肯定毛,過多肯定毛,鄧小平的統治就有了問題。

一些維護周的人士,試圖把周與毛的衝突,看成是正確路線對錯誤路線的抵制,可又拿不出任何證據,證明周曾為了社會發展的道路問題,同毛作過真正的對抗和鬥爭。他只在一個地方竭力抵抗毛:即全力維護他那幫派體系的地位和權勢,這是他至高無上的原則,為了這一原則,他可以迎合毛澤東,也可以抵抗毛澤東,為了這一原則他可以犧牲任何社會正義與理想,至於這幫派體系之外的人,因他這一原則遭受犧牲更是不在話下。在劉少奇問題上,最清楚不過地暴露了他這個有著"光輝形象"的"偉人",實際上是權欲私心極重、保護自身第一、而又性格懦弱的人。

如前所述,劉少奇在中共黨內並無自己的幫派勢力,他是靠毛提拔又大肆吹捧毛起家的,文革中打倒他及其叛徒集團也僅僅六十一人,其中地位最高的只是中央書記處書記兼北京市長彭真和原任公安部長文革前調任總參謀長的羅瑞卿,其餘大多屬文教宣傳系統,劉少奇憑這幾個毫無實力的人馬就反毛澤東,莫非利令智昏?或者他反毛只是毛的猜疑從而蒙受沉冤?劉少奇雖然沒有明目張胆地反毛,但是架空毛的舉動確實已有數年,毛在文革前,想把姚文元的文章放在《人民日報》或《北京日報》發表,都被置之不理,表明劉、彭已不把毛放在眼裡。大躍進失敗之後,毛被迫在黨內七千人大會上作檢討,劉少奇雖然未點名,卻極為直截了當地在大會上說領袖不是神,也有犯錯誤的時候,我們不應該盲目跟隨,喊萬歲是封建主義等等。毛被迫退居二線,不再過問經濟問題。

與光桿司令相差無幾的劉少奇哪來的這份力量,竟能迫使毛澤東收斂氣勢,處於半退隱狀態?結論很簡單,劉脫離了毛的陣營,和周恩來結成了聯盟(六零年後,鄧小平把中央書記處工作全部交給副手彭真處理,自己一心玩橋牌,出席政治局會議時一言不發,坐得離毛遠遠的,這表明周派早就預謀讓劉派充當與毛直接衝突的馬前卒)。他們倆結成聯盟,中央高層權力就基本上被控制住,七名政治局常委之中,毛就只剩下唯一的死黨林彪了,而林彪自建國以後,幾乎從不過問政治,政治局會議極少參加。一個原因是他脊髓神經受過槍傷,身體十分虛弱,怕風怕光怕冷怕熱,另一方面他深知伴君如伴虎,自己又有功高震主之嫌,不如退避三舍。如此,在政治局常委之中,毛成了孤家寡人。

至於軍隊中的勢力,劉少奇雖沒有半點,但周恩來卻至少和毛澤東旗鼓相當,而在八大元帥之中,周恩來的勢力遠大於毛澤東。(毛在廬山會議為顯示自己頭上不可動土,砍去了他的忠臣彭德懷,羅榮恆在文革前病逝,因此十大元帥只剩八人),按照周、劉盤算,他們採取逐步架空毛的戰術定可穩操勝券,在黨內高級幹部中,毛的威信大挫之後,劉少奇的威信逐年上升,至文革前已達到和毛並駕齊驅地步。可惜他們設計的棋步中,走了一步最大的錯著:他們為了麻痹毛,為了遮蓋自己的用心,在架空毛的同時,卻在輿論方面開始大捧特捧、大吹特吹毛澤東。

一九六五年,毛為了方便自己部署反擊,以提拔羅瑞卿去當總參謀長的方式,趕走了老跟在自己身邊的公安部長。羅瑞卿以為毛可被甜言蜜語蒙住,還在《紅旗》雜誌上發表《大樹特樹毛澤東思想的絕對權威》一文,他們以為毛逐步被架空,而自己又被塑造成毛思想的最佳繼承者,如此毛將無反擊之力了。

他們低估了毛澤東。

毛澤東精心部署的反擊方式是他們完全沒有料想到的。毛利用對手為了麻痹自己和民眾所搞的個人崇拜,借力打力,乾脆走出北京,躲在上海和杭州,直接通過廣播電台發動文化大革命(命令中央電台廣播北大聶元梓的大字報),煽動千百萬無知的民眾和狂熱的青年造反,讓全國迅速處於癱瘓狀態。毛此時在民間已如同神,民眾只要知道有誰竟敢不敬、褻瀆這位神,非蜂擁而上,咬死他撕爛他不可。

為了以防萬一,毛在號召全國造反的前夕,密令林彪把三十八軍調入北京。對於林彪來說,不參與這場權力鬥爭,不調軍救駕,劉周得勢照樣會清除他。因此林彪從六三年起也參加了神化毛的大合唱,不能讓接班人的形象專利只屬劉周一派。

毛調兵入京與其說真的決心同周恩來作軍事決戰,還不如說是擺開一個決戰的架勢。毛深諳周恩來的性格。果然,周恩來在出乎意料的反擊和對手打算蠻幹的架勢面前,驚慌失措一陣之後,可恥地退縮了,他選擇了拋棄劉少奇,以求自保,使毛亂中求勝的險棋得逞。

中共為周辯護的觀點稱,周當時這麼做是為了顧全大局,不得不忍辱負重,如果他不顧全大局,全國將更亂得不可收拾。中國那時工廠停工,學校停課,到處槍炮轟嗚打內戰,死了不知多少人,哪還有什麼大局可顧?

