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幺傻:越南人觸目心驚的偷渡路

作者:
越南沿海地區,是移民的輸出地。在北美州很多城市,都有越南同鄉會。越南人來到異國他鄉,很自然地抱成團。在越南人聚居的城市裡,有一塊屬於他們的地方,越南話成為唯一流行的語言,店鋪的名字也是越南字,小吃店也全是越南風味。甚至,連供奉的佛像,也帶著越南特有的宗教特色。

他們的偷渡,已經風行了30年。

你在越南沿海的很多村莊里行走,能夠看到的只有老人孩子。

和大陸農村不同,大陸農村青年去往越南城市打工,而越南沿海地區的青年去往國外謀生。

在世界範圍內,傳統的移民國家是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最近幾年還有一些歐盟國家。

很多人之所以選擇這些國家移民,是因為這些國家擁有清潔的空氣、安全的食品、公平的教育、優美的環境,另外還有······更高的收入。

對於越南偷渡者來說,他們看中的,是最後一條。

事實上,這四個傳統移民國家,他們中90%以上的人都是移民。美國的傳統居民是印第安人,加拿大的傳統居民是因紐特人,澳大利亞的傳統居民是澳洲土著人,紐西蘭的傳統居民是毛利人。

很多年前,這些土著人都以打獵為生。他們頭頂上帶著翎毛,手持標槍和弓箭,在平原和山地中追逐野獸。後來,歐洲人來後,這一切發生了變化。

歐洲是現代文明的發源地,歐洲也給這些地區帶來了文明。

現在,你在美國很難看到印第安人,你在加拿大很少看到因紐特人,你在澳大利亞很難看到澳洲土著人,你在紐西蘭很難看到毛利人。

世界是平的。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居住地的權利。

正因為大家都是移民,所以這四個國家廣泛接納外來人口。

人都是趨利避害的。

越南沿海地區,是移民的輸出地。

在北美州很多城市,都有越南同鄉會。

越南人來到異國他鄉,很自然地抱成團。在越南人聚居的城市裡,有一塊屬於他們的地方,越南話成為唯一流行的語言,店鋪的名字也是越南字,小吃店也全是越南風味。

甚至,連供奉的佛像,也帶著越南特有的宗教特色。

越南人開設的店鋪里,總是在最顯眼的地方,擺放著一張茶几和幾個核桃大的茶杯,這是越南人最鍾愛的飲茶方式。

越南偷渡客選擇最多的國家是美國。

越南人來美國,最初的路線是乘坐船隻。

船隻需要在海上航行50天以上,才能抵達美國。

船隻偽裝成漁船,因為擔心空中飛機的偵查,偷渡客只能長時間呆在甲板下的暗層里,只有到晚上才能分批出來透氣。

漁船在大海的風暴中顛簸50天,如果僥倖沒有被打翻,就要靠岸登陸。如果被打翻了,四望都是汪洋大海,絕沒有生還的希望。

別幻想魯濱遜和少年派的故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十萬個人落水,只有兩個人成為了魯濱遜和少年派。

