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離婚前一晚 她端著丈夫做的雞蛋面說:「我們好好過吧」

作者:

01

相識六七年的朋友,夜裡忽然在微信上問「在嗎」。

我回答「在」後,他吞吞吐吐地說,看了我最近幾篇有關親密關係的文章,感覺自己和妻子的婚姻,也一言難盡。

他曾在體制內工作,後自己出來創業,生意越做越大,逐漸從一個領域拓展到另一個領域,人也忙得日理萬機。

用他自己的話說,一年365天,有300天在外忙。一年1095頓飯,有1000頓是在公司和飯店吃。

他用日復一日的奔波操勞和拼搏進取,走在那條個人成長和事業輝煌的路上,也帶領整個家族邁上一個新的台階。

因為家裡有三個孩子,他花重金請了保姆、司機和家教,只為將妻子從勞累和焦慮中解放出來。

「高中時,我們好時,我就承諾她,將來一定會讓她過上好日子,如今我沒有食言。」

他說。

言辭間,透露出一個成功男人的底氣十足,間或還有他自己也不易察覺的志得意滿。

但是。

果然,他說:「但是,感覺我們之間越來越陌生了。語言和身體交流都少,這是一方面。更多的,可能是天天在家的緣故,覺得她的思想一直沒有進步。

家裡有錢了,她還穿幾百塊一件的衣服,去歐洲旅遊,竟然沒買一件奢飾品,只給家裡老人和孩子帶了不怎麼值錢的小禮物。

日常生活也不夠大方,甚至會因為百十塊錢和保姆鬧不愉快,讓保姆反過來向我告狀。

時代變了,她還是用老一套教育孩子們,善良誠實,尊老愛幼,有一說一,其實現在社會根本不認這個了。不過,幸好,三個孩子聽話,學習也不錯。

我讓助理給她報了太太學習班,她也不怎麼願意去。只願在家裡看看書,弄弄花,聽聽音樂,陪陪孩子。

我也不是嫌棄她,就是覺得她……哎,怎麼形容呢,一直沒有成長,身上也缺乏活力和鬥志。」

我很少打聽朋友們的家事,但如果朋友向我傾訴,我說話從不含糊。

所以,那晚,聽完他的傾訴,我直言不諱地說:

「她很好,是你迷了路。」

02

一個帶著孩子的全職媽媽,一個丈夫年薪千萬的妻子,依然淡定從容地穿著幾百塊錢一件的衣服,這不是摳搜,而是坦然。

她不需要丈夫來給自己貼金,也不需要名牌來給自己傍身,是因為她內心有定力。

因為去向不明的100塊錢,她向保姆發難,恰恰是因為她知道家裡的每分錢,都是丈夫辛苦賺來的。

她更知道,僱傭關係的本質,是契約。契約的本質,是信賴。今天保姆100元說不清去向,明天可能就會對10000元起貪心。

她相信善良,相信誠信,相信美好,並用這些樸素信念去影響孩子們,這看似迂腐,看似和暗涌不斷的商海相悖,看似和人性醜陋的現實相左。

但,這些簡單而質樸的信仰,恰恰是父母最該傳遞給孩子終身的禮物。

她不追隨那些花里胡哨的這學院那學派,只願安安靜靜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照顧好身邊的事物和親人,這看似不合時宜,實則是珍貴的平和:

她用一種沉默而堅韌的力量,向內不斷紮根生長,托起一個男人最穩固的後方,也守著一個家最牢固的磁場。

家裡的三個孩子為什麼謙遜有禮且努力上進?

這和重金請來的保姆、司機和老師無關,而是和他們有個大地一樣柔韌的媽媽有關。

那個看似迂腐、吝嗇、不中用、掙錢少、沒本事的女人,其實一直在用自己體內的能量,供養一個家的正常運轉。

這,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是多少世俗標準都無法衡量,是多少貌似有身份、有地位、有金錢、很成功的人,都匱乏的。

因為,在這個雞血盛行的年代,多少人用表面的成功去定義所謂的成長,彷彿那些沉默而緩慢的人就像罪人一樣。

而這,恰恰是很多家庭的暗傷。

03

有一個鬧離婚的女讀者,曾向我訴苦:

