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翎燊:看清「七十年國慶」真相

作者:
中共作為加害者,又怎麼可能不清楚「國慶既國殤」的真相?事實上,中共非常清楚自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總是杯弓蛇影地懷疑有人會找機會報復它,因此每逢「國慶」都會派出無數走狗將北京圍得水泄不通,搞得風聲鶴唳,力求「精精益求精,萬萬無一失」,近些年來連廁所都成了「維穩目標」,民眾想上廁所還要出示身份證實名登記,其心虛和惶恐可見一斑。說穿了,中共就是怕有人戳穿「國慶既國殤」的真相。

2019年10月1日,是中共宣稱的「建國」七十周年紀念日。當天,天安門廣場上雖然照舊舉行了規模宏大、勞民傷財的閱兵儀式,天安門城樓上卻顯得既冷清又反常,原本應該悉數現身的「老領導」竟然只有江澤民和胡錦濤,且兩人都一言不發,神情顯得落寞又沮喪,活脫脫像是在參加一場葬禮。當鏡頭聚焦到天安門城樓上的一剎那,似乎只有習近平才能強顏歡笑。

然而,與天安門城樓比起來,千里之外的香港卻要熱鬧許多。儘管中共一直以「開槍」威脅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可10月1日那天,成千上萬的香港人依舊頂著中共的高壓毅然舉起了「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的標語遊行。果不其然,被逼急了的中共走狗竟喪心病狂地用真槍實彈對示威民眾開槍。一切的一切,恍若三十年前六四事件的重演。

有人可能會覺得香港人「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的說法言過其實,畢竟現在從世界銀行的數據看中國經濟已經有了一定發展,對內對外也暫時沒有戰爭,談何「殤」呢?

要想搞清楚這個問題,先要搞清楚什麼是「殤」。「殤」字有傷痛,傷心,悲傷的意思,所以國殤指的就是一個國家的傷痛。

那麼,殤又從何而來呢?

殤來自於經濟。建政前,中共屢屢對外界表示自己代表的是中國底層人民,要均貧富搞「共產」,彷彿它一上台中國就可以瞬間變成所謂「社會主義的人間天堂」。然而自中共建政的第一天起,中國各階層的人民便開始受到它無情而瘋狂地盤剝:對上層社會,中共採取了「斗」的策略,地主和資本家被打死,財富被強佔;對下層社會,中共採取了「拿」的策略,農民和小工商業者最基本的生存資料被「共產」,餓殍遍地尋。唯一「賺」得盆滿缽滿的是中共內部的幾個大家族。直到今天這種盤剝仍在繼續,接連出事的富豪和在大城市苦苦掙扎的「低端人口」不就是最好的體現嗎?沒錢的人活不下去,有錢的人膽戰心驚,真正富得流油的,還是中共內部的幾個大家族。

殤也來自於政治。在中共建政的七十年暴政下,有7000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受過迫害的中國人更是超過了一億。或許連毛澤東自己也沒有想到,他親手創建的政治組織會在古老的華夏大地颳起一場長達七十年的腥風血雨,它席捲了國軍士兵,席捲了地主,席捲了藝術家,席捲了知識分子,席捲了訪民,席捲了民主人士······在這個國家,似乎每一個公民都註定只能在恐懼中生活,因為他們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有一天會不會成為政治迫害的對象。或許總有良心未泯的人希望以一己之力撥雲見日,讓天空不再流淚,大地不再流血,但是到頭來得到的卻是更加慘無人道的對待。

殤亦來自於文化。中國是擁有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數千年的錘鍊使得中華民族「天人合一」思想深入人心,無論是在哪個朝代,也無論天下興衰與否,中華民族總能以此自持,最終達到人與天地萬物的高度和諧。然而馬列邪教的趁虛而入卻摧毀了這一切。原本友善、誠實、敦厚的中國人在所謂「斗天戰地」的熏陶下變得惡毒、奸詐、好鬥。如今的中國人早已沒有了如「天人合一」一般對世間萬物的慈悲,人與人之間互相提防甚至互相傷害已成常態,整個社會以黑為白,以錯為對,以恥為榮,以丑為美,哪還有半點兒禮儀之邦的影子!文化之殤,乃是中國最大之殤!

原來七十年「國慶」的真相,竟是七十年國殤!

中共作為加害者,又怎麼可能不清楚「國慶既國殤」的真相?事實上,中共非常清楚自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總是杯弓蛇影地懷疑有人會找機會報復它,因此每逢「國慶」都會派出無數走狗將北京圍得水泄不通,搞得風聲鶴唳,力求「精精益求精,萬萬無一失」,近些年來連廁所都成了「維穩目標」,民眾想上廁所還要出示身份證實名登記,其心虛和惶恐可見一斑。說穿了,中共就是怕有人戳穿「國慶既國殤」的真相。

然而,「沒有國慶,只有國殤」事實已經被香港人公之於眾,怎會有收回的餘地?

下次再逢「國慶」,讓我們像香港同胞一同說出「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的真相,一起為中共送終。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