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金言:賈躍亭申請破產是金蟬脫殼回國造車是聲東擊西

作者:
正如他在法庭上所承認的,他幾年前就開始策劃破產解套了,目的是徹底擺脫債權人特別是國內債權人對其所欠巨額債務的追討。眾所周知,賈躍亭在國內股票市場非法套現了幾十億美元,以在美國造車為名轉移到了境外。同時,賈躍亭還通過包括賣手機等和在國內發貨國外收帳等方式,在包括印度和俄羅斯等地,非法收取了數十億美元,也藏匿到了海外,造成了國內大量供應商的損失甚至是家破人亡人命案。

詐騙老手賈躍亭最近又在國內外媒體上,用其屢次得手的自導自演甚至是自殘和悲情的手法,企圖繼續欺騙債權人,追償人,法院和政府。他企圖以在美國申請破產的方式再次欺騙主要是國內的債權人,圖謀金蟬脫殼,轉移日益逼進的,對其在海內外藏匿數十億美元的法律追討的視線;還妄想以完成破產重組後回國造車為畫餅,欺騙國內債權人放他一馬;並企圖通過賄賂等手段博得國內外輿論同情,藉以再次行騙。實際上,賈躍亭深陷金融欺詐、國際洗錢、國內政治賄賂和鬥爭,而且一直在為個人目的在攪渾中美政治,用傳播霍亂的賄賂方式,企圖利用和綁架國內現任和有威望的政治人物

一、賈躍亭申請破產是金蟬脫殼

賈躍亭2019年10月在美國德拉瓦聯邦破產法院申請破產,試圖僅以其在美國建立五年但仍然停留在幾台樣車和PPT畫面上,瀕臨破產的法拉第未來汽車公司的14億美元自估價值,來沖抵他所欠主要是國內包括國有企業,國有金融企業和大量民企和個人的高達37億美元的債務。他還忽悠債權人幫助把他吹噓為比特斯拉汽車還先進的法拉第未來汽車做好,才有可能得到賠償;他威脅債權人說否則所有債務就會打水漂,大有我欠你債了,但你還得再救我,否則你就打水漂的綁匪架勢。賈躍亭所謂以其法拉第未來股份來抵債,實際上本身就是騙局,他早就把他的股份變相,包括拼湊所謂合伙人委員會,以掌握控制權、同夥代持、外甥持有等方式掏空了。賈躍亭心胸狹窄、利慾薰心,甚至連不一定值錢的股份都不會真正償還給債權人。

實際上,賈躍亭出演這齣破產戲,是蓄謀已久的再次詐騙。正如他在法庭上所承認的,他幾年前就開始策劃破產解套了,目的是徹底擺脫債權人特別是國內債權人對其所欠巨額債務的追討。眾所周知,賈躍亭在國內股票市場非法套現了幾十億美元,以在美國造車為名轉移到了境外。同時,賈躍亭還通過包括賣手機等和在國內發貨國外收帳等方式,在包括印度俄羅斯等地,非法收取了數十億美元,也藏匿到了海外,造成了國內大量供應商的損失甚至是家破人亡人命案。國內的部分債權人,已經通過在國內仲裁和訴訟在美國法院司法執行或者在美國直接訴訟等方式,已經達到了強制執行的階段。賈躍亭就是在美國加州聯邦法院要對其庭前對質強制查封他資產和帳戶的前三天,才匆忙異地在德拉瓦州提出破產申請,試圖逃脫美國法律對他的制裁。

賈躍亭的破產申請,從程序和實質上,都是為了欺騙。在程序上,賈躍亭試圖在美國破產法院解決中國國內債務問題,存在程序上的障礙和執行上的困難,中國300多個在冊債權人,如何能夠在突發和極短的時間內,應對美國複雜的破產法律程序?賈躍亭在欺騙債權人時用的是中文,而申請破產時卻只向中國國內債權人提供他靠欺騙資金所僱傭的美國律師準備的幾百頁的英文法律文件,可見其卑鄙。在實質上,賈躍亭企圖僅用其在美國既難以估值又瀕臨破產的未投產企業的股份,試圖匆忙了結中國國內債權人的所有債務,而明確將其在國內和境外隱藏的巨額資產和現金排除在外,可見其惡劣之至。

美國破產法院如何發落賈躍亭,值得密切觀察。破產法院如果駁回其破產申請,賈躍亭就得按照法院目前和未來的判決,以其所有資產,包括除了其在法拉第未來股份以外的所有可以找尋的資產和現金,賠償債權人;債權人就可以在國內、國外、美國繼續告他。破產法院如果接受其破產申請,所有債權人就只能取得賈躍亭所提出的他那些不知道能夠值任何錢的所謂法拉第未來股份,而且要等到賈躍亭繼續操縱和玩弄這些股份到是否和能夠上市才能得到賠償,而瀕臨破產特別是有著賈躍亭陰影的法拉第未來能否上市沒人知道,但債權人當下就得放棄對賈躍亭的追索,明顯是賈躍亭的金蟬脫殼之陰險計謀。破產法院如果判決賈躍亭對法庭有不實之詞,欺騙法院,賈躍亭就會被判決欺詐,背負刑事罪名,甚至鋃鐺入獄。所以,負責任的債權人,沒有有意或無意被賈躍亭蒙蔽的債權人,都知道應當如何去做。

