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美國人救了中國 毛澤東卻與斯大林分贓

作者:
斯大林再次感到毛澤東這個人不簡單。就是在這時他對南斯拉夫等共產黨人說:毛澤東不聽話,但是個能成事的。1月14日,斯大林要毛澤東再次推遲訪蘇,說「中國此時的局勢缺您不行。」斯大林提出即刻派權威的政治局委員來見毛澤東。1月17日,毛澤東回電說「非常歡迎」斯大林的使者。米高揚在1949年1月30日到達西柏坡。在給斯大林的彙報里,米高揚說毛澤東「高興已極,感謝斯大林同志的細心關懷」。跟米高揚一道來的還有一直在東北為中共修復鐵路的科瓦廖夫,做毛澤東和斯大林之間的聯絡員。

在抗戰期間,美國人救了中國。其時,為了爭取美國不支持蔣,對中共採取友好立場,毛澤東制定了「中立美國」的政策,聲稱中共只是溫和的農村改革者,不是要搞共產主義,完全可以跟美國合作。1944年,羅斯福曾派觀察組去延安。美國人剛到,毛澤東就在8月12日對蘇聯聯絡員孫平說:「我們在考慮改變黨的名字,不叫『共產黨』,而叫別的什麼。這樣形勢會對我們更有利,特別是在跟美國的關係上」。莫斯科馬上和毛澤東唱起了同一調子。8月下旬,莫洛托夫對當時在蘇聯的赫爾利將軍說,在中國,「有人稱他們為『共產黨人』,實際上他們跟共產主義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們不過是不滿自己的經濟狀況,只要經濟狀況一改善,他們馬上就會忘了他們是共產黨。蘇聯政府與這樣的『共產主義分子』毫無關係。」

莫斯科跟毛澤東唱的雙簧欺騙了很多美國人,多年來這些人一直以為毛澤東有可能被美國爭取過去,美國沒能把毛澤東從蘇聯陣營里拉走是「失去的機會」。他們哪裡知道,就在毛澤東跟美國拉關係時,他反覆告誡中共幹部,說這「只是在對蔣鬥爭中的一種策略」。

毛澤東的策略也蒙住了杜魯門總統的遣華特使馬歇爾。馬歇爾1945年12月來華,使命是停止內戰。1920年代他曾在中國服務過,討厭蔣介石的親戚們腐敗。中共說他們跟美國相似之處甚多,這使他特別動心。他跟周恩來第一次見面,周恩來就奉承他說中共「期望美國式的民主」。一個月後,周恩來又說毛澤東喜歡美國更勝於蘇聯,並告訴馬歇爾:「有這麼一個小故事,說了您或許有興趣。最近傳言毛主席要訪問蘇聯,毛主席聽說後大笑,半開玩笑地說如果他真有機會出國的話,他想去的倒是美國。」馬歇爾完全當真,把這番話轉述給杜魯門,還說毛澤東比國民黨更跟他合作。到1948年2月,馬歇爾還在對美國國會說:「在中國我們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有外來的共產黨支援。」

美國怎麼可能全然不知情,他們跟英國人都在不斷監聽蘇聯與中共的電訊聯繫,不少電報從莫斯科直達延安,清楚無疑地顯示了兩者的密切關係。其他美國官員也曾告誡馬歇爾,延安美軍觀察組負責人最後的報告開宗明義就是:「共產主義是國際性的!」

馬歇爾1946年3月4-5日訪問延安。為了把一切都控制得天衣無縫,毛澤東連兒子都送下鄉去。毛澤東對毛岸英說,這是為了讓他學習農活和中國習慣。但真正的原因是毛岸英會講英語,毛澤東怕他跟馬歇爾等人交談。毛岸英在斯大林的蘇聯長大,不是不熟悉管束,但對毛澤東控制的嚴厲他仍然全無思想準備,毛澤東對他不放心。

