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力雄:回憶新疆旅行見聞(二)

作者:
兵團每個團場構成一個相對完整的社會,團部相當於管制這個社會的政府。團部是團場中心,所在地一般是個農田和林帶包圍的城鎮。我們先到一四八團團部,剛竣工不久的團部大樓讓人驚訝,竟然是一棟四層高的歐式建築,有穹頂、拱門,裝飾著西方神話的浮雕,樓頂還立著兩尊歐洲騎馬武士雕像。東南沿海地區的暴發戶時興把自己家蓋成這種不倫不類的樣子,這邊官員沒能力在自己家實現暴發戶理想,就用公款蓋辦公樓來滿足。不過那辦公樓旁邊就是個糞坑式的骯髒廁所,臭味撲鼻,感覺滑稽。

$(window).load(function(){$('.storyaudio.play').attr("onclick",'eventer(".play")');})

石河子兵團的歷史照片

在去客車站路上,計程車司機說掙不到錢,政府部門各種收費太多。他的車跑了六年,除了剩下這輛跑舊的車,什麼都沒掙到。他是漢族,從生意角度欣賞維族,說他們雖然錢少,但有錢就花,打車多,不像漢人,有錢攢著,盡量不打車。

最後一班客車到石河子,打車去旅館。問司機石河子有多少維族人?司機說基本沒有。然後說整個石河子開計程車的只有一個維族,就是他。我這才發現他長著一張維吾爾人的臉,說漢話卻跟當地漢人沒有區別,因此在黯淡天色中我沒發現他是維吾爾人。

司機說,他爸屬於當年國民黨的陶峙岳「九二五部隊」,隨陶峙岳起義後留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在石河子住下。陶峙岳當時是新疆警備總司令,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率部歸順中共,被中共歷史稱作「九二五起義」,手下官兵也叫做「九二五起義官兵」,簡稱「九二五」。這種簡稱帶有蔑視。文革期間,「九二五」被當作國民黨的殘渣餘孽受到很多迫害。現在不再搞階級鬥爭了,於是不清楚父輩歷史的年輕人竟然把「九二五」當成了部隊番號。

第二天,跟一個下鄉做商業調查的小組去農八師團場。早上去約好的地點等車,一位兵團警察回家休假也在等車。兵團奇特之一是有自己的警察系統。警察對兵團的待遇很不滿,說兵團職工工資比地方低百分之二十;買斷工齡兵團給的錢,跟自治區機關差七八倍等。警察一面說現在條件比過去好得多,路修得好,出門方便許多,搞了很多建設項目等;一面又懷念毛澤東時代,說那時漲工資幹部在後,讓生活困難的職工先漲。現在的幹部則是用國家的錢搞經營,有利潤放進自己腰包,賠了錢是國家承擔。

說到石河子的八一糖廠,警察更氣憤。八一糖廠原來是西北最大的糖廠,新疆糖業的搖籃,新疆幾乎所有糖廠的技術人員都是從那裡培訓出去的。而如今,人家都幹得挺紅火,八一糖廠卻破產了,幾千職工下崗。現在大陸有人來投資,搞了一個製造酸類化學品的工廠。警察認為,和發達國家把污染產業建到發展中國家是一樣道理——新疆就是中國的第三世界。

八一糖廠的職工上訪請願,但是都到不了烏魯木齊。因為上面有規定,哪的上訪者到了烏魯木齊,哪的官員就得下課。所以官們天天盯著搞「截訪」,上訪者都在半道被截回去,警察的很多精力都消耗在這上。

農八師下轄十八個團場。調查組要去的是一四八團,離石河子市區八十公里。一路車一會進入瑪納斯縣境,一會又開到沙灣縣境內。兵團的地盤分散在各縣當中,因此得給各縣上稅,是很重的負擔。

兵團每個團場構成一個相對完整的社會,團部相當於管制這個社會的政府。團部是團場中心,所在地一般是個農田和林帶包圍的城鎮。我們先到一四八團團部,剛竣工不久的團部大樓讓人驚訝,竟然是一棟四層高的歐式建築,有穹頂、拱門,裝飾著西方神話的浮雕,樓頂還立著兩尊歐洲騎馬武士雕像。東南沿海地區的暴發戶時興把自己家蓋成這種不倫不類的樣子,這邊官員沒能力在自己家實現暴發戶理想,就用公款蓋辦公樓來滿足。不過那辦公樓旁邊就是個糞坑式的骯髒廁所,臭味撲鼻,感覺滑稽。

在團部街上,和一個退休職工聊天。他是四川人,一九六零年家鄉鬧饑荒時當盲流來新疆。那時兵團缺人,來人就收,因此就成了兵團職工。老漢今年已經八十一歲,看上去只像六十多歲。他在這邊娶妻生子,一個兒子原來是連隊的黨支部書記,另一個兒子是團部秘書,現在都去烏魯木齊賣葯了,已經置了房子和汽車。老漢去烏魯木齊兒子那住過幾次,總是過不慣,最終還是回來。他說,烏魯木齊到處都是人,但跟自己都沒關係,這裡全是老朋友,每天一塊做做操,打打小麻將,日子好混。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