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德國柏林牆與中國防火牆

—中國六四事件與柏林牆倒30周年

作者:

2019年11月3日,德國柏林亞歷山大廣場的3D視頻投影儀彩排,紀念柏林牆倒塌。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宋永毅,加州州立大學教授,勞改研究基金會理事

柏林牆倒塌已經30年了。11月9日德國舉行了各種盛大慶祝活動,紀念這個劃時代的歷史時刻。美國政府在這個重要日子直接警告,中共不要成為另外一個「東德」。

一、今日情勢與三十年前的相似性

最近,美國哈佛著名歷史學者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外來的力量將推倒中國的防火長城》中指出,雖然中共竭力避免三十年前蘇東波,吸取了教訓,例如決不搞公開性透明化,收緊對台對港政策等等。他們既摸索也設計,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混合制度,可稱為列寧主義的資本主義。很多人認為中共創造的「新模式」已經與30年前的蘇聯東歐大大的不同了。但是臨到頭來,人們發現,近幾年,蘇東後期的景象,甚至毛澤東晚期的景象,一步步一步步竟然重新出現!雖然機關算盡,但該來的仍然要來。再意識形態化,一切與30年前相似的場景重演,猶如弗格森所言,一切與30年前相似的力量將使中國的防火長城將在未來10至20年一如柏林圍牆般30年前一樣的倒下,外國的壓力將會加快這個進程。中共目前已經具備柏林牆倒塌前的主要因素:

1)中國經濟放緩,所有的指數和估算都認為如此,老百姓對政府將開始理想破滅,正如東歐當年。(國內外企業產業鏈正在斷裂,中共這些年賴以賺取維穩、政治、軍事、外交….利益的撒錢手段即將斷炊)

2)經濟增長將孕育一個中產階層,他們就算不要民主也不願意接受空洞的政治宣傳。」帶頭革命的,通常都會是資產階級的知識分子。」(進一步引發大潮的,是目前面臨困境的民營企業家)

3)一黨專政而沒有真正的法治,滋生了貪腐、環保倒退、政府功能失效。黨凌駕在法律之上,只會邁向無法無天。(北京在這一點比當年東德遠甚之)

4)沒有任何一套監視人民的制度,足可防止一個失去合法性的政權倒台。東德極其高效的特務機關Stasi,並沒有防止東德的垮台。(斯塔西只需依賴一個龐大的民間相互窺察網路,就不需要任何人工智慧都可以知悉國內的一切,知道人民私底下說些什麼)

5)在一個對全民監察的國家,人人撒謊,結果導致例如切爾諾貝核災難發生,而這其實是蘇聯制度死亡的喪鐘。(中共的監察有過之而無不及)

6)蘇聯的崩塌首先是它的周邊出現裂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關注香港、新疆和台灣的發展,而不是把焦點放在北京。

(柏林圍牆倒下,是1988年夏天波蘭事件(工會發動全國罷工)蔓延到匈牙利,然後到德國萊比錫的一串連鎖反應的結果。萊比錫就等於德國的天安門廣場,連鎖反應然後蔓延到柏林,從柏林輾轉間蔓延到保加利亞、捷克、羅馬尼亞、匈牙利、立陶宛,最後這股浪潮也淹沒了蘇聯。)

7)渴望自由以及聲援自由的外部因素,將促使牆最後崩塌。

沈大偉:美國對華政策轉強硬是機制化的、選民驅動的、跨黨派的、全國性的變化,不只是由總統一個人決定。即便下屆總統是民主黨人,對華政策也不會有太大變化。當然,不同的總統施壓的重點有可能變化,比如民主黨總統可能在人權問題上加大施壓,但不會看到美國對華政策因政府更迭而出現質的變化。

二、聚焦歷史拐點

2019年11月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在柏林會見德國外交部長。蓬佩奧警告中共不要成為另外一個「東德」。(美聯社)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柏林牆所代表的是數以千百計的小人物悲壯而辛酸的傳奇,這些小人物用非凡的智慧和勇氣,甚至用自己的生命,為盛產童話的德國再添新的童話,這個新童話的名字,叫做『不自由,毋寧死』。」

