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軍濤談川普簽署《香港人權法案》王毅耍賴 和對貿易戰一樣

王軍濤:王毅說過一句話其實有點意思,他指出美國是以國內法為由來干涉中國事務。王毅其實也看到這是一個美國國內的法律,這個法案約束的對象是美國政府而不是中國。但是我覺得中國這個說法有點無賴,這和中美貿易戰同出一轍。

香港民眾抗議示威,伸出五指表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美國總統川普經過多天的考量,終於在周三將參眾兩院已經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成為法律,將香港的特殊地位與人權和民主狀況掛鉤。川普發表聲明稱,簽署法案是出於對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香港人民的尊重,期望實施法案後,中國和香港的領袖和代表將能夠友好解決彼此之間的分歧,為所有人帶來長期的和平與繁榮。儘管如此,被中共外交部稱為「廢紙一張」的法案成為法律引起北京和港府強烈反彈。

實際上,該法律是香港人民從今年六月份以來的反送中抗爭得來的結果,香港民眾周四中午在中環的「和你Lunch」活動中預備了國際文宣在交易廣場天橋上感謝美國總統川普簽署法案,並希望繼續爭取外籍人士支持。一直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香港眾志黃之鋒認為,《法案》幾經波折,由最初聯署人數寥寥可數,到今日獲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象徵者著港美關係的里程碑,亦代表中美貿易戰下美國仍重視香港的民主進程。黃之鋒特別答謝自6.9開始付出、甚至犧牲很多不同代價的香港人,因為他們才使美國政界提升對香港問題的關注,令香港的人權議題不被貿易問題所掩蓋。

中共外交部今回應美國簽署涉港法案稱,美方將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成法,此舉嚴重干預香港事務,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是赤裸裸的霸權行徑,中國政府和人民堅決反對,「一切後果由美方承擔」

旅居美國的異見人士王軍濤圍繞這個法案分析美中關係和對香港前途的影響:

法廣:這個香港人權法案在川普的手中壓了近一周後才簽署,他有哪些考量?

王軍濤:我覺得他主要有兩個考量:簽署這個人權法案是一個平衡問題,首先川普是支持香港人民的,但是他也要考慮到和習近平即將達成的貿易協議,所以可以看到他在談到香港的人權法案是總是要提到和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和貿易協議。

從之前的評論中可以看出,川普認為貿易協議更優先於人權法案,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他需要平衡幾個因素:如果不簽法案會給他在美國的壓力帶來什麼問題。因為在美國政治外交史上,很少見到參眾兩院都如此順利地通過這樣一個法案的先例,同時他也要考慮簽了以後會對中美貿易協議帶來哪些影響。

經過自己分析以後,他還是決定簽署,首先因為不管他簽還是不簽,這個法案都要生效;其次,經過考慮之後,他也許會認為簽了以後,中國會有些反彈。

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看到,這個人權法案主要有三個內容。

首先美國的法律規定,在其他國家遭到法律判處的人士一般不會讓入境,但是這個法案卻要求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被追刑責的人可以進入美國,他們享受法律豁免。這一點實際上在中國同樣適用,因為中國一些因為政治原因被共產黨用其他罪名定罪的人士也可以進入被允許美國或其他國家。所以這一點本來不是問題,但香港人權法案更從法律上掃除了這個障礙,可以免除上法庭討論的程序。

第二就是關於香港的特殊地位問題,人權法案通過後,香港也許就會因為惡劣的人權紀錄不再擁有這個地位。第三,是對參與鎮壓香港民運的官員財產的凍結。

而這後兩點比較有實質性的效果。看上去香港特殊地位帶來的繁榮只是香港的地區性問題。但是,眾所周知,中國後八九的發展得益於全球化,但全球的資本主義對中國社會主義是不相信的,只有這香港這個地方雙方做了一個接觸,共產黨的錢主要是在香港洗,主要的貿易協議也只要是在香港完成······所以,一旦香港失去了這個特殊地位,對大陸的發展將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同時,第二和第三點也都給了總統一個裁定權,法案中要求總統每年向國會提供一個報告,總統在報告中要做出判斷中國和港府是否遵守法律的決定。我認為,簽署了這個法案後,川普就會發現手裡有一張與中國談貿易的更大的牌,如果他做出壞的評價,那麼香港的地位和香港的官員就會受到懲罰。

法廣:中國已經多次對這個被北京認為是「一張廢紙「的法案提出過強烈譴責,認為這是對中國內部事務的「粗暴干涉」,但美國官員也一直強調這個法案針對的美國利益,管轄範圍是美國自己的事務,您如何分析中國的態度?

