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艾小羊: 高以翔終究還是白白犧牲了

作者:

高以翔去世8天了,圍繞這件事的紛爭一直沒停。

12月4日,高以翔的媽媽通過他的好友,在ins上發文,希望大家用積極樂觀的祝禱,讓高以翔放心離去,告訴他‌‌「我們都會ok的‌‌」。

這件事上,高以翔父母從始至終所體現出的克制與素質,實在讓人佩服。

有信仰的人在面對生死的時候,態度可能真的不太一樣。因為相信天堂與往生,他們更願意主動去尋找巨大悲痛後面的平靜。

世事無常,唯有看開,這個態度,值得每個成年人學習。

然而,高以翔家人的豁達、通透、堅強,恰恰讓人覺得在這場事故中,有太多事情如鯁在喉。

1

首先,造成這次事故的節目主辦方浙江衛視,沉默中透著驕傲。

一場事故,既有偶然也有必然,既是天定,也在人為。有信仰、有修養的高家父母,用‌‌「天命‌‌」安慰逝者與生者,以求獲得心理的平靜,這是他們的選擇,不代表主辦方有理由心安理得地沉默。

更不能放任自己的員工跑出來說:‌‌「一個人出生了,人們並不知道他的未來卻說恭喜恭喜;一個人死去了,人們並不知道死後的世界卻說可惜可惜‌‌」。

身為正處於風口浪尖的浙江衛視的主持人,得有多傲慢,才能熬出這鍋餿雞湯?

如今,這位主持人已經刪博,微博也取消了浙江衛視主持人的認證。

但別忘了互聯網是有記憶的,熱點會變冷,記憶卻不會消失。

作為節目的主辦方,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造成了高以翔猝死,還原現場,公開道歉是最起碼的操作;召開新聞發布會,詳細說明情況,也是應有的態度。

如果救治及時卻回天無力,可以公布搶救現場的視頻說明情況;如果確實因為種種原因耽誤了救治,反思、追責,並且公布追責結果,是最起碼的誠意。

我知道如今娛樂圈越來越信奉最好的危機公關是拖延,讓新的熱點,蓋過舊的熱點。他們相信‌‌「坦白從嚴,牢底坐穿‌‌」,所以打死也不承認,打死也不道歉。

但還是我剛才說的,互聯網真的有記憶。雖然熱度會慢慢下降,記憶卻不會完全消失。越是不解釋、不透明、不公開,負面的猜測就越多,而這些猜測,都刻在了互聯網傳播的紋理中。

2

其次,‌‌「維權‌‌」藝人們避重就輕的表演,讓人大跌眼鏡。

高以翔去世,應該被問責的是節目設置是否合理;主辦單位應急措施是否合理;相關人員是否有違規操作等等;以及如何規範綜藝節目,是否推出評估機制,由誰評估。

總之,值得被追問的細節太多。

然而,在公眾為那麼美好的一個人,忽然不見而惋惜悲痛的時候,藝人群體的主流聲音卻不是追悼與追問真相,而是忙著認領‌‌「高危職業‌‌」的勳章,為自己爭取權益。

演員宋佳發博,稱自己從事的是‌‌「高危職業‌‌」,‌‌「同行們熱愛(工作)的同時請保護自己、愛護自己。‌‌」

演員寧靜也發博‌‌「高危職業啊‌‌」。

真的,人還是要多讀點書,哪怕你們發博的時候,先給高以翔點個蠟燭也可以。

宋佳的本意,可能也想哀悼,但這種表述,跟隔壁番茄台一上來就說‌‌「藝人要認真評估自己的身體狀況‌‌」一樣,把節目組與電視台的惡,歸結到了個體‌‌「保護自己、愛護自己‌‌的問題上。

徐崢也差點犯這種低級錯誤,剛開始發微博說的是‌‌「年輕人在外工作首先一定要自己愛護自己‌‌」。

可能有網友提醒,他很快重新編輯,加上了節目的安全防範意識也太差了,絕對要負責任啊!