「我現在,一回家,看見他就煩。一個大男人,每個月就幾千塊的死工資,天天和花花草草、貓貓狗狗糾纏在一起。除了做飯帶孩子,幹啥啥不行,沒有一點上進心。」

她出身農村,靠一路和人爭、和人斗、被人坑,才一步步在城裡站穩了腳。

在她的信念里,人活著,不是超越別人,就要被人超越。所以,她一刻都無法鬆弛,更看不得自己的男人舒展。

而她的丈夫,那個普通的工薪階層,一小在父母呵護、富足環境中長大的男人,對金錢、名譽和攀比,並不在意。

他更在意的,是孩子的每頓飯是否溫熱,陽台上的每盆花是否缺水,家裡養的狗和貓是否安穩,逐漸年邁的父母是否康健。

他們之間的溝壑越來越大,尤其是一路披荊斬棘的女人,在事業上越來越出色後。

30多歲的女人,褪去了女孩的青澀,尚未步入發福的老態,有幾分姿色,有幾分榮光,有一些名氣,誇大其詞的讚美和投其所好的異性,不斷襲來,讓她誤以為自己可以調配更多的資源和男人。

何況,不少飯桌上張口閉口「KPI」、「BSC」、「OKR」的男人,轉過身也明裡暗裡給她送菠菜,讓她有一種艷遇不斷、身價倍增的錯覺。

回到家裡,再看當初那個朴樸素素、本本分分男人,難免就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看哪兒哪兒都有毛病。

「大概是這些年,我成長太快了,他跟不上趟兒,我們之間缺少共同語言,所以裂縫越來越大了。」

她說。

不。

「不是這樣的。」我回復她,「是你誤入歧途,而他仍如少年。」

04

那個叱吒風雲的女人,不過是外在身價提高後,迷失在成長的幻覺里,內心一直動蕩。

而那個風裡雨里接送孩子上學,春夏秋冬精心準備一日三餐,一年四季都把家裡收拾妥妥噹噹,年過四旬依然像個孩子一樣善待花草和動物的男人,在柴米油鹽和庸常瑣碎里,出走半生依然乾淨得像個少年。

多少人,只看到那個女人的明媚和耀眼,而看不到那個男人的長情和純粹。

多少人,只讚美那顯而易見的成就和成功,而忽略了關起門來一個家方寸之地的祥和,遠遠超過萬人矚目的喝彩。

所以,去年的秋天,我把這個觀點說給那個要離婚的女人時,她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她執意離婚,並堅信餘生更好。

只是後來,伴隨經濟環境的下行,因為合作夥伴的債務波及到她,導致她的公司險些倒閉,員工走了一大半。

一夜之間,昔日賓客滿朋的熱鬧不復存在,那些和她搞曖昧說黃段子的男人,也彷彿突然蒸發,對她躲避不及。

有天深夜,她安撫完員工,送走討債的客戶,推開門就接到母親的電話:父親心臟病住院兩三天了,都是她丈夫跑上跑下,還叮囑老人不要告訴她。

「你這個死丫頭,不是天天說要和人家離婚嗎?離了婚,你燒高香也找不到這麼好的人了!」

電話中,母親罵她。

她心情複雜地走進廚房,發現她準備離婚的那個男人,正在給她做面——她最愛吃的那種糊蔥花、青葉菜、高湯煨的雞蛋面。

「那一刻,我才知道,這些年,一直錯的那個人,是我。」

今年冬天,她再次來信說,他們沒有離婚,但她需要去修正自己的心。

05

這個萬物爭著向前沖的時代,努力和成長,是光榮的,自豪的,有用的,金光閃閃的,受人推崇的。

與之相反的,那些沉默而緩慢的人,則被視為落伍的,守舊的,無用的,不思進取的,遭人鄙視的。

這是社會的叢林法則,也是成敗的自古標準,從某種程度上說,也是無可厚非的。

但,如果拿著這樣一把尺子,去丈量我們的家庭成員、親密伴侶,很多時候都是有失公平的。

那個衣著樸素,內心謙遜,把3個孩子培養成人,把4位老人照顧周全的全職媽媽,為一個家創造的價值,絕不比那個盈利千萬的丈夫少。

因為,再多的錢,也買不來一個家。

那個內心沉穩,不逐功名,耐心陪伴身邊親人,給妻子做出一碗碗熱乎乎雞蛋面的丈夫,給一個家帶來的能量,也絕不比那個走路帶風的女人少。

因為,再多的套路,都抵不過結實的真誠。

只是,多少人沉迷在名利的幻覺里,自我的膨脹里,城池的得失里,傲慢的偏見里,世俗的標準里,而唯獨看不見身邊那個默默陪伴的人,內心有著怎樣富饒而稀缺的風景。

其實,這世上,從不缺少優秀的人,成功的人,璀璨奪目的人。

但一直缺少的,是萬家燈火深處,雙手溫熱的人,眉眼含情的人,語氣輕柔的人。

願你是這樣的人。

因為,真正的成長,是在人群看不見的地方,默默紮根,悄悄向上。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閑時花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