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賀江兵:「小丑在廟堂 大師在流浪」 中美智庫雲泥之別

作者:
中美貿易戰導致中國經濟遭受重創、對美國川普總統的屢次誤判,不能不說中國的智庫起到了重要誤導作用。智庫是政府決策的大腦,正常國家的智庫有各種聲音甚至相互矛盾的意見,而中國的智庫往往只能上傳一種聲音,智庫為了安全和媚上根據上意再去尋找羅列符合領導觀點的論據再上報,這是造成當局誤判形勢讓民眾吃苦的根源之一。

「川普不可預測」掩飾下的無恥

媒體人安替曾引用過一段話:「Horowitz是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政研界這種水準的人在中國一個沒有,在美國有一千個,而這只是美國三百六十行里的一行」。美國對華政策大多也是從智庫轉變開始,70年代美國智庫研究員鮑大可提出美國對華政策「遏制但不孤立」。現在川普對華事實上的新冷戰或者說涼戰(Cool War)都是美國智庫率先提出的。而中國智庫對美國戰略轉型和川普政策研究連皮毛層級都未觸及。以中國智庫和智囊自詡的金燦榮教授對此解釋更是讓人啼笑皆非。

最近廣泛流傳的金燦榮演講,對於川普做了三點說明:第一,作為中國智庫成員對沒有預測中一次表示道歉;第二,川普是個另類根本不能預測;第三,如果有人預測到了,就跟他一樣(也是神經病),「這個世界就麻煩大了」。一個朋友對此留下一句話:「小丑在廟堂,大師在流浪。」

金教授看似道歉,實為沒能預測到其政策進行低級開脫而已,川普是約一半選民選出來的、沒有一個懂他顯然侮辱了美國選民智商;我倒是想現身說法打破川普不可預測假說。川普目前已執行最重大的財經政策,第一是減稅,第二是貿易戰。關於減稅我在2014年5月17日《華夏時報》上發表了一篇〈降准遠不及減免稅〉,文章中建議中國個稅將七個檔次降低到三個檔次,大幅度降低稅率最高從45%降低到15%,不爭論起征點。兩年後,川普的競選綱領關於個稅部份雷同也是七到三,最後參眾兩院協商改成了五檔,稅率大幅度降低,起征點做了調整而沒爭論。後在《新京報》撰文預測美國經濟在川普減稅下會強勁增長。

金教授等主張打川普票倉,我在2018年3月至8月多次接受美國媒體人陳小平博士專訪,明確說不能打農產品,去年4、5月明確說打大豆中國的豬肉絕對飛漲,而那是我對貿易戰唯一的重大誤判,以為中方真的以民為本不會打貿易戰,去年6月我為此致歉過,其他預測基本方向全對,對川普的預測完全準確,有不一致的後來白宮更正了。去年12月2日我發推說90天大限是從12月1日開始計算、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取代財政部長姆欽成為談判代表,後來一一應驗。今年10月10日自由亞洲記者家傲採訪我會不會有小協議?我說有,他友好提醒我,說川普發推和接受眾多採訪時說,要麼全面協議要麼沒有,我斬釘截鐵的說有。

去年聯大會議前兩天我用「川普主義」概括了兩天後他的全部演講內容。今年6月11日接受洛杉磯網採訪明確說十一大慶有一波貿易制裁。去年第一次特金會前一個月,我在推特上跟人打賭時間和新加坡地點不會改變,贏了一瓶茅台。今年伊朗打下美國無人機,我說不會打伊朗,並發了簡報,我列舉的五大條件沒有達到,但是,會制裁伊朗領導人和跟伊朗做生意的外國公司。去年4月30日我對陳小平說川普會放過中興打擊華為,包括下架安卓和斷供晶片等,一年後做了;去年9月3日《蘋果》上發表〈貿易戰或升級為金融戰〉,17天後用文中方式制裁了總裝和其部長,一年後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

金教授說要是有人懂川普,世界就麻煩了,那是鬼話,世界只能變好。有麻煩的是我,去年11月被警方敲門,今年8月再次被帶走差點不能預測川普了。我的專業是金融,並非國際關係和研究美國及川普專家。中國在貿易戰中輸掉的不僅是實力、智庫等,還有知識分子的水準、良心及其他。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