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洪元案只是冰山一角 華為至少還有另外20個李洪元

ABC中文查看了近年來另外幾起華為勞資合同案的法院記錄,大多是關於華為拒絕向員工提供加班費、年終獎金或離職補償金而產生的糾紛。其中,也有其他員工面臨華為的指控,甚至同樣遭到拘留。

華為總部位於廣東深圳,該科技公司的員工數量在2016年曾達到17萬人。

澳大利亞的5G爭奪戰和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的外患尚未平息,華為在中國國內又面臨一場輿論抨擊的內患。

本周,華為與前僱員李洪元的勞動合同糾紛的結果揭曉,當地檢察院認為華為的證據不足,決定不對李洪元進行起訴。這意味著李洪元在面臨兩次不同的指控之後,一共被羈押了251天。

中國網民對此案的評價幾乎呈現出一邊倒的趨勢,無論是微博評論還是微信文章,網民紛紛譴責這家科技巨頭對一名老員工的「打壓行為」過於狠心。

雖然華為隨後通過央視給出了官方回應,但卻再度引發了中國民眾的憤怒。簡短的回應中,沒有道歉,更像是一次對李洪元的隔空喊話。

「如果李洪元認為他的權益受到了損害,我們支持他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包括起訴華為,」華為回應道。

一天後,包括黨媒《人民日報》在內的官媒文章、微信文章以及微博上的話題標籤都遭到刪除。

人們用「大象」和「螞蟻」之間的博弈來比喻這場力量懸殊的官司,有網友苦笑說,「『大象』踩了『螞蟻』一腳,沒踩死,於是對『螞蟻』說,你也可以踩我一腳,『重力加速度』面前人人平等。」

一夜之間,微博上高達2.5億次閱讀的話題標籤已遭到審查,儘管批評聲仍在繼續。曾經中國人心目中國產品牌的代表,似乎已成為一個打壓員工權力的典型企業。

作為中國科技界的寵兒,民族企業首屈一指的代表,習慣了掌聲與好評的華為第一次面臨失去人心的境地。隨著對李洪元的經歷的關注越來越多,公眾對這家民族光環籠罩下的科技公司在侵犯工人權利方面的斑斑劣跡感到震驚。

李洪元的代理律師謝連喜向ABC中文確認的一份法庭文件顯示,華為在去年聖誕節前向深圳警方報案,指控李洪元敲詐勒索人民幣約30萬元,這距離李洪元離職已經過去了將近九個月。

李洪元在接受《界面新聞》獨家採訪時說,他原本想繼續留在華為,因為按中國《勞動法》規定,入職10年以上是可以簽永久勞動合同的。但部門主管告知他無法獲得續簽,於是雙方才協商出30萬人民幣的賠償金。

而那被華為稱為「勒索」的30萬元,後經李洪元提供的錄音證實,確實是他和部門主管的協議離職補償金。在華為供職12年的李洪元因此被當地警方關押了251天,若沒有錄音,他或將面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李洪元沒有必要被羈押251天,」在華為總部所在地深圳工作的維權律師黃沙告訴ABC中文。

「法律意義上,華為不算誣告,但是現在任意無罪釋放,在人到層面,華為還堅持不道歉,就是死皮賴臉,」黃沙律師說。

「至少還有」另外20個「李洪元」的存在

ABC中文查看了近年來另外幾起華為勞資合同案的法院記錄,大多是關於華為拒絕向員工提供加班費、年終獎金或離職補償金而產生的糾紛。其中,也有其他員工面臨華為的指控,甚至同樣遭到拘留。

這起事件引起的關注並不比「華為公主」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一事遜色,鋪天蓋地的評論和譴責將越來越多和李洪元有著類似經歷的人帶到了聚光燈下。