馬歇爾向杜魯門報告說:「我跟毛澤東作了一次長談,我坦率得不能再坦率了,他沒有表現任何不滿,向我擔保盡其所能合作。」馬歇爾稱在東北的「共產黨勢力比烏合之眾強不了多少」「從延安大本營跟當地共產黨聯繫簡直就辦不到。」其實,延安跟東北局和在東北的幾十萬大軍天天都有長電來往。馬歇爾在延安時,毛澤東就已經向阿洛夫詳細複述了跟他談話的全部內容,請阿洛夫電告斯大林。

馬歇爾為毛澤東的成功作出了關鍵貢獻。1946年晚春,當毛澤東的軍隊在東北全面潰敗時,馬歇爾給蔣介石施加了決定性的壓力,迫使蔣介石停止在東北追擊。馬歇爾威脅蔣介石說,如果繼續追擊,美國就不再幫他運部隊去東北了。5月31日,馬歇爾甚至寫信給蔣,稱這事關係到他本人的榮譽:「在目前政府軍在東北繼續推進的情況下,我不得不重申:事情已經到了這樣一個關頭,即我本人的立場是否正直成了嚴重問題。因此,我再次向您要求,立即下令政府軍停止推進、打擊、或追趕」。措辭如此強硬嚴峻,蔣介石答應停火15天。這個決定,使毛澤東絕處逢生。他剛於6月3日被迫同意放棄北滿重鎮哈爾濱。一得到停戰令的消息,毛澤東立即發電東北追改部署:「蔣已允馬停戰十天談判,請東北局堅守哈爾濱……至要至要」;「保持松花江以北地區於我手中,尤其保持哈市。」轉折點就這樣到了。

在東北的中共官兵,包括林彪在內,都說蔣介石停止向松花江北推進是大大的失策。蔣介石只要窮追猛打,至少能阻止中共在蘇聯邊境建立強大鞏固的北滿根據地,切斷中共與蘇聯的鐵路運輸線,使蘇聯重型武器不可能運進來裝備中共。

蔣介石答應停火15天之後,馬歇爾又再施加壓力,要蔣把停火期延長為4個月,甚至把整個北滿讓給中共。重開戰火意味著跟馬歇爾直接衝突。當蔣介石被馬歇爾逼得焦頭爛額時,又接到杜魯門總統的嚴厲警告。7月中旬,兩名反蔣知識分子李公朴、聞一多在國民黨統治的昆明被槍殺。美國民意測驗立刻顯示,只有13%的人贊成繼續援蔣,50%的人要求「不介入」。8月10日,杜魯門寫信給蔣介石,聲色俱厲地提到這兩樁暗殺,說美國人民對這樣的事「深惡痛絕」,威脅說如果和談沒有進展,他只好重新考慮美國對蔣政權的態度。

在這樣的壓力下,蔣介石在東北的停火繼續了下去。蔣的親信陳立夫對我們說,他不贊成蔣的做法,勸蔣「像西班牙的佛朗哥,反共就是要反到底。打打談談,談談打打,沒用。」但是蔣離不開美國的援助。東北的停火使毛澤東得以在北滿建立了橫一千公里,縱五百公里,面積比德國還大的根據地。毛澤東把這塊地盤比作舒適的「沙發」背靠蘇聯,兩臂有北朝鮮、外蒙古作依託。

停火的4個月使中共有了充裕的時間整頓部隊,包括整編原滿洲國的20萬軍隊。凡是信不過的被通通「清洗」。據《東北三年解放戰爭軍事資料》透露:這3年中「清洗可能有15萬人」,幾乎快趕上「戰死、失蹤、被俘、醫院中死去和殘廢等」的總數。整頓的重要內容是激發士氣,辦法是「訴苦大會」,由幹部帶頭,戰士們一個個上台去訴本人和家庭之苦。他們大多數出身於貧苦農民,目不識丁,因為忍飢挨餓,遭遇不公,有一肚子苦水。痛苦往事被勾了起來,大會上男子漢們哭得像淚人兒一般,空氣變得像發燒似的滾燙。有份給毛澤東的報告說:「一個戰士對舊社會不滿而訴苦,他氣憤填膺感動的氣死了。死而復活,現成傻子。」黨告訴那群哭得死去活來的戰士們,他們的苦都是蔣介石政府造成的,他們要「向蔣介石報仇」。親歷者說,這類訴苦真是立竿見影:「一場訴苦會下來,一個個抽抽噎噎的……那顆心已經是共產黨的了。」與政治上洗腦齊頭並進的是軍事訓練,蘇聯人起的作用舉足輕重。中共第一支部隊進入東北時,看上去不像正規隊伍,也不會使用現代化武器,蘇軍還以為他們是土匪。停火期間,蘇聯人開辦了16所空軍、炮兵、工程兵等軍事學校,軍官還到蘇聯去培訓,有的去蘇軍控制區旅順、大連。

