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娛樂圈第一「女強人」:解救林志玲、捧紅王菲、懟黑社會 只怕一件事

眼見小女子不按套路出牌,大哥們也只能悻悻然留下一句「瘋女人,嚇不怕!」

關於邱瓈寬,諸如此類的傳說不勝枚舉,在江湖上流傳甚廣,以致於事到如今她還要一再聲明,「我百分之百不是黑社會!」

寬姐當然不是黑社會,一個敢在槍口下叫囂的女人,自然是普天之下皆小弟。

青年時在刀尖上舔血,在陰風裡摸爬滾打,讓邱瓈寬看盡了人生百態。

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後半生再言其他,不過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寬姐心目中的第一永遠是王菲。」——歌手楊乃文

九十年代,台灣電影輝煌不再,邱瓈寬卻已將「天下武學」瞭然於心,開宗立派是水到渠成之事。

1992年,邱瓈寬與陳百強的經紀人陳家瑛合開公司K』s Production。

那一年,陳家瑛興奮地致電邱瓈寬,「我找到了一個嗓子好得不得了的女孩!」

女孩名叫王靖雯,彼時已經在娛樂圈不溫不火地漂了三年。

左起:陳家瑛、王菲、邱瓈寬

邱瓈寬見過女孩當機立斷,給她定位「中國第一天後」。此後日復一日,催眠她,也催眠自己,「她就是中國第一天後。」

後來,王靖雯成了王菲,再後來的事也就不必贅述。

邱瓈寬說:「其實王菲是一個最好帶的藝人。藝人該有及不該有的優點,王菲都具備。沒有比她唱得更好的歌手了吧。我做音樂,跟她合作過,沒有遺憾,不枉此生了。」

王菲之於邱瓈寬是三生有幸,邱瓈寬之於王菲也是仁義兩全。

王是刀劍鋒芒畢露,邱便是刀鞘,幫她覆之以中庸之道;

王是奇珍世所罕見,邱就是匣子,替她承托凡塵俗事。

當年,王菲與李亞鵬離婚,後者在微博中表示:「我要的是家庭,而你卻註定是傳奇。」

不久,寬姐便隔空反諷,「她沒結婚前就已經是個傳奇了好嗎?」

沒有邱瓈寬,或許這段華語樂壇的傳奇還要遲到許多年。

不僅是是非瑣事,在王菲的音樂路上,寬姐還提供「一條龍」服務,天塌了也有她頂著。

早年,王菲的新專輯遭遇拖稿危機,直到開始錄製也遲遲未收到歌詞,邱瓈寬聞訊便大筆一揮,十五分鐘快手填詞。

當年的《醒不來》、《推翻》、《空城》、《夜妝》、《有時愛情徒有虛名》等歌曲,都是寬姐江湖救急的傑作。

我不要愛的空城請給我你的天真

我不要情色掌紋為他作無謂的犧牲

我不要愛的空城抹去流星的陪襯

在歲月漸老的國度只看你輪廓寫真

——《空城》

守一座空城,等一個舊人。這些被邱瓈寬謙稱為「墊檔貨」的舊作,不知成了多少傷情人的白月光。

寬姐也曾經為楊乃文、許茹芸製作過唱片,其中幫楊乃文作過一首《我離開我自己》。

因此,有周刊報道稱「寬姐偏心楊乃文,許茹芸意欲離開」等云云。

而楊乃文回應記者,「喔,你別想太多了,寬姐心目中的第一永遠是王菲。」

邱瓈寬聞之笑言,這句話真的深得她心。

邱瓈寬(左)對王菲的女兒竇靖童也照顧有加

她說,「做藝人需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用心來做。一個人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精神去照顧很多人,這也是為什麼我不喜歡多簽藝人的原因。」

幾個月前,早已不再擔任王菲經紀人的邱瓈寬在被問及「時隔多年,天后是否會再發專輯」時,回應「會」。

王菲的粉絲聞之評論,「為了寬姐這句話,老王也一定會出新專輯。」

天下間門派龐雜,武學繁蕪。

或許,邱瓈寬這一派的「密宗絕學」便是「真心換真心」。

「阿寬是最善良的『黑社會美眉』。」——藍心湄

導演朱延平曾經爆料,邱瓈寬看完老年人紀錄片《青春啦啦隊》後,「在飛機上哭得像傻瓜一樣」。邱瓈寬的強悍,大概只是融入工作的一種方式。當鐵甲鋼盔化為繞指柔,俠骨柔情止於至善。2002年,香港艷星陳寶蓮跳樓自殺,留下一個未足月的遺孤,生父不明且先天不足。

陳寶蓮

一代美人香消玉殞,留下襁褓中的嬰孩孤苦無依,當年諸多圈內人士紛紛表示願意領養,而在紛擾之後,真正出手相救的卻是未曾言語的邱瓈寬。她更是在香港狗仔捕風捉影,八卦孩子的生父時,毅然離港歸台,護子心切地說,「反正我兒子就是我兒子!」在娛樂圈叱吒風雲40年,兒子,是她唯一的軟肋。

邱瓈寬與兒子

十七年來,說一不二的大姐大,會為了兒子犯錯到學校鞠躬道歉;事務纏身的她,會擠進兒子身旁的小課桌陪讀,又在他睡著後悄悄出門工作;

對「喬事」信手拈來的她,會在兒子進入青春叛逆期時,像世間最普通的媽媽一樣無助沮喪。但幸好兒子成長得很好,成為了媽媽在奔波勞苦之餘最好的安慰。風風雨雨十餘載,這些年的苦與樂,都是屬於他們的母子情深。

邱瓈寬與兒子

邱瓈寬30多年的閨蜜,老牌藝人藍心湄曾經說,「阿寬是最善良的『黑社會美眉』。」邱瓈寬是俠女,所謂俠者,霹靂手段,菩薩心腸。曾經有人批評她導演的首部電影《大尾鱸鰻》俗不可醫,邱瓈寬卻回應——「低不低、俗不俗,端看我們是要高高在上,還是蹲下或彎腰謙卑地看生命真實的樣子。」世人總是仰視極樂世界,但邱瓈寬卻在默默凝視不夠完美的角落。

多年以來,邱瓈寬以捨我其誰的霸氣,聞名圈內外,但很少有人知道,名利場上的「女流氓」,也是小朋友眼中的「邱阿姨」。每個月,她都會到福利院,給孩子們表演魔術;也會藉著工作的機會,邀請如「小可樂果」、「關愛之家」等兒童福利團體到現場玩樂、上台表演,他們有些是艾滋寶寶、有些是唐氏寶寶,有些是腦性麻痹的孩子。她說:「沒有什麼比圓小孩子的夢更重要。」

邱瓈寬與唐氏綜合征患者

何妨無人知,何妨無人頌,她的劍膽琴心早已潤物細無聲。在這江湖之中,不平之事,不公之事,不隨心無奈之事何其之多。

一入江湖催人老,56歲的邱瓈寬說,「曾經很樂意跟自己賽跑,但如今跑不動了。」

兒子將要長大成人,她想要在喧囂之後,回到鄉下,種田寫作。她曾經背過聖經,但不信上帝;信佛念經,又覺不夠虔誠,最終選擇自度度人,在碌碌紅塵中獨自逍遙。

就像她曾經為王菲所作的歌詞——「我了如指掌/輕看人間風浪」(《夜妝》)

她像武俠小說里的女俠客,半生快意恩仇,功成願遂便棄劍封刀,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留下一段傳說大笑而去。

如今,江湖還是那個江湖,秋月春風之中,塵世如潮人如水,曾經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最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