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不可忽視的王立強疑雲背景

—王立強疑雲背景:中共利用民主摧毀民主

作者:

最近,「王立強」這個真假難辯、莫衷一是的中共間諜,引起了軒然大波。儘管他所透露的情報除了向心這個人物之外,中共干預港台政治、意圖操縱選舉、收買台灣中時、旺旺等媒體集團、香港銅鑼灣書店綁架書商案等,全是這些年在網上可以查得到的資訊,中共政府也播放了王立強2016年因詐騙案受審的視頻,但許多人(包括中國人)仍然傾向於認定他就是中共間諜。

造成這種社會認知的背景不可忽視,細究起來,都是中共多年來對世界紅色滲透,試圖利用民主國家的開放包容摧毀民主的孽報。

中共在FBI眼皮下廣布諜網

FBI的厲害,通過美國電視劇深入人心。但中共更「厲害",居然在這隻最厲害的老虎眼皮下面源源不斷盜取美國知識產權,堂而皇之地推出千人計劃,十年內引進了7000高科技人才,包括70位諾貝爾獎得主。中國產業升級、製藥業水平追比美國,很大程度上拜這些人才所賜。

中共派遣沒有受過特工專業訓練的人士,例如訪問學者、留學生、商人、旅遊者在美國通過各種方式竊取情報並非秘密,但由於「擁抱熊貓派」勢力強大,遍布華府政界與全美學界、研究機構,其中一些人都接受中共政府資助,因此這問題在美國成了「房間里的大象」。直到2018年,中共的千人計劃才被美國政府列為調查範圍。經過一年多調查以後,美國參議院的常設委員會在今年11月18日發布《中國千人計劃:對美國研究機構的威脅》(Threats to the U.S. Research Enterprise:China』s Talent Recruitment Plans)指出,中共透過200多個資助項目惡意利用美國的開放性來提高自身的國家利益。報告書寫到,由於中共計劃在2050年成為世界的科技大國,所以幾乎是傾全國之力引進世界各地的專家。根據FBI的報告,中共在2008年到2020年之間投資了2兆元美金,相當於國民生產毛額(GDP)的15%。

報告列舉的情況令人震驚:千人計劃的成員向其服務的美國科研機構隱瞞在中國的合作情況,繼續獲取美國的科研資金,在中國設立「影子實驗室」,實驗室里的研究和他們在美國做的研究相同;還有些人就是直接把美國的科研成果和技術盜取給中共。報告提到一個例子,一位千人計劃成員從他工作的美國國家級研究實驗室偷走了多達3萬份的電子文檔。千人計劃影響到的美國機構非常多,包括國家科學基金會、國立衛生研究院、能源部、國務院和商務部等等,與知識產權有涉的是高科技領域,也是中共在制定科技發展中長期計劃時列舉過的,包括晶元、基礎軟體、基因修改技術、傳染病防禦和醫治等等。

美國認為自己晚了十年防範,這是基於千人計劃成立於2008年,其實是晚了20年。美國人有意「忘記」1998年的《考克斯報告》被束之高閣的舊事。當年《考克斯報告》指出,中共於1980-1990年代在美國展開了大量的間諜活動。中共搜集情報並非依靠專業人員,而是通過訪問學者、學術交流項目、在美國科技界或機要部門工作的華人、記者等。該報告陳述的情況與今天幾乎一模一樣,只是那份報告生不逢時,遭遇美國商界、科技界、學界強烈反對,甚至有人將其批評為「麥卡錫主義」。

澳大利亞是中共紅色滲透的重災國

澳大利亞的科技產業不如美國發達,中共對它的滲透主要是幾大類,收買政界要人,控制當地華人並影響政界,辦媒體試圖影響當地社會,控制在澳大利亞的中國留學生等,用澳大利亞人自家的形容,目的是想把澳大利亞變成中共的「傀儡國」。

中共在澳大利亞玩的這些把戲,美國簡直根本就沒被當成問題,甚至將其當作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結社自由等來看待。從這點來看,澳大利亞對中共紅色滲透的敏感程度遠高於美國。早在2014年4月21日,《悉尼晨鋒報》刊登費爾法克斯傳媒(Fairfax Media)亞太事務編輯約翰·加諾特(John Garnaut)的文章,稱中共正在澳洲的主要大學內部建立龐大的秘密線人網路,並稱中共情報官員曾向費爾法克斯傳媒證實,中共正在構建用於監控華人社區的網路,以保護北京的「核心利益」。