莫斯科為毛澤東提供的武器包括繳獲日本人的9百架飛機、7百輛坦克、3千7百多門各種大炮、將近1萬2千挺機關槍、一支頗具規模的松花江小艦隊,還有無數步槍、高射機槍、裝甲車。北朝鮮是日本的重要軍火庫,那裡的軍火都給了毛澤東,足足裝了兩千多車皮。還有更多的日本軍火從外蒙古運到。蘇聯製造的武器也來了,外加蘇德戰場上繳獲的德國武器,上面的德文被銼掉,毛澤東宣稱它們美國製造,從「蔣介石運輸大隊長」那裡繳獲的。

毛澤東從蘇聯秘密接收了數萬日本戰俘,他們在把中共軍隊訓練成強大作戰機器上功不可沒。是他們教中共軍隊怎樣使用日本武器,怎樣保養、維修武器,他們創建了中共的空軍,由日本飛行員做教練。數千訓練有素的日本醫護人員悉心治療護理中共傷病員,流過血的老人至今提起來還非常感激。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北朝鮮。中共從那裡不僅得到了軍火,而且得到了一支由日本加蘇聯訓練的20萬人的強悍軍隊。北朝鮮與東北有8百公裡邊境線,中共把它稱為「我們隱蔽的後方」。1946年6月中共被國民黨趕著跑時,大量傷病員、後勤人員和戰略物資轉移到這裡。國民黨佔領東北中部,把中共軍隊斷開後,北朝鮮成了溝通北滿與南滿的走廊,也是連接關外與關內根據地,尤其是戰略要地山東的要道。為了協調這張龐大的轉運網,中共在平壤和北朝鮮的四個港口設立了辦事處。

斯大林的貢獻還不止這些。1946年下半年,蘇聯鐵路專家組開始修復東北鐵路。1948年六月,斯大林派前鐵道部長科瓦廖夫來華總領全面修復工作。蘇聯人共修復了1萬多公里的鐵道線,120座橋樑,使中共能快速運輸大部隊和蘇聯重型武器,得以攻打大城市。

蘇聯、北朝鮮、外蒙古對中共的這一切援助都是在絕對保密的狀態下進行的。毛澤東用各種辦法掩蓋它,毛澤東特意命令林彪從黨內秘密文件里刪去「展開背靠朝鮮、蘇聯、外蒙、熱河的根據地」一句。毛澤東還叫林彪寫上戰爭目的是「為經濟上、政治上、軍事上的民主」。「階級鬥爭口號不要提。」莫斯科的宣傳機器說蘇聯援助毛澤東的傳言「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事實上,毛澤東聲稱打蔣介石靠「小米加步槍」,才是貨真價實的謊言。但毛澤東不想欠斯大林的情,大規模蘇聯軍援開始後,1946年8月和10月,中共兩次主動提出用食品償付。蘇聯駐哈爾濱的貿易代表謝絕了。毛澤東11月派親信劉亞樓到莫斯科去遊說,達成秘密協議,中共每年給蘇聯100萬噸糧食。這些糧食都是從老百姓口中奪走的。