民間尚有不少平頭百姓,為了捍衛劉少奇不惜浴血奮戰,相比身居要津、手握大權的周恩來,何者更有社會正義、更關心民族的命運?周恩來背叛了劉少奇,也背叛了眾多敢於以生命作抗爭的民眾。

所謂的顧全大局,戳穿了只是為了保全他那官僚小集團利益。周恩來的懦弱,毫無政治理想,在危急關頭首先明哲保身的性格,使毛澤東輕易獲得了搞垮劉少奇的勝利,但他並不善罷干休,毛認為只有搞垮周恩來,絕對權威的地位才能真正鞏固。

就在劉少奇迅速垮台的同時,毛部署了對周的攻擊,第一次是利用紅衛兵聯動組織,在北京街頭貼大字報,拋出周恩來二七年"四•一二"期間被捕,隨後在報上刊登《伍豪(周當時代號)脫黨啟事》得以獲釋的材料,依共黨紀律,凡被捕後發表脫黨聲明求得獲釋,便是叛徒。

對這一經歷,周恩來自己是這樣解釋的,他被捕時,國民黨士兵並沒有認出他,以為他是一般黨員,他的黃埔學生、白崇禧的弟弟白洋聞訊到中獄中釋放了他。至於脫黨啟事,他根本不知道,是他出獄後,白洋為了對上有所交待以他名義登的。這一有鼻有眼的叛徒材料,換作他人早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了,但結果卻是"聯動"成員,被按上反革命罪名全數逮捕。第二次是通過林彪和中央文革小組王力、關鋒、戚本禹提出揪軍內一小撮走資派的口號,結果遭到周恩來的軍中勢力激烈抵抗,大有決戰之勢(即著名的武漢兵變和大鬧懷仁堂事件),毛澤東見勢不妙,拋出王、關、戚作犧牲品,由於軍中分裂的跡象日趨嚴重,毛最後只好拿林彪作替罪羊,以換取衝突平息。

第三次是批孔批《水滸》同樣是以毛的退讓失敗而告終。

周是如何粉碎毛的進攻的,這方面材料中共絲毫未透露。因而海外輿論就把毛的被迫退讓看作是江青瞞著毛在搞周恩來,把罪名全瀉到江青頭上,其實江在受審時己一語道破:"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他叫我咬誰,我就咬誰。"

第三次反周,毛已動用江青親自出馬,毛此時手中的大牌也已出盡了,而周恩來只是炮製了《紅都女皇》事件作為反擊,江青落得裡通外國,出賣黨和國家機密的罪行,立刻威信掃地、氣焰難再。

毛的取勝僅僅靠天相助,比周多活了八個月,但他仍無力也無足夠的時間全掃周的勢力,只是打倒了鄧小平,而這場勝利又是那麼短暫,周的勢力沒垮,最終取勝的仍是他。

然而,周恩來無論作為做人還是作為政治家來說,他真的勝利了嗎?

不少人為周辯解道,當時周若同毛公開對抗,不但保不了別人,連他自己也要垮台。可是至少從目前公開的事實來看,根本不應得出如此結論,暫且試舉二例:一是六六年冬,毛躲在杭州遙控,江青在京,背地裡唆使紅衛兵衝進中南海,包圍國務院,將周恩來圍困二十四小時之久。周勸說紅衛兵撤退無效,軍方大怒,某軍頭調軍入京,向包圍國務院的紅衛兵開槍掃射,用周的原話來說"死了很多人"(此一事件是周本人親口向來訪的斯諾透露的)。毛聞訊後,不敢有所動作,反稱紅衛兵受反革命挑動,把圍周事件的頭頭全部逮捕入獄。

其二即武漢兵變,更是著名,毛要軍隊支持地方上的左派,武漢軍區偏偏支右。毛派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王力到武漢發動"揪軍內一小撮走資派",武漢軍區司令陳再道、政委鍾漢華乾脆把王力抓起來。他們聽說毛本人也到了武漢督陣,就發動幾十萬市民包圍武漢機場,要把毛攔截下來,毛見勢不妙,趕緊脫身。要周出面去平息事態。周把陳帶到北京,當時雖解除了職務,可卻是文革中最早平反解放的一人。由此可見,連陳再道這樣一個軍區司令公然對抗,毛都奈何他不得,遑論周恩來!

從毛在文革中數次扳不動他,完全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他若多分勇氣,多為全民族利益著想一下,而不是為虎作倀,中國百姓何至於遭受十年之久的文革苦難!

假如周同劉少奇一樣也迅速垮台,文革也可早早結束,可偏偏這個怯懦的人又擁有那麼大的權勢,兩軍相持不下,民眾陪綁陪斬十年。

周恩來一生如有後悔,定會後悔拋棄劉少奇,作可恥退讓吧!劉少奇慘死獄中之際,口裡叫罵、心中最恨的恐怕不是毛澤東,而是周恩來吧!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信報月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