一個女人被強姦,強姦犯跑了,人們對受害者說,你要穿多一點,晚上別出門,別忘了保護自己、愛護自己。

‌‌「愛自己、保護自己‌‌這種看似正確的廢話,最大的危害是避重就輕,以雞湯代替邏輯。

楊天真也連發三條微博維權。

講道理,楊天真所說的亂相的確存在,表述也有理有據,沒大毛病,雖然‌‌「高危職業‌‌」用詞依然不當,但如果她哪怕提一句對於節目主辦方的追責,網友的反感都不至於那麼強。

然而並沒有,在楊老闆爭取利益的微博里,高以翔甚至不配擁有姓名。

楊天真的隊友也很神奇。張雨綺發博稱:‌‌「還有各種不合理異想天開的危險拍攝方案威亞爆炸網路暴力……‌‌」

作為女演員,張雨綺連威亞都不想吊了?

還有‌‌「網路暴力‌‌」這個詞,在很多藝人眼裡的邊界也十分模糊,基本上已經成了只能說好,不能說不好,說不好就是暴力。

其實,只要不濫用‌‌「高危職業‌‌」這個詞,讓消防員、警察、軍人、醫生感到心寒,藝人群體爭取更合理的工作時間與更合理的待遇是沒有問題的。

什麼叫更合理的待遇?學一下林依晨,患病後只要進劇組,就會簽訂限制拍攝時長的合同,同時減少片酬。

又想多拿錢,又想少幹活,這不是維權,是違心。

這件事,之所以被網友稱為吃人血饅頭,首先因為吃相難看,既沒有真心的哀悼也沒有正義的問責。

其次,高危職業用詞不當。《勞動法》對高危職業有明確界定,藝人肯定不屬於這個範疇。

第三,在演藝圈大量使用替身演員的今天,與許多行業相比,藝人的收入遠遠高於付出。

不就事論事,而是籠統地叫苦叫累,對於錢少活累的其它行業從業人員不公平。

藝人不是不能爭取權益,問題是什麼時候去爭取,用什麼方式。吃什麼都行,千萬不要去吃人血饅頭。

何為人血饅頭?一個網友說得很對:

‌‌「你同學因為電風扇掉下來被砸死了,你不去安慰他的家人親屬,不去問責學校為什麼不排除安全隱患,哭爹喊娘地叫學校給你宿舍裝上空調,冰棍無間斷供應。這個時候,哪怕閉嘴,也更有人情味。‌‌」

3

最後,環環相扣的利益關係中的欲說還休,格外讓人為高以翔的離去感到難過。

昨天,吳宗憲接受採訪,說得知高以翔去世後非常憤怒,在現場破口大罵韓國人。

這個彎轉得太急,我半天都沒反應過來。後來同行提醒,才明白憲哥的意思可能是這種高體能追逐綜藝是從韓國傳過來的。

但歐美也有體能挑戰真人秀,並且《追我吧》脫胎於日本老牌綜藝《全員逃走中》。

吳建豪也發了ins。

翻譯成中文第一句是‌‌「兄弟,我想你,我到現在還很生氣……我不知道……我只是不願相信這一切並在盡我所能地去理解。‌‌」

然而直到最後,吳建豪終究沒敢說出自己為什麼而生氣。

黃景瑜、陳偉霆等與高以翔同期錄製《追我吧》的藝人更是集體失聲。

我沒有責怪任何人的意思,只是感嘆藝人已經被名利過度綁架了。

在藝人的收入很大一部分依賴於綜藝節目的當下,大家明智地選擇了避開主要矛盾,不願意得罪自己潛在的、巨大的金主爸爸。

或許善良的高媽媽也正是看清了這一切,才希望大家平靜地過好自己的生活:逝者已逝,活著的人,別再難為自己。

這種豁達的態度,值得我們尊重。

愛默生說,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善良永恆正確,然而當一個鮮活的生命意外消失,問責同樣是對生命的尊重與善良。

當‌‌「高以翔不應該白死‌‌」的呼聲,像一顆顆石子沒入資本的河流,或許我們無法改變潮水的方向,但也許可以提高道德的水位。

高以翔,美好如天使般的人兒,願你安息。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