30年過去了,柏林牆的倒塌是一個象徵符號,它成了『自由引導人民前進』的典範,這是一個『逆民意者亡』的寓言。

雖然轉型後有一段時間的陣痛、曲折,但無論如何,事實表明,中、東歐現在比之前臣服於蘇聯鐵蹄下的時候要自由、富有以及快樂得多的地方。沒有任何一個後共產主義國家通過選舉,讓國家回到共產黨當政的時代。

當代中國,在基本的民意情緒上,在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認知上,已經達到甚至超過30年前的蘇東了。

三、習近平因素

美國何以對華政策大反轉?與習近平上台後的大倒退有邏輯關聯。

高度極權,重啟個人崇拜;強行修憲,取消任期限制,從「集體領導」倒退回「定於一尊。悍然「稱帝」,獨裁自為。

加緊左轉,黨壟斷一切,重建黨國意識形態初心:回歸馬克思,乞靈於毛魂,發「九號文件」,搞「七不講」,冒天下之大不韙。聲稱黨政軍民學,黨是領導一切的。黨管傳媒,黨管企業,黨高於憲法與法律。

鉗民之口,強化封網,加強言禁報禁,重提「反動知識分子」,迫害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使之於獄中病亡,整肅知識精英許章潤等大批教授,實施紅色恐怖,逮捕維權律師,重走「反智主義」的毛氏歧途。

加強黨管企業,國進民退,黑打民營企業家;借御用學者放風消滅私有制,縱官媒稱私營企業「已經完成其曆史使命」,所有企業設中共黨委和政府代表,吞併民營企業家財產,致企業家風聲鶴唳,致使曾經的寵兒——吳曉輝、肖建華、馬雲、馬化騰、柳傳志.....——惶惶不可終日。

放棄前朝的統治「鐵三角」——權力精英、經濟精英和知識精英聯盟,中國從民不聊生,進而到官不聊生、資不聊生和知不聊生;以致道路以目,千夫唾棄。

拆毀教堂,壓制基督教,藏傳佛教、伊斯蘭教、法輪功......各類信仰群體,在新疆構建百萬人巨型集中營;全面進攻公民社會,亮劍普世價值,掃蕩宗教信仰。

放棄鄧式韜光養晦,放縱軍頭八方煽火,鼓動好戰言論干政

咄咄逼人於南海,否定國際海牙法庭對南海諸島及水域主權的裁決

耀武揚威於台海,以利誘和威懾雙管齊下直指民主台灣,吞併之心路人皆知

廢棄承諾於香港,蠶食港區自治地位,否定中英聯合聲明,削弱一國兩制,干預香港的獨立司法,摧殘香港的自由法治。

加速擴張反自由的「中國模式」,以大撒幣大外宣收買人心,以「一帶一路」擴張勢力範圍,挑戰二戰以來的國際經濟秩序和地緣政治格局。

中共已成為歷史上最為畸形的政府,念茲在茲的不是如何經濟政治文化的國家管理,而是自己政權的壽命,是如何防止失去權力的焦慮。

他試圖堵上日益衰朽的堤壩上的所有漏洞,這一焦慮導致再意識形態化,其政策行動把自己變成了21世紀的東德昂納克和齊奧塞斯庫。

四、翻牆:物理空間與虛擬空間

當年的東德人與當代中國人都在翻牆,不過前者翻的是物理的柏林牆,中國人翻的卻是虛擬的「柏林牆」(網路長城)。

二者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大監獄,建牆者均為統治者,翻牆手段創意跌出,對於「牆」的態度,當局與民間絕對衝突。「牆」是極權的象徵,而「翻牆」則是自由的象徵,「牆」日益變成政權的命根子。

五、當年柏林今日香港

作為新冷戰的最前線,香港今日的情勢戲劇性地再現了當年柏林的對峙態勢。

2019年11月13日香港街頭的抗議者。(美聯社)

香港、台灣,正在代無聲的中國人發聲,正在成為中國的代言人。香港的命運與整個大中華的命運息息相關。特別是,經歷了兩百萬人浩大示威,經歷了五個多月可歌可泣抗爭的香港,正像當年環繞柏林牆的柏林城,已經成了全球抗擊極權中國的第一戰線。它已經敲響了中共的第一聲喪鐘!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中國透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