王軍濤:王毅說過一句話其實有點意思,他指出美國是以國內法為由來干涉中國事務。王毅其實也看到這是一個美國國內的法律,這個法案約束的對象是美國政府而不是中國。但是我覺得中國這個說法有點無賴,這和中美貿易戰同出一轍。

對於貿易戰,川普也很清楚的表示過,之前中國佔了美國不少便宜,出口給補貼,進口設障礙,白拿美國的知識產權,這對美國都是不公平的,所以他對中國說,如果不回到公平貿易,就不跟中國做生意了,或者加重稅,但中國卻指責美國將這些強加於人,也就是說,別人不再讓它佔便宜的時候就耍賴,反咬一口說對方不讓再佔便宜了。

所以,香港人權法案同出一轍,貿易是自由的,美國可以選擇自己的貿易夥伴,怎麼可能不跟你做生意了是用國內法律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你呢?本來美國是否跟中國做生意是從自己的理念和利益出發而做出的選擇,如果不符合它的理念,當然可以不再和你做生意。從這一點上說,中國政府是在耍賴。

法廣:這個法案的簽署生效是否反而會刺激北京政府對香港的民主和人權更進一步進行打壓?

王軍濤:我覺得不會產生這樣一個效果,中共在心理上可能會對香港有這個方案很反感,認為是香港人鬧出來的結果,但是我已經講過,如果不是「投鼠忌器」的話,北京早就對香港出重拳了,那麼如果他還有自己的考量,之前不對香港下重手,之後就更不會了。因為美國又加了這個法案之後,「器」就更大了。

中共可能因為心裡不好受,在言語上做些反應,但另一方面,我認為香港未來局勢走向可能並非完全取決於這個法案,這個《法案》實際上在瓦解港府上起到的作用更大,因為北京現在並不能直接干預香港事務,還是要通過香港政府來做。

四中全會上,中共對香港的調子發生了一些變化,指出「止暴治亂」是香港的頭等任務,也就是說他們希望香港升級暴力鎮壓,但是港府並沒有這樣做。但這也並非因為港府心存善意,而是據說美國的這個法案搞得港府人心惶惶,因為很多官員實際上財產都在國外,都是英國公民,他們擔心美國這個法案通過後,會導致英國也通過類似的法案,如果這樣的話,林正月娥下台後可能連家都難回了。逃港的時候,很多人都移民到了英國和美國,後來因為要擔任香港的高級公務員被要求放棄了英國國籍,但是他們的家人,財產和房產都還在英美等國。實際上這個法案就對他們有很大的瓦解了。

所以現在北京面對的局面是港府已經人心渙散了,怎麼辦?我覺得北京採取的方式應該是會提升對香港的干預力度,但可能會用地下黨來做這個事情。

大家也看到,四中全會上北京提高調子後,香港的最高警官換人了,新換上來的鄧炳強是在北京接受過訓練的,我猜測這些人就是中共的地下黨員。因為中共和實際上任何執政黨都不一樣,他們在執政之前有過長期的地下工作的傳統,甚至在國民政府當中都建立了黨中之黨,蔣介石身邊的機要秘書都是共產黨。實際上,北京在接管香港之前,已經有一個地下黨的系統。在89年「起義」的文匯報副主編程翔先生曾表示,在他的級別所知,共產黨在香港就有五層地下組織。

前段時間,當被問到為何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時,林正月娥回答說警方不同意。以我們對香港的了解可知,香港有一個英國人訓練出來的非常好的公務員系統,他們絕對執行上級的命令,隨意警方如果不同意,就說明香港警方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中共操縱的,可以頂林鄭月娥,讓林正月娥在很多事情上感到力不從心。前段時間也傳出她想辭職的消息後,大陸出面闢謠,讓路透社拿出了她在內部的講話錄音證明。這些都說明她現在的處境非常尷尬,港府的處境也非常尷尬。總之,如果共產黨向干預香港,並不需要採取公開的方式,只需要將地下黨系統調動和運作起來,比如在街頭製造騷亂,可以讓香港的警察去抓人,這些都可以讓地下黨組織去做這些事情。

法廣:對最近爆出的王立強間諜案,您判斷可信性高嗎?

王軍濤:我認為很高。首先,他「編」的東西很詳細,這不是一個普通的詐騙犯能做到的,從大陸目前公布的一些有關他詐騙的信息看,他很可能當時是踩了一些詐騙的線,但後來要被定罪的時候私下達成了一些協議:他供認了,退了一部分錢,接受了部分刑期。而共產黨經常啟用這樣一些人作為間諜。而這人已經說,他進入間諜系統並非正式被錄用,他是因為共產黨內部的間諜頭子的妻子要他教畫畫時進入了這個系統。

而且,他到達澳大利亞後等了七個月才申請政治庇護,之前曾舉報沒有人理,他也沒有找民運組織,而一般來講,以我所知,之前共產黨官員叛逃都會去找民運組織,但他沒有找當地的民運組織,所以可以說申請政治庇護和辦身份是他主要考量,而是如他所說,他想逃離他所講的回國被迫害的擔心。

感謝王軍濤接受法廣專訪。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法廣RFI艾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