漁船靠岸登陸,又是非常冒險的舉動。一旦被發現,偷渡客只能跳入海水中,闖關入境,常常會有被淹死的人。

這種船隻也是台灣淘汰的遠洋漁船。

這種漁船網眼較小,被國際禁止使用捕魚,於是,這種漁船就賣給貧窮的越南,略加改裝後,就成為偷渡船。

因為船體破舊、時間長、風險大,經常出事,很多人就另闢蹊徑,尋找另外一種進入美國的方式。

這就是曲線入境。

美國的南面是墨西哥,北面是加拿大。

對於各方面條件都很一般的人來說,入境美國很難,入境加拿大同樣很難。

真實的情況是,越南絕大部分人都條件很一般。條件好的只是極少數權貴階層。

加拿大和美國幾乎是相通的。入境美國的時候,需要填寫申報單。申報單的第一條就是:「你是否持有美國或加拿大護照?」

如果能夠入境加拿大,當然就能夠入境美國。因為入境加拿大的難度和美國是相同的。從加拿大很容易就進入美國。

因為辦理美國和加拿大的簽證難度都較大,蛇頭就開闢出另一條通道:辦理墨西哥商務考察簽證和旅遊簽證,然後從墨西哥向北走陸路進入美國。

一名越南人想要偷渡到美國,需要交給蛇頭4萬美元。

4萬美元,相當於一個越南農民40年的收入。

所以,一個越南農民想要偷渡到美國,就需要賣掉家中所有的財產,還需要借高利貸。

入境墨西哥,比入境美國容易多了。

辦理簽證有一條定律,發達國家的簽證比較難,落後國家的簽證比較容易。

但是有一個小國家除外,它根本就不接受個人入境。

對,恭喜你猜出來了。

偷渡客來到墨西哥後,就被裝在集裝箱里,冒充貨物。

然而,因為墨西哥想要進入美國的人逐年增多,美國海關加強了墨西哥入境檢查。不但有飛機空中偵查,還有大量的海關人員和警犬。即使墨西哥當地人,想要進入美國,都很困難,更何況越南偷渡客。

為了躲避檢查,蛇頭就把偷渡客裝進了冷凍集裝箱里。冷凍集裝箱的設定溫度是零下幾度到幾十度,人在這樣的環境中,根本就不能存活。

這條路不好走。

蛇頭又開闢了第三條線路。

由墨西哥的蛇頭帶路,偷渡客從聖地亞哥東郊的荒涼偏僻地區入境。

這條路要行走好長時間,期間穿越沙漠高山,冬天極寒無比,夏天酷熱難耐,路途中,不斷有人死亡,甚至死者成為入境美國的路標。

這條路還是不好走。

蛇頭又開闢了第四條通道。

墨西哥有一個邊境港口小鎮叫博博特拉,白天是繁忙的漁港,夜晚是繁忙的偷渡客的出發地。墨西哥船夫開著僅能裝載十人的小艇,在夜幕中駛入美國領海,然後悄悄靠近美國南部聖地亞哥附近的海灘。一旦小艇靠岸,所有偷渡客立即跳下小艇,跳入齊膝深的海水中,拚命向岸上奔跑。

這條路依然有風險,黑暗中小艇觸礁,夜晚漲潮,岸邊的探照燈和巡邏的海關人員······

從墨西哥到美國,還有一條地下通道,這條通道較為安全,但是墨西哥人從來不會讓越南偷渡客走進這條通道。

因為這條通道,是他們販毒的專用通道。

在毒販眼中,毒品比人命值錢多了。

幾乎每天,都有偷渡客被抓住。

然而,即使越南偷渡客被美國海關抓住了,卻面臨著難以遣返的困境。偷渡客在上船前,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撕毀了護照。

沒有了護照,則就無法遣返。

即使偷渡客長得像越南人,說的是越南語,但海關也無法將他們遣返回越南。所有亞洲人都長得很像,亞洲很多國家都有越南人,你怎麼能證明他就來自越南?

當然,偷渡客是不會說自己來自越南的。

偷渡客無法被遣返,則就面對移民法庭的裁決。

按照美國法律的規定,偷渡客在拿到移民法庭的傳票後,就必須放走,但偷渡客必須答應會在上庭那天出現在移民法庭上。

偷渡客滿口答應下來,然後消失在人群中。

此後,他們永遠消失在人群中,根本就不會出現在移民法庭上。

傻子才會再回到移民法庭,接受法律的裁決。

法律的裁決結果,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

偷渡客離開了,也沒有人能夠找到他們,他們藏身在飯店的後廚洗盤子,或者在郊外果園裡摘香蕉。

很多越南偷渡客選擇的人生是:在美國呆一輩子。

他們真的就能呆一輩子。

人海茫茫,一個越南偷渡客來到美國,就像一滴水融入了大海。

我曾在《暗訪十年》中寫道:人生最大的不平等,就是出生的不平等。

你出生在美國,和你出生在越南,你的人生之路大不相同。你出生在越南,就要比出生在美國遭遇更多的坎坷與磨難。

你出生在越南的權貴人家,和越南的貧窮人家,人生又是兩種際遇。

很多人說:人是生而平等的。

其實,遠遠不會平等的。

別人含著金鑰匙出生,你噙著草根出生,以後的人生怎麼會一樣?

然而,不論怎麼樣,你都要堅強地生活,依靠你最大的努力,去改變命運。

這一生,付出過,努力過,改變過,就足夠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