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卡廷慘案:誰是斯大林的幫凶?

卡廷森林,波蘭人的傷心之地。最近的一次墜機事件,再次喚醒它沉睡70年的悲慘記憶。

4月10日,波蘭總統萊赫·卡欽斯基的專機在俄羅斯斯摩棱斯克的卡廷森林附近墜毀,包括卡欽斯基夫婦及眾多高官在內的96人遇難。70年前的這個時候,同樣在這片森林附近,2萬多名被俘的波蘭軍官遭到蘇聯的秘密屠殺。

卡廷的槍聲和屍骨

1943年4月13日,正當納粹德國在斯大林格勒戰役中一敗塗地之際,德國柏林電台廣播了一則令世界震驚的消息,他們在蘇聯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裡挖出了埋有波蘭軍官屍體的萬人冢。當時,德國工兵師為修復當地遭炸毀的鐵路、公路及基他工程,強行招募來羅、捷、波、法等國勞工,驅趕到卡廷森林裡幹活,就在那裡,幾個勞工在掘地時挖到埋著大量屍骨的墳冢。德國聲稱,這些波蘭軍官被人有步驟地、熟練地用手槍從腦後擊斃,是典型的「猶太-布爾什維克獸行」的手法。納粹當局組織了一個以刑事和病理學家為成員的國際委員會對萬人坑進行考察,在這個委員會的調查書中,可以看到當時的慘狀:

已有7個集體墳墓被打開,其中最大的一個估計有2000具波蘭軍官的屍體。目前發掘的屍體都是頭部中彈而死。在所有案件中,子彈都進入後頸。大多數情況下,屍體只中了一發子彈,很少有屍體中兩發子彈,只有一具屍體後頸中了三發子彈。所有子彈都是從口徑不超過8毫米的手槍中射出的。根據彈著點人們作出這樣的假設,即射出的子彈都是槍口緊壓著後頸射入或在最近的範圍內打的。傷口出人意料地有規律,使人們假設,射擊是出自有經驗的人之手。大量屍體的手被同樣的方法綁著,並且在一些屍體的身體和衣服上發現了四棱刺刀的傷痕。捆綁的方法和在此之前在卡廷森林發現的蘇聯公民屍體類似。一顆跳彈在打死了一個軍官之後,又穿入坑內已死的屍體中,證實了下面的假設——射擊明顯是在壕溝中進行的,以免去把屍體運進墳墓的麻煩。集體墳墓位於森林中新開墾的土地上,墳墓被徹底抹平並種上了小松樹,屍體毫無例外地面朝下,肩並肩地緊緊靠著,一層疊著一層。墳墓四周的屍體明顯排放得很整齊,而中間的屍體則比較混亂。他們穿著冬天的衣服,經常能發現皮毛大衣、皮革外套、針織背心和典型的波蘭軍官的帽子。

儘管國際社會對此將信將疑,但德國的指控已嚴重損傷了蘇聯在盟友中的聲譽。德軍在蘇聯戰場上正陷入焦頭爛額之中。希特勒抓住機會,命德國所有的宣傳機器大肆炒作,以挑撥蘇聯與盟國的關係。

蘇聯栽贓掩蓋罪行

「卡廷事件」對蘇聯政府完全是一個意外,1940年春處理這批波蘭人時,大概沒人會想到出現這樣的結果。4月16日,蘇聯政府在沉默兩天之後發表公告,對德國的宣傳給予反擊:「德國法西斯惡棍在自己新的荒謬絕倫的臆想中並沒有停止散布最荒誕不經和卑鄙下流的謊言,他們企圖利用這些謊言掩蓋由他們自己製造的滔天罪行,這一點現在已經很清楚了。」

蘇聯政府說,波蘭的戰俘們在1941年還在斯摩棱斯克以西地區從事建設工作。他們是在同年7月德軍佔領該地區後被殺害,他們的死亡與蘇聯完全沒有關係。不過,蘇聯的反擊經不起推敲,蘇德互相攻擊,口誅筆伐。

