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怡: 中美冷戰新時代

作者:
川普的言語飄忽,但行動最實際。而行動反映的是美國朝野兩黨,和幾乎所有智庫,在對華政策上的共識:新的冷戰展開了。與美蘇時代的冷戰不同,這次冷戰的雙方實力懸殊。

中國以國家資本主義的力量進入世界自由市場,佔盡便宜。又以窮了百姓、肥了黨國和權貴的巨額財富,在各國資本市場大肆消費與收購,將中國的賄賂手段向外輸出。進而提出強國論、「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提供中國方案」等自炫口號,配合一帶一路、南海軍事化和支援被美國和西方制裁的獨裁國家。這種「得志便猖狂」、違反鄧小平韜光養晦路線的「新型大國」姿態,美國不可能視而不見。但暴發戶通常認為「財可通神」,許多美國大企業都在中國投資設廠,在利益導向的情況下,美國對中國的擴張也只能啞忍。正如林鄭也認為美國在香港有頗大的順差利益,不可能制裁香港一樣。

2000年,美國柯林頓政府決定讓中國加入世貿,那時,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抱有幻想,認為只要中國堅持開放,融入世界經濟,那麼其融入西方的主流價值觀就是一個無可改變的趨勢。

然而,這種幻想被證明是錯了。20年後的現實是,中國在完全保留其政治體制既有特性的同時,又充份利用了全球化帶來的經濟機遇,強化自身經濟實力,進而在全球秩序中,挑戰美國的地位。美國政界和智庫早已經有了覺悟,但華爾街財經界仍然著眼於中國的紅利,並左右了奧巴馬政府。

川普上台。2017年底,他上台後的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推翻中美「戰略夥伴」的說法,直言要「重新辨明我們的敵人」。報告宣稱:「過去幾十年里,美國對華政策都是基於一種理念,即支持中國崛起和納入戰後國際秩序,將使中國實現自由化。但與美國的願望相反,中國以犧牲別國主權為代價來擴張自己的實力。中國在世界上傳播以腐敗和內部監控為特徵的專制體系,並且正在建設僅次於美國的強大軍隊。」

2018年3月美國國會通過了《台灣旅行法》,推翻了1979年以來對台灣的定位,事實上賦予了台灣主權實體地位。第七艦隊重返台海,美海軍陸戰隊進駐美國在台協會。

與此同時,美國開打了對華貿易戰,目標是要迫使中國改變不公平的貿易政策,也就是要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所謂結構性改革,就是要國家機器退出對自由貿易的介入,改變國家資本主義的結構。對中國來說,就是體制改革,就是要專政黨讓出權力。對專制政權來說,這無疑等同滅黨滅國。中美貿易談了接近兩年,都沒有成果。

川普政權也從制裁中興、華為開始,對中國的科技、軍工行業全面制裁,對中國留學生、科技工作者簽證嚴加限制,中國要併購美國的敏感行業已經絕無可能,科技間諜也屢屢受挫,不少相關人員被送上審判席。

川普的言語飄忽,但行動最實際。而行動反映的是美國朝野兩黨,和幾乎所有智庫,在對華政策上的共識:新的冷戰展開了。與美蘇時代的冷戰不同,這次冷戰的雙方實力懸殊。在美國加稅壓力下,外資大規模從中國撤出,中國股市懸崖式下挫,人民幣貶值接近10%。資料顯示,中國經濟陷入通縮。

但中國領導層的滯後思維仍然在發中國夢,以為可以繼續靠香港的獨特地位進口高科技產品,從而發展大灣區國際創科中心。香港半年來對強權的不自量力的抗爭,美國通過的《香港人權法》,以及在西方世界產生的連鎖效應,大灣區創科中心還搞得起來乎?(中美關係的變遷之三)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