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唐柏橋:川普施展牽制術 不會否決法案

—川普會否決香港人權民主法案?

作者:

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

川普總統今天接受福克斯電視台節目《Fox& Friends》的直播訪問時關於香港問題的講話引起了極大的爭議。他沒有就會否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表態,卻同時表示:「我們要與香港同行,但我也與習主席同行。」(We have to stand with Hong Kong,but I'm also standing with President Xi.)包括《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在內的很多主流媒體將此解讀成,川普可能會否決該法案。我並不這樣認為。

那麼,川普為什麼會說出這種看似相互矛盾的話來呢?因為一般情況下,一個人不會同時在站對立的兩方。他這番話的真正含義是什麼?他最後會不會否決該法案?以下是我的解讀:

首先,我不認為川普最後會否決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理由有二:一,如果他不希望該法案出台,參議院不會如此快速通過。因為參議院目前是共和黨控制的,同為共和黨的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和該法案發起人盧比奧參議員不可能不事先跟川普充分溝通而冒然加速審議和通過。事實上盧比奧也已透露,他在推動參議院通過熱線快速通過該法案前已經與川普聯繫,他認為川普不會反對該法案。很顯然盧比奧從川普那裡得到的信息比這些對川普充滿偏見的媒體分析得出的結論更可信。

二,川普明年的選舉至關重要,現在可以說是步步驚心,前有民主黨把持的眾議院的彈劾案調查,後由中共在背後通過他們在美國的代言人使梆子。他稍有閃失,就可能前功盡棄,甚至輸掉明年的選舉。目前對他來說,明年的選舉是最重要的考量。輸掉明年的選舉,他要從根子上改變中國政治生態的理想就可能泡湯。而否決該法案就會讓美國兩黨都感到不滿,尤其是美國中間力量。在香港問題上,美國絕大多數民眾都是支持香港人爭民主的。美國最新民調顯示,超過一半以上美國人認為香港應該獨立。可想而知,美國人對中共在香港的肆意妄為多麼不滿。川普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信息。因此,此時公開高調否決該法案的可能性幾乎是零。我認為川普為了給習近平留一點面子同時不影響貿易談判的進程,最保守的做法就是最後讓該法案自動生效(註:根據美國法律,如果美國眾參兩院通過了法案,而總統十個議會工作日內不反對,就自動生效)。

其次,我們來看看川普今天的重要講話。他在談到香港問題時,首先表示他必須(have to)站在香港人一邊,然後才說他也站在習近平一邊。請注意這前後的順序和用詞,前者用的是必須,後者用的是事實陳述。也就是說,無論任何情況下,他都會站在爭民主的香港人一邊,這是由美國人的價值觀決定的,是不可動搖的。而站在習近平一邊只是現在的態度,隨時都可以改變。而綜合他之前的數次表態,(註:希望習近平通過人道方式解決香港問題,不可以出兵鎮壓,否則就不會簽署貿易協議。)已經明確告訴中共,如果中共軍事鎮壓,他就會改變對習近平的態度。

川普這樣說的目的是,一方面表明自己的立正立場,堅決跟香港人站在一起;同時牽制習近平,讓他不鋌而走險派軍隊直接鎮壓重演「六四」悲劇。正是因為川普及其川普團隊的一些高參對中共邪惡本性非常了解,他才不得不採取這種邊打邊安撫的策略。現在中共在香港雖然也非常凶殘,但跟直接軍事鎮壓不是一回事,否則他們就不必偷偷摸摸讓軍人冒充香港警察了,警察開槍也不會成為特大新聞。了解「六四」大屠殺的人都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川普今天也把話挑明了。他說如果沒有他的有效阻止,中共早就出兵鎮壓了,而且能在14分鐘夷平香港。(註:我分析這個時間是中共告訴川普的,是為了表示他們很容易鎮壓香港,只是看在川普的份上沒有這樣做而已)事實上他將貿易協議與香港問題掛鉤以及跟習近平的「朋友」關係,有效地牽制了中共,使得中共不敢冒然出兵,才得以讓香港人爭民主的運動能以持續。否則,如果美國不高調關注此事,手無寸鐵的香港人是無法跟武裝到牙齒的中共暴政對抗這麼長時間的。這個我們必須承認。

總之,川普現在處在一個極為複雜的國際和國內政治環境。川普之前的幾屆總統讓中共在國際社會坐大,同時幾乎是敞開大門任由中共對美國各方面進行滲透和破壞。現在他要領導美國人阻止統治全球五分之一人口、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共對外擴張和對內鎮壓,是一件前人沒有做過的事情。他在很多事情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隨時做出調整。過程中也無法避免不盡如人意。希望大家尤其是反共人士能更多地給予理解和支持,而不是用放大鏡不停地挑毛病。如果沒有川普對中共的有力地牽制和打擊,我們無法想像今天香港、美國乃至整個世界面對的局面。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良知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