東北停火時,蔣的軍事力量仍遠遠優於中共。國民黨軍隊有430人,中共只有127萬。蔣把中共軍隊趕出了關內的大部分城市,和幾乎整個長江流域。毛澤東在所有這些戰區里,一再堅持要部隊奪取和保衛大城市,都遭到失敗。在華北,有「三路四城」之戰(指奪取三段鐵路,及保定、石家莊,太原、大同四大城市)。在華東,毛澤東指示向蔣介石剛恢復的首都南京挺進,說這個計劃「並不冒險」。雖然挫折一個接一個,但毛澤東毫不灰心,他有把握贏得最後勝利,因為他有北滿這個「沙發」。1946年10月,當蔣介石重新進攻時,中共已利用4個月停火把「沙發」建得如鐵打的一般。那年冬天,國共雙方惡仗不斷,國民黨發現他們的對手今非昔比,頑強善戰。中共軍隊總指揮林彪的軍事才能這時發揮得淋漓盡致,打起仗來「又狠又刁」。在攝氏零下四十度的天氣里,他的部隊日夜卧在冰雪地里打伏擊。幾番大戰下來,國民黨在東北黑土地上的主動權,遂告易主。

1947年1月,馬歇爾離華,美國調停宣告失敗。美國開始認真援蔣,但為時已晚。毛澤東20多年來孜孜以求的「打通蘇聯」,已經大功告成,而且是在美國人的幫助下實現的。毛澤東在全國的勝利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同國民黨的內戰剛勝利在望,毛澤東便躍躍欲試,要在斯大林的全球勢力範圍內插一腳。毛澤東希望有個斯諾式的人物來助他一臂之力。但莫斯科已禁止毛澤東再接待斯諾。他只能轉而求其次,用二流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斯特朗在西方完全不具備斯諾的名聲,人們認為她不過是共產黨的傳聲筒。1947年,毛澤東派斯特朗周恩來游列國,為他宣傳。臨行前,毛澤東給了她一套文件,囑咐她「轉交給全世界的共產黨,特別是給美國、東歐共產黨領導人看看」,要她「不必拿到莫斯科去」。斯特朗遵命寫了篇文章《毛澤東思想》外加一本書《中國的黎明》,頌揚毛澤東「用馬克思、列寧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方式解決每一個具體問題」,「整個亞洲可以從中國學到比蘇聯更多的東西」,還說毛澤東的著作「完全可能影響了歐洲有些政府戰後的模式」。這些話明擺著在奪斯大林的風光。斯特朗的書在蘇聯出不了,在美國出版時美共刪去一半。但書的全文在印度和好幾個東歐國家出版了,包括正跟斯大林頂著乾的南斯拉夫。

斯大林盤算著採取什麼辦法教訓毛澤東,讓毛澤東知道誰是大老闆。1947年11月30日,毛澤東看著內戰勝券在握,向斯大林提出訪問蘇聯的要求。斯大林的機會來了。12月16日,斯大林辦公室給毛澤東回電說歡迎他訪蘇。電報由阿洛夫大夫轉給毛澤東。阿洛夫大夫同時收到指令,要他彙報毛澤東的反應。第二天,他電告斯大林:毛澤東「非常高興」,「可以說是興奮得手舞足蹈」,「馬上說:『好極了,我三個月後可以動身』。」但三個月過去了,斯大林沒有發來邀請函。毛澤東等了又等,中共收復延安那天,毛澤東再向阿洛大大夫提起,說他打算5月4、5日起程。斯大林回電說「好」,毛澤東要求把兩個蘇聯醫生都帶上,說是健康緣故,其實是防備:他不在時宿敵王明直接跟莫斯科聯繫。斯大林回電說可以,但是有意不表示同意毛澤東的另一個要求:訪問東歐。5月10日,毛澤東自己定的起程日子已過了幾天,斯大林突然來電推遲訪問。春去夏來,再也不見斯大林提及邀毛澤東訪蘇的事。毛澤東著急要走,這時;他已與中共其他領導人彙集在西柏坡,人人都知道毛澤東要去莫斯科見斯大林,而且就在這幾天。說走說了半天,斯大林仍不來邀請,毛澤東大失面子。