無論如何,賈躍亭在目前的法院質詢中,已經漏出了許多馬腳,暴露了他自私和欺詐的本質,例如,他暴露了表面上每年領一元工資藉以讓員工減工資,在法庭文件中卻不得不說他的年工資為近百萬美元;他表面上把別墅拿出來供公司使用,實際上他卻是監守自盜,把別墅以每月幾萬美元的價格租給公司收租金,活活一個周扒皮;美國破產法官質詢他為何帳上沒有個人生活費用,他不得不承認是公司全部報銷,讓法庭瞠目結舌;在美國破產法院的程序中,人們在法庭上已經直接問到了被廣泛認為是替他藏錢洗錢的鄧超英買房子的事;賈躍亭為子女設立七千萬美元信託之事在法庭上也被問及,儘管他說別人誹謗他但卻沒有否認信託存在。估計替他藏錢轉移資產、為他洗錢代持的許多人已經不寒而慄了。實際上美國加州聯邦法院檔案中已經公開列明了目前所掌握的一批為賈躍亭轉移資產的個人和公司的名單。賈躍亭可能是在國內欺騙慣了,以為在美國也可以玩弄法律,殊不知他可能已經落入了自己精心打造的美國法律陷阱。在美國,包括在美國破產法院,任何造假、不實和不全言行,都是刑事罪責。賈躍亭所導演的這齣破產戲,還包括在他提出破產申請後的幾日之內,上演了他與甘薇的離婚申請鬧劇,這已經是他第三次離婚了,而假離婚包括破產前後的離婚都是可能構成欺騙和蔑視法庭罪責的。賈躍亭的這齣戲算是唱大了。

賈躍亭慣用的方式之一,是擺出他那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花言巧語,裝朴賣萌,騙取信任。這次他又耍那一套,專門於11月下旬邀請國內債權人去美國洛杉磯試駕那幾部專門裝飾的幾年如一日專裝門面的所謂樣車,又是道歉,又是發誓,又是拍胸脯。然而多行不義必自斃。原來大家還擔心國內債權人又會被他蒙蔽,特別是某些國有債權人的個人是否還有可能收到他的好處和賄賂而拿國家利益與賈躍亭做交換。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絕大多數債權人這次看來,十分堅決,不再容易上當受騙。

二、賈躍亭所謂回國造車是聲東擊西

賈躍亭總是在關鍵時刻聲東擊西,蠱惑人心。一直是保證「下周回國」卻懦夫般地派出妻子和哥哥去應對國內政府監管部門調查,這次卻又借國內債權人之口,杜撰出了所謂賈躍亭完成破產重組後就回國量產汽車的幌子,藉以誘騙國內債權人和國內輿論。且不說他所謂在美國造車本身就可能是向境外轉移資產和國際洗錢的幌子和託詞,就是他鼓吹的所謂超越特斯拉的法拉第未來汽車,一味將各種豪華配置簡單堆積在一部彩排車上的江湖騙術,沒有多少技術含量,並且經過他的瞎折騰,就算有技術也已經陳舊了好幾年,在成本核算上也不可能批量生產。加上賈躍亭去年上演的美國國家301報告指責投資者恆大偷竊美國法拉第未來技術,導致美國政府一直在嚴密關注法拉第未來技術,美國法律目前對於美國技術轉入中國窮追猛打,他所謂回國量產又是一個障眼和騙術。

賈躍亭每當有需要時,就機會主義地玩弄國內政治,為自己的一己之私服務,他就像瘟疫一樣,總是將許多人特別是有名望有地位有成就之人拉入泥潭,抬高他卑微的地位並企圖拉人為其墊背,製造亂局,藉以個人逃脫。他當初賄賂令計劃和令計劃弟弟王誠,事情不僅沒有結束,而且仍然在蔓延。美國加州法院在列明賈躍亭藏匿資產的公開文件中,王誠的名字就赫然其中。最近又有報導說賈躍亭是李源潮的白手套。回想樂視當年如日中天,結合「令李」體制的說法,不難理解。賈躍亭還放出風聲,說他長期投資和經營包括栗戰書和馬凱家族在內的國內政治家族,說他們會在背後支持賈躍亭,藉以向包括國內監管部門和國內債權人在內的各方施加壓力。賈躍亭這種破罐破摔和傳染病式地拉國內政治人物下水的卑鄙做法,也許又會引起國內鬥爭,在國際和美國乃至中國都在加強國際資產追蹤的日趨複雜的國際形勢下,尤其值得密切關注。

賈躍亭的如意算盤是,將國內的債務以他已經掏空的美國法拉第未來的股份,借用美國破產方式,在美國騙取國內債權人特別是他以為可以賄賂搞定的部分國有企業債權人的同意,達到其本人債務的解脫,進而法拉第未來的上市或破產與己無關,達到其最終剔除和保留他已在境外和國內藏匿的和他人代持的巨額贓物和孽財。殊不知,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賈躍亭罪惡累累,早已經觸犯了多項美國、中國和國際法律。早有直接的、間接的、已知的、潛在的各種原告訴訟人和賞金獵人在永久性追索著他。由於他的劣根性、傳染性和國際惡名,無論他企圖賄賂多少人和什麼人,想必不會有人敢於淌他這灘國際渾水,冒著國際永久和持續性法律訴訟和政治追索,去沾他這個國際國內臭名昭著血債纍纍的犯罪份子,而與國內外眾多的被欠著巨額實實在在債務的企業和個人,以及有著家破人亡與刻骨仇恨的眾多家庭和個人,公開和永久為敵。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9/1211/1381189.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