蘇聯利用自己在反法西斯戰爭中所處的有利地位,最終把屠殺事件推到了希特勒的頭上。為了表示對事件的重視,1944年德軍撤走後,蘇聯還組織了專門委員會,進行現場反調查。該委員會認定,這些墳墓中的11000具屍體,是在1941年9月至12月之間被槍殺的,德國人僱傭了500名俄國人做這件事,事後又將其處決了。英美當時對蘇聯的說法沒有提出任何異議,他們都不願在共同對抗德國的「反法西斯聯合戰線」中觸怒蘇聯。此外,由於納粹德國的行徑臭名昭著,尤其是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使得國際社會失去了對他們的信任,卡廷慘案的真相被蘇聯成功地掩蓋起來。

1945年,德國法西斯滅亡,蘇聯以勝利者和審判者的姿態高高地端坐在紐倫堡的審判席上。在審判中蘇聯當局公布了對2萬多名波蘭死者的調查報告,將這盆髒水全部潑在德國人的身上。斯大林領導下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國家的形象再也不會被損害了。

但波蘭人心裡非常清楚,誰才是真正的凶手,雖然他們當時還拿不出有力的證據。就算有證據他們也不敢公布,因為二戰後的波蘭,地處華約陣營前線,和其他東歐社會主義國家一樣,命運是掌握在克里姆林宮的當權者手中的。波蘭領導人長期保持緘默,對卡廷事件自己不談,也不許別人談。卡廷上空陰魂不散。

戈爾巴喬夫勇敢揭露真相

「卡廷事件」的證據始終保存在克里姆林宮的絕密檔案中,在事件發生後的半個多世紀里,蘇聯克格勃領導人曾多次建議將當年屠殺波蘭俘虜的秘密文件全部銷毀,但因種種原因,這些文件並沒有被銷毀。最後,這些塵封50多年的俄羅斯第一密檔,傳到了戈爾巴喬夫手裡。

1991年12月23日,戈爾巴喬夫在移交總統權力時同葉利欽、總統辦公室主任一道,開啟了總統密檔第一卷的封印。戈爾巴喬夫後來回憶說,「我們的頭髮都豎起來了」,「我們無權向波蘭隱瞞事實,我們三個人當即認為,不論後果如何,也應向波蘭方面通報」。

在1992年10月14日舉行的俄波通報會議上,波蘭總統瓦文薩手接密檔副本,語音嘶啞。面對這些50年前冷冰冰的密檔,他依然「感到全身顫抖」。

密檔中有三份文件是蘇聯製造了卡廷慘案的直接證據。第一份是斯大林等人簽署的1940年3月5日聯共(布)中央的決定;第二份是1940年3月5日貝利亞給斯大林的報告。貝利亞的報告詳細說明了自1939年9月17日蘇聯出兵波蘭後,被蘇聯關押的波軍被俘軍官及其他人員的人數、軍階、職業和政治態度。報告說他們「充滿了對蘇維埃制度的仇視,是蘇維埃政權的萬惡敵人」、「他們每一個人都等著獲釋,以便有機會積極地投入反對蘇維埃政權的鬥爭」,因此建議按「特別程序」審理,處以極刑——槍決。斯大林在貝利亞的信上第一個簽名並寫下「同意」。據此,聯共(布)政治局當日通過決定,建議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

一.(1)對戰俘營中14700名原波蘭軍官、官員、地主、警察、諜報人員、憲兵、定居者和獄吏的案件;(2)以及對逮捕和關押在烏克蘭西部和白俄羅斯西部各州監獄中的11000名各種反革命間諜組織和破壞團體成員、原地主、工廠主、原波蘭軍官、官員和越境分子的案件——以特別程序進行審理,對他們採用極刑——槍斃。

二.審理案件時,不須傳喚被告,也不提起公訟,不出示偵查終結書和判決書,而採用以下程序;(1)對戰俘營戰俘案件,根據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戰俘管理局出具的證明材料審理;(2)對烏克蘭西部和白俄羅斯西部地區監獄的囚犯,根據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內務人民委員部出具的材料審理。

三.由梅爾庫洛夫同志、科布羅夫同志和巴什塔科夫同志(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第一專門處處長)組成的3人小組負責審理案件並作出判決。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文史參考》2010年第9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