7月4日,毛澤東沉不住氣了,給斯大林發了封電報,說他打算10天後出發:「我決定近期訪問您」「無論如何我們都得要在這個月15號動身。」他要斯大林派兩架飛機。14日,毛澤東自定行期的前一天,天上不見飛機,地上阿洛夫大夫卻傳來斯大林的電報:「告訴毛澤東:鑒於糧食收穫季節在望,黨的高級領導都要在8月份離開莫斯科到各省去,11月才回來。因此,中央委員會敬請毛澤東同志把他對莫斯科的訪問推遲到十一月底,以便有機會會見所有中央負責同志。」全蘇聯的領導人都要離開莫斯科四個月到外省去收莊稼?毛澤東訪蘇非得推遲到有名的俄羅斯隆冬?這顯然是在耍毛澤東。

毛澤東意識到他的野心惹惱了斯大林,連忙採取措施補救。8月15日,他得知華北大學準備提出「主要的要學習毛澤東主義」後,馬上否決了這一提法,說這是「無益有害的,必須堅決反對這樣說」。他還下令把文件中「毛澤東思想」改為「馬列主義」。9月28日,毛澤東發給斯大林一封討好的電報,請求斯大林讓他去蘇聯。毛澤東首次用斯大林喜歡聽的別號「大老闆」稱呼斯大林:「請讓我本人面見大老闆,親口向大老闆彙報情況,這至關緊要。」斯大林見毛澤東低了頭,便放下身段,10月17日,給毛澤東回了封友好而不失居高臨下的電報,說他歡迎毛澤東11月底來。毛澤東吃了定心丸。只是國內戰局的發展使他不得不自己主動推遲訪蘇行期。

但在關鍵問題上,毛澤東對斯大林是寸步不讓。國共內戰接近尾聲時,1949年1月,南京政府要求和談。斯大林要毛澤東答覆「中共主張同國民党進行談判」。毛澤東大為光火。阿洛夫大夫報告斯大林說,毛澤東「比起平常來說話更不客氣」。斯大林得知後第二天補發一封電報向毛澤東解釋,說他的提議完全是做樣子,為的是讓全世界看到繼續內戰的責任在國民黨。斯大林說:「我們為您擬的答覆,目的只是為了破壞南京方面所提議的和平談判。」

毛澤東的想法是一天和平也不能給國民黨,哪怕做做樣子也不行。他對斯大林說,他要的是南京政府的無條件投降。毛澤東還史無前例地教斯大林怎樣說話,當時南京政府請求蘇聯調解,毛澤東對斯大林說:「我們認為您應該這樣回答——」,斯大林身邊的人都覺得斯大林「受了毛澤東的訓」。斯大林當然不會善罷甘休,第二天就給毛澤東來了篇長篇說教,說拒絕和談有損公眾形象,還危言聳聽地說可能導致西方武裝干涉。毛澤東根本就不相信什麼西方干涉,但也不想叫斯大林下不了台,他策略地找了個辦法。當天發表聲明,開出一系列和談條件,等於是叫國民黨無條件投降。然後毛澤東電告斯大林,巧妙地引用斯大林的原話,似乎這一聲明是按斯大林的指示辦的:「在破壞同國民黨的和平談判,將革命戰爭進行到底這一基本方針上,我們同您的意見完全一致。」斯大林也順勢下了台階,第二天回電:「我們已經達成完全一致的意見」,「這件事就此了結。」

斯大林再次感到毛澤東這個人不簡單。就是在這時他對南斯拉夫等共產黨人說:毛澤東不聽話,但是個能成事的。1月14日,斯大林要毛澤東再次推遲訪蘇,說「中國此時的局勢缺您不行。」斯大林提出即刻派權威的政治局委員來見毛澤東。得知斯大林又要延期,毛澤東的第一反應是把電報往桌上一扔,說:「隨他去吧!」毛澤東明白斯大林其實是看重他,斯大林還從來沒派政治局委員到任何共產黨打內戰的國家去過,更不用說那個國家的政府跟蘇聯還有外交關係。1月17日,毛澤東回電說「非常歡迎」斯大林的使者。米高揚在1949年1月30日到達西柏坡。在給斯大林的彙報里,米高揚說毛澤東「高興已極,感謝斯大林同志的細心關懷」。跟米高揚一道來的還有一直在東北為中共修復鐵路的科瓦廖夫,做毛澤東和斯大林之間的聯絡員。