比李洪元的遭遇更為戲劇化的是,為華為工作五年多的曾夢曾經在辭職後經歷了一場跨國抓捕。

今年1月31日,原在非洲擔任華為能源基礎產品經理的曾夢在泰國度假時被深圳警方抓捕回國,此後被關押在深圳市第二看守所長達90天。

至今,法院准許曾夢取保候審,待明年三月底宣布仲裁結果。他告訴ABC中文,許多和李洪元經歷相似的人都希望能藉著李洪元的「東風」,讓華為在這方面做出改進。

「華為能不能按照中國勞動法來接觸員工的合同,而不是使用欺凌員工的方式?」曾夢告訴ABC中文。

「他們趕人的方式是非常難以接受的,但作為一個個體,你又無法與之抗衡,」他說。

自從面臨和華為的法律糾紛後,曾夢創立了一個「華友維權」微信群,幫助那些離開華為卻面臨相似境況的人互通有無。他說,群里類似的情況「至少20例」。

其中,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受訪者告訴ABC中文,華為的主管往往會使用威脅的方式逼員工主動辭職,其中包括威脅員工在下任僱主進行背景調查時給予差評。

「主管不能主動解除合同,你必須逼員工自己提交離職電子流,要不就是拖到合同結束不續簽。這樣可以節省很多離職補償,避免出現裁員的情況,」他說。

「華為的法務自稱很厲害,他們在美國根據當地法律上訴時,我們很希望能為法務打氣,但現在他們卻轉頭來對付勢單力薄的員工。」

旨在推動和捍衛中國工人權利的非政府組織中國勞工通訊的媒體總監傑弗里·克羅托霍爾(Geoffrey Crothall)告訴ABC中文,華為向警方舉報一名前員工的操作是非常不同尋常的。

克羅托霍爾表示,華為試圖逮捕前員工並對其提起訴訟,而不是試圖通過更成熟的渠道解決問題的做法令他「非常擔憂」。

「只有像華為這樣實力雄厚的公司才會覺得他們不需要為欺凌的行為負責,」克羅托霍爾告訴ABC中文。

「這或許還能向其他員工發出一個訊號,就是不要試圖在離開華為時拿一筆高額的補償金,」他說。

專家:華為「狼性文化」正在中國科技企業中蔓延

曾夢告訴記者,公眾之所以對華為的作法反應強烈,是因為李洪元的經歷引發了許多人內心深處的不安全感,觸及了人們心中的底線。

「因為每個人會感覺到恐懼,罪名一直變更......把人搞到監獄裡,超期羈押,作為一個公司,華為給人的感覺是,它可以利用權力來欺負員工,」他說。

這是華為「狼性文化」的一部分,這一理念由創始人任正非提出,它意味著這將公司利益放在第一位,鼓勵員工加班並可以接受員工在一定限度內違規,只要對公司有益即可。

據報道,許多華為員工都在桌子下放著一床被子和床墊,午休時在桌子下倒頭就睡,即時需要休息也要注重效率。

根據ABC中文獲得的一份於2014年3月出版的內部通訊顯示,任正非曾告訴華為員工,「狼性文化」在推動公司的競爭力方面發揮了切實有效的非凡作用。

「『狼性文化』實際上是一種積極向上的人性,因為現實殘酷,不斷有企業倒下,」任正非說。

「狼性文化」為華為創造了激烈的競爭和獎懲機制,但同時侵佔了員工的個人時間。

早在2010年代初期,華為已經因這樣的公司文化以及對待員工的方式而聲譽不佳,但這並沒有阻礙官媒一致將華為的「狼性文化」樹立為中國企業的典範。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遭到審查的社論稱,華為誤解了中國人對這家企業的看法。

文章寫道:「許多民眾支持華為,是因為它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國家技術的進步。」

「只是,華為不要因此而誤判,民眾對技術進步的渴望,並不能替代對法治進步的渴望。」

克羅托霍爾認為,華為所倡導的「狼性文化」所隱含的意味是,員工應該為企業付出一切。

「不只是在華為,其他大型的科技公司基本上都希望員工必須把生活奉獻給公司,不惜一切來換取高薪,」克羅托霍爾說。

但是,克羅托霍爾說,越來越多的中國工人實際上開始站起來維護自己休假的權利,這是一種積極的趨勢。

「很明顯,中國絕大多數人都非常批評這種企業欺凌,希望情況會有所好轉,」他說。

「但我對大型科技公司並不特別樂觀,因為他們一直依賴於源源不斷的應屆畢業生......他們知道自己裁掉老員工總能僱傭到新人。」

「我認為,華為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他們沒有針對員工的可持續計劃。」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A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