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白宮推動中國大變局 有1招能讓中國和平轉型 彭斯1句話背後意味深長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月8日在柏林,發表紀念柏林紀念柏林牆倒塌三十周年講話中說,中國人民是具有創造性、聰明、有能力的人民,美國同中國的衝突,是與中共的衝突,不是美國與中國人民的衝突。評論員楊寧撰文分析,蘇聯和東德巨變前,為何軍隊沒有開槍。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要讓中共軍隊也不開槍,有個最好的方法。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撰文分析,彭斯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的布局考量,以及他警告人看眼前天見久遠的真正含義。

蓬佩奧:美中對立是美國與中共的對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參加在美國駐柏林大使館舉行的里根像揭幕儀式。(2019年11月7日)

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月8日在柏林,發表紀念柏林紀念柏林牆倒塌三十周年講話中說,「中國共產黨正在形成一種新的威權主義願景,一種世界很久沒有見過的威權。中共使用各種手段和方法壓迫本國人民。這些手段和前東德的壓制可怕地相似。中國人民解放軍侵蝕中國鄰國的主權,中共剝奪那些譴責中國黑暗人權紀錄的批評人士的旅行權,甚至包括一些德國議員。中共還騷擾新疆那些只希望前往國外避難的穆斯林家庭。我們,我們在坐所有的人,都有一種責任。我們必須承認,自由國家在和不自由的國家進行著一場價值觀的競爭。」

蓬佩奧說,「中共、中共兼并的敏感信息公司以及中國公司,正在試圖建立的全球下一個網路(5G),正在對世界構成風險。」他還說,華為不值得信任,因為華為受中共的權力支配。

關於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戰略和意識形態對立,以及美中對立是否就是21世紀的冷戰的問題,蓬佩奧回答說,他不想以冷戰這種說法刻化美國和中國的衝突。他說,中國人民是具有創造性、聰明、有能力的人民。美國同中國的衝突,是與中共的衝突,不是美國與中國的衝突。這是一場中共及其威權主義與全世界熱愛和平的各國人民之間的挑戰。

蘇東劇變前後軍隊的選擇:為何不敢開槍?

圖為:柏林牆開始被拆除,西德民眾迎接翻牆前來投奔自由世界的東德民眾。

時事評論員楊寧撰文介紹,在柏林牆崩塌前,開始於1981年的東德「和平祈禱」活動在喚醒民眾、贏得國際社會支持和顯示民主力量強大等方面的作用,不可低估。

「和平祈禱」活動肇始於萊比錫的尼古拉大教堂,是一位名叫富勒爾(Christian Fuehrer)的牧師於1981年倡導的。最初規模很小,不過從1982年9月起,尼古拉大教堂在每個星期一的傍晚五點固定舉行「和平祈禱」活動。很快,越來越多的人參加該活動,主要成員是那些遞交了永久出境申請的東德人。

這些人在聚集時,常常會討論與現實有關的題目。比如1989年中國的「六四事件」。由於當時的德共領導人克倫茨在訪問中國時,讚揚中共拯救了社會主義,使很多東德人擔心東德政府會效仿中國模式:開槍。

1989年的9月4日,萊比錫舉辦了一個展會。在此之前,萊比錫市政府把尼古拉大教堂的理事全都叫到市政廳開會,要求不能在9月4日舉行「和平祈禱」,而是推遲一周。富勒爾牧師以「教會的活動外人不能干涉」為由拒絕了這一要求。那一天舉行的「和平祈禱」活動,共有1500人參加,而且教堂外還來了一些西方記者。當時幾個年輕人從夾克里抽出了一個橫幅,上面寫著「國家開放,人民自由」。橫幅舉起來不到20秒,國安警察就當著所有記者的面把打橫幅的人撲倒在地。當天晚上,西德電視一台報導了所發生的一切。西德和歐洲各國的人都看到了這一幕。

而最為重要的是,東德大部分地區都能收到西德的電視信號,東德人都知道了萊比錫的情況。對東德共產黨統治不滿的德國人紛紛前往萊比錫,參加10月9號的「和平祈禱」活動。

當天,7萬人聚集在教堂外,雙手捧著點燃的蠟燭,開始了東德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遊行,一次和平的非暴力的遊行。東德軍隊已經待命鎮壓,但負責國家安全的政治局委員克倫茨這時做了他一生中最正確的一件事,那就是:什麼都沒做。由於沒有接到命令,萊比錫的軍隊也就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東德人的遊行和當局軍隊的選擇,改變了東德的歷史。東德各地相繼開始舉辦「和平祈禱」活動,越來越多的東德人開始加入到遊行的隊伍當中,最終柏林牆倒塌。