米高揚到的第二天,國民黨政府由南京搬到廣州,隨同搬去的只有一個外國大使:蘇聯大使羅申。周恩來受命請米高揚解釋,米高揚說:「這是很正常的。不僅對我們的共同事業無害,恰恰相反,還有助於它的發展。」斯大林後來對劉少奇解釋,說大使搬去廣州是為了收集情報。毛澤東不依不饒,拿羅申出氣。羅申被斯大林派到毛澤東的中國來做首任大使時,設宴招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一言不發,蘇聯外交官稱毛澤東「露出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

儘管心懷不滿,毛澤東仍讓米高揚喜出望外。他對蘇聯跟蔣介石政府1945年簽的損害中國領土權益的協定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反而說它是「愛國的」。米高揚向斯大林彙報說:毛澤東再三強調說,斯大林是中國人民的導師,是全世界人民的導師,他是斯大林同志的信徒,隨時準備接受指示。毛澤東有意降低自己作為領袖、理論家的地位,說他沒有對馬克思主義做出新的貢獻,等等。那時南斯拉夫的鐵托由於表現出太多的獨立性剛被斯大林開除出共產主義陣營,毛澤東竭力表示他不會成為鐵托式的人物,在米高揚面前批南斯拉夫,甚至還引用斯大林遠在1925年對南斯拉大民族主義的批評。

米高揚向毛澤東提起亞洲共產黨之間的關係。毛澤東馬上提出成立「亞洲情報局」。斯大林在這之前成立了「共產黨情報局」,成員只有歐洲的共產黨,毛澤東認為這是斯大林示意亞洲共產黨可以有另外一個組織。毛澤東對米高揚說,他已經計劃好了亞洲情報局的成員,列舉了朝鮮、印度支那、菲律賓等,一旦在中國掌權後,立刻可以幹起來。米高揚建議考慮成立以毛澤東為首腦的「東亞」情報局,一開始只包括三個成員:中國、日本、朝鮮,以後再逐步增加。這比毛澤東期待的範圍小得多。米高揚同毛澤東討論勢力範圍的第二天,斯大林通過米高揚向毛澤東發出強烈暗示:你的野心不要太大了!具體方式是命令毛澤東逮捕為毛澤東到處遊說的斯特朗的美國同事李敦白。斯大林說他倆是美國間諜網成員,《真理報》公布了斯特朗在莫斯科被捕的消息。

毛澤東按斯大林的意思逮捕了在西柏坡工作的李敦白。在蘇聯,隨著斯特朗進監獄的還有曾風雲一時的鮑羅廷。斯特朗請他幫忙在蘇聯出版她頌揚毛澤東的書,鮑羅廷為之奔走。現在他也跟著倒楣,刑訊逼問要他交代跟毛澤東的關係。

面對斯大林的「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毛澤東並不緊張。他領會到了斯大林對他的警告,但更多地看到斯大林的主動讓步:東亞可以給你,不要把手伸到美國、歐洲去。斯大林在和毛澤東劃分勢力範圍,對毛澤東,這是何等的成就!

此時的王明,自知沒法子扳倒毛澤東,轉而對毛澤東極盡恭維之能事,說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在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具體運用和發展」。不僅是東亞,甚至不僅是亞洲,而且是全球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王明搔到了毛澤東的癢處,搔得毛澤東格外舒服。在1949年3月13日七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浮想聯翩:「照王明的提法,則有點劃分『市場』的味道。世界上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範圍很寬,一划分開,就似乎是說,斯大林只管那些工業發展的地方,而殖民地半殖民地歸我們,可是有那麼一個國家,提出不買你的貨,而要直接到莫斯科去買貨,這又怎麼辦呢?……比如,拿日本來說,按照王明的提法,它現在算歸我們,將來美帝國主義撤走以後,它又該歸斯大林管了,這豈不是笑話?當然,我們不要忙於想寬了,先把中國自己的事情做好。」

毛澤東做的夢,已經是在與斯大林瓜分世界、坐地分贓了。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