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鼠疫患者轉院 輿論呼籲及時公開信息

中共官方最新消息稱,在北京市朝陽醫院就診的兩名來自內蒙古的鼠疫患者已經轉往郊區的地壇醫院隔離治療。兩個肺鼠疫確診病例消息傳開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官方周四公布了更多有關病例和鼠疫知識的信息,加強了輿論引導。

美國之音在朝陽醫院及首都兒科研究所醫院周邊隨機採訪一些患者和患者家屬,受訪者對疫情和相關信息的反應不一。與此同時,北京的一些醫院看來也加強了對媒體記者的防範。

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的一對牧民夫妻於周二(11月12日)在北京被專家確診為肺鼠疫。疫情周二首度公開之後,有不少中外媒體跟蹤報道。

據財新網周四報道,在北京市朝陽醫院就診的兩名內蒙古鼠疫患者已經轉往地壇醫院隔離治療。該醫院原為北京第一傳染病醫院,距離北京市中心十餘公里。

報道說,朝陽醫院的輸液區已經完全關閉,所有椅子都已換新,連塑封都沒來得及拆。

朝陽醫院外面較往日人流稀少很多,住院部處於封閉狀態。美國之音在住院部大門外面看到一塊牌子寫著「住院病區全封閉,無關人員請繞行。」

一位女患者對記者表示,朝陽醫院醫生告訴病人不必擔心。

她說:「你現在看病特別好,沒什麼人。那原來比王府井還熱鬧,現在都沒人,沒事,人家大夫剛才還說呢,現在看病正合適。實際上說(鼠疫患者)從我們醫院早就轉院了。」

對於備受輿論關切的內蒙古兩名鼠疫患者如何從草原家鄉來到北京以及病情治療等信息,官方周二僅透露患者已在北京市朝陽區相關醫療機構得到妥善救治,相關防控措施已落實。

紐約時報周三發表相關報道稱,目前仍不清楚這些病例何時最初在中國被發現,但居民們在問,為什麼當局花了這麼長時間才診斷和披露這個問題。

中國官媒目前正在擴大對相關疫情和防範措施的報道介紹,以減緩民眾對疫情的恐慌情緒。北京的一些醫院看來也在加強對媒體記者的防範。

財新網周四報道稱,兩名鼠疫患者11月3日由救護車從內蒙古送往北京朝陽醫院治療。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周四報道說,北京已經對密切接觸人員進行隔離醫學觀察,目前尚未接到密切接觸者出現發熱等相關異常情況的報告。

北京市衛健委發布消息稱,兩名患者一位病情穩定,一位危重,但沒有進一步惡化。

朝陽醫院外面,一名患者家屬表示不擔心鼠疫爆發,但是不清楚相關信息是否得到及時公開。

這位患者家屬說:「沒有擔心,因為國家現在疾控的體系不都很完善嘛。」

記者問這位家屬:你覺得信息公開的是不是即時。家屬回答說:「這個我不知道它是不是第一時間公開的。」

一名戴口罩到朝陽醫院就診的男子表示,他聽說鼠疫患者十天前就發病了,因此到這家醫院來有些擔心。

他說:「當然有擔心了,不然我也不用戴著口罩還來醫院了。其實就是因為我看了好多報道,就是有說,好像應該是在朝陽醫院3號到5號,晚上急診出現的,就是內蒙那邊好像來的病患然後聽說查出來的鼠疫這個情況。」

記者問他:「你覺得現在的信息夠不夠,對於老百姓要了解防患的信息夠不夠呢?」他回答說:「其實大多數的報道可能就是報道這個事件是怎麼樣的,就市民方面說怎麼去防範我覺得還是有一些不是特別清晰,我覺得。」

一名朝陽醫院外的媒體記者披露,朝陽醫院內保安很多,而且對媒體採訪很警惕,院內實際情況並不樂觀,與官媒的報道不一致。

該記者表示,醫生現在繼續問診,但是家屬不能探視,何時恢復正常目前仍是未知。

從寧夏來首都兒科研究所給孩子看病的余女士表示,她不知道北京有鼠疫確診病例的事情,但她認為應該及早公開相關疫情。

余女士說:「要我說的話,公開肯定讓別人都害怕,不公開的話不知情的人萬一感染怎麼辦?我也不清楚,我覺得應該公開,讓大家有個防範的心理,對吧?但是按照大多數人心理,肯定想著覺得公布了會不會讓大家心裡有些害怕,影響大家生活?也很矛盾,我也說不清楚。」

美國之音記者在首都兒研所外面人行道上拍攝時遭遇一名便衣人員和兩名保安盤問阻攔。

首都兒研所的保安說:「這個不能亂拍的,把這個拍的刪掉了。它不是景點。一個單位物權法、保密法。」記者說:「我們沒進你們單位。」便衣人員回答說:「沒進也不可以,不可以亂拍,趕緊走、趕緊走吧。」

目前中國網路上對於鼠疫疫情有不少討論,一些媒體相關報道後面的評論區依然開放。有網友評論指出,有關鼠疫的信息要公開透明,實事求是,不要遮遮掩掩,知情就不會恐慌,才能從容面對。

新浪微博用戶「孟彥弘_歷史」發帖稱:公布的越及時越詳細,人們越理性。別的不說,及時公布哪兒發現了病例,大家就會盡量避免前往,這客觀上就減少了受傳染的可能,減少了傳播的渠道。真心希望能以當年非典初期處置失宜為戒。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