至於前蘇聯,1991年8月19日,蘇共中以副總統亞納耶夫為首的保守派發動政變,軟禁了倡導改革和新思維、正在克里米亞度假的總統戈爾巴喬夫。代總統亞納耶夫還宣讀了一份命令:從當日凌晨4點起,在蘇聯部分地區實行為期6個月的緊急狀態,並成立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

當日凌晨,蘇聯國防部長辦公室的燈光沒有熄滅過,亞佐夫元帥一夜未眠。不過亞佐夫在下令時強調,軍隊進駐只是為了維護秩序,而不是戰鬥。

最終,亞佐夫拒絕繼續追隨緊急狀態委員會,並召開了國防部的緊急會議。與會軍官一致認為,應該把軍隊從莫斯科撤出去。於是,亞佐夫下令將沒開一槍的軍隊撤出。當時,蘇聯的社會基礎已發生改變,舊體制沒有能力去調動整個軍隊參與其中。

軍隊高層的倒戈,使政變僅持續了三天就宣告失敗,政變主謀隨後遭到逮捕。而68歲的蘇軍元帥阿赫羅梅耶夫在克里姆林宮1號樓的辦公室里上吊自殺。亞佐夫等人則被關進了監獄。三年後獲俄國家杜馬大赦出獄。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王篤然分析,三退,也就是退黨、退團、退隊,讓中國人和中共離心離德,對瓦解中共至關重要。三退讓共產主義紅牆的一磚一瓦之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從牆上脫離,讓紅牆最後坍塌。三退的人,不會主動助紂為虐。有個風吹草動之際,還可以槍口抬高一寸。蘇聯解體前,已經有很多人退黨,是蘇聯解體的群眾基礎。讓中共的專政鎮壓機器中的人三退,是讓中國和平轉型的最好辦法。

謝田:彭斯為何警告人算不如天算

今年十月底,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威爾遜中心舉辦的首屆馬勒克公共服務領袖講座上,發表了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去年十月,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嚴厲抨擊中共。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近期撰文分析,彭斯第一次對中共開火,是在保守主義陣營內對共產主義痛擊,第二次開火,是在尋求更廣泛的聯合陣線,在美國左派和右派、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民主黨和共和黨人之間,尋求更廣泛的共識和戰略。

縱觀演講全文,彭斯曆數中共70年的罪惡,從專制暴政、人權迫害、不公平貿易、威脅美國、擠壓台灣、禍及香港、迫害信仰,到偷竊技術,無所不及。他說美國並不尋求與中國脫鉤,美國已經再度伸手,下一步要看北京是否願意用行動、而不是語言來回應。但他警告的「人算不如天算」,卻似乎沒有被人們正確的體悟。

彭斯演講最後,引用了中國古老的諺語,就是「人看眼前,天知未來」。

彭斯的真意為何?如果從其理念和上下文看,真正準確的翻譯,應該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或「人算不如天算」,這才真正符合彭斯通篇的主題和中心思想。彭斯所指,是說中共不管怎麼算計、拖延、磨蹭,其伎倆逃不出天意、亦即在神的指引下美國和世界的未來走向;也就是人類滅盡共產主義的最後征戰。要知道,彭斯是川普內閣中最保守和傳統的,是最虔誠的信徒,對共產主義深惡痛絕。彭斯用了「中國古諺」後又說,「相信天見未來,在神的恩典下,美國和中國將共同迎接這樣的未來。」

從彭斯的演說不難看出,川普身邊的人,從副總統彭斯到國務卿蓬佩奧到貿易代表、貿易顧問,和財政部長、國家安全助理,經過一年多來與中共痛苦的打交道,已逐漸形成共識,那就是他們面對的是不折不扣的邪惡,一個毫無信譽、毫無憐憫、沒有道德的極權;他們可能表面上彬彬有禮、談笑風生,但背後的殺機和險惡用心已暴露無遺。彭斯和川普團隊的其他人顯然早已厭倦了、受夠了,已變成強硬派,準備好了最後的反擊。面對北京「愈來愈具侵略性」的舉止,如今仍在「收緊韁繩」、勒住戰馬的,可能只有川普。從川普仁義和善良的本性看,再給一次機會,與他的個性和生命哲學有關。

中南海在最後的機會前,似乎仍然不知人算不如天算。如果紅朝依然執迷不悟,美國已經從政治、經濟、輿論,以至軍事上準備就緒,等待最後一擊。而如果紅朝還內鬥得一塌糊塗,對美國的警告迷迷糊糊,對彭斯「人算不如天算」的警告依舊迷茫,那可就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之際,人會面臨旦夕的禍福了。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