這篇報道之後,澳大利亞關於中共紅色滲透的輿論風潮再也未曾止息,澳大利亞工党參議員鄧森因捲入「中(共)國滲透」醜聞而辭職。後來,澳大利亞發現這種滲透遍及政界、學術界與媒體業,社會因此產生嚴重的焦慮感。2016年,澳大利亞時任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授權發起一項調查。這項調查顯示,中共是對澳大利亞滲透最為嚴重的國家,中共不僅試圖對澳大利亞的政治施加影響,還想打開通往澳大利亞政府各個層面的渠道。

澳大利亞反外國干涉法正式在參議院通過

2017年6月5日,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播放了題為《中國共產黨在澳大利亞的權勢及影響力》的節目。這個節目由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和費爾法克斯傳媒聯合製作,美國聯邦調查局、澳洲安全與情報機構、澳洲聯邦律政部及首席檢察官與國防安全專家參與制作。由於擔心中共影響力,澳大利亞下令調查重修反間諜和外國政府干涉內政的法律,這部法律涉及如何界定中共駐外媒體與外宣媒體的記者的工作。

紅色滲透:利用民主制的寬鬆開放反民主

澳大利亞反紅色滲透的成果很多,這裡就不提時時見諸媒體的名字,例如黃向墨、嚴雪瑞等案件,只介紹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那本《無聲的入侵》(Slient Invasion),作者在掌握大量事實的基礎上,指出中共正通過各種各種手段,企圖將澳洲變為傀儡國家,在短短15年間,籠絡澳洲前總理霍克(Bob Hawke)、保羅·基廷(Paul Keating)、陸克文(Kevin Rudd),將這些政要變成中共的新買辦,大量中國資金湧入澳洲的農業、房地產、大學。無聲無息間,中共成為澳洲官界、學界、產業的最大金主,也成為澳洲第二大地主。這本書完成之時,澳大利亞還處於特別親中的階段,這本書的出版很不順利,曾被三家出版社拒絕之後,作者被扣上「反華」的帽子,該書被稱為「新黃禍論」。

澳學者漢密爾頓新書3月付梓中共滲透論持續發酵

這本書為澳洲人敲響了自由與法治的警鐘。澳大利亞兩位政治新聞記者也根據中共間諜故事寫了兩本紀實性小說「The Marmalade Files」和「The Mandarin Code」,最後被改編成電視連續劇《秘密之城》(Secret City),已經拍出了第一、二季。

我看過這部連續劇的第一季,儘管深知中共在世界的紅色滲透非常嚴重,但對那麼多澳大利亞政府高官包括情報系統高官盡入中共彀中,還是有點離奇感。直至看到《悉尼先驅晨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11月22日採訪前澳大利亞情報部門前任負責人鄧肯·劉易斯(Duncan Lewis),才知道並非戲劇情節。劉易斯說,中共試圖以暗地的間諜活動及操弄影響力來「接管」澳大利亞政治體系。中共可能鎖定任何任職於政治機構的人,「間諜和外國勢力干預都是暗中潛伏的,可能數十年都看不出效果,但等到看出效果時就太晚了。」據他描述,可能人們有天早上醒來,就發現自己國家所做的決定不符合自己國家的利益,而這「不只在政治領域,在社群或經濟領域也一樣,外來勢力從根本上接管,從境外發揮影響力」。

ASIO前主管:中國暗中掌控澳洲政治

澳大利亞的醒悟與美國的半沉睡

從這些資訊來看,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比美國FBI醒得早些,甚至已經領悟到中共情報系統創始人周恩來間諜工作中的「下閑棋」的手法(儘管他們可能不知道這手法的由來):派遣間諜潛伏重要部門但多年不啟用,但在關鍵時刻使用一次就足以摧毀對方。比如周恩來親派留美經濟學家冀朝鼎卧底國民政府行政院長宋子文身邊,直到國共內戰關鍵時刻才向宋子文建言法幣改革並擬定方案,這個方案實施之後讓國民政府金融系統崩盤。美國好萊塢人士最喜歡玩政治,但由於新老闆是中國資本,因此對那麼多在美髮生的中共間諜故事視而不見,至今還沒有拍出一部類於《秘密之城》的電視劇,當然也沒有這樣《無聲的入侵》這種警世作品。

王立強的間諜身份儘管破綻不少,他提供的情報多有新聞報道,但人們抱著寧可信其有的態度,原因之一是中共多年來利用民主制度的縫隙行摧毀民主國家之事,澳大利亞、美國、台灣等國家發生的中共間諜故事一個比一個豐富。原因之二則是中共政府的公信力太差,北京利用宣傳機器不斷「闢謠」,等於在為王立強的間諜故事不斷添加柴火助興。

作者:何清漣,中國經濟學者,現居美國。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推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