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盤點歷史這個日子 聖誕與魔誕只隔了一個夜晚

—聖誕 毛誕

作者:
大愛與大恨,並沒有多難以理解,唯生死考驗及後面的利益交錯才是心靈的牽絆。但凡能跳脫出這個既得利益怪圈的人都是有悲憫心或心懷良知之人。

12月25和26號,對中國政府是兩個高度敏感日,在這兩天,人類歷史發生了太多大事,而這些大事又都與共產極權政體的存亡,文明野蠻的較量息息相關,歷史上的十二月25號,被網民排列出的大事,除耶穌誕生外,還有1978年12月25,越南出兵,解救紅色高棉控制下的柬埔寨,把殺人惡魔波爾布特趕下政壇。1989年12月25日,羅馬尼亞偉大領袖尼古拉齊奧塞斯庫夫婦被槍決。1991年12月25日,蘇聯正式解體。有網友說,12月25號,西方因聖誕而得福,12月26號,東方因毛誕而受虐。

網友高氏兄弟發帖說:「白日與夜晚只隔著一層窗帘,一場夢還沒做完,天就亮了;昨天與今天只隔著一層胡茬,一覺醒來,就又變老了一點;聖誕與魔誕只隔了一個夜晚,一睜眼,魔影就出現在眼前;光明與黑暗只隔著一層幕布,一掀開幕布,便落入了黑暗。」

在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已經把聖誕節當成一個普通節慶日的今天,中國還在為是否應公開過聖誕節展開官方與民間的拉鋸戰,一邊是地方政府發出的禁止過聖誕的行政命令,下架聖經,推倒教堂,摧毀聖誕樹,甚至傳出政府準備按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重寫《聖經》的驚人消息,另一邊是百姓平安夜堅持私人聚會過聖誕的場景。

官方為什麼要抵制聖誕?難道只因為這是個洋節?一篇題為《再說抵制》的網文這樣寫道:「表面上抵制的是聖誕,其實真正要抵制的是文明的、先進的、符合人性的、普世的文化。再說直白些,就是要抵制那些能夠讓人覺醒,讓人有自由、有尊嚴、不盲信、不盲從的一整套生活理念。」

一篇題為《抵制文明就是在變相自殘》的網文這樣寫道:

「這些年,還有什麼是趙氏沒有抵制的?從美國的波音到法國的空客,從日本的汽車到美國的肯德基,從法國的家樂福到韓國的樂天,從禁韓令到禁台游······凡是對中國友好,幫助過中國發展的國家幾乎都一邊倒地予以堅決抵制,凡是損害中國利益,不斷找中國麻煩的國家都必須傾舉國財力去討好。表面上看這是權力的傲慢,實質上卻將極權統治的受虐傾向表現得淋漓盡致。抵制西方文明,引進非洲文化,這既反映了有權任性者掩藏在骨子裡的深度自卑,又體現了隻手遮天者末路狂奔的盲目自信。這就好比一個專幹壞事的孤家寡人,在對醒民們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不許愛那些有禮貌的文明人,只准愛我們這些霸凌你們的野蠻人。誰不愛我就涉嫌崇洋媚外,誰不愛我就是漢奸賣國賊,誰不愛我就會被關進牛棚集中營。」

十二月26號是毛澤東誕辰日,社交平台冰火兩重天,毛粉群在激情轉發對毛神及毛澤東時代的懷念文章及視頻,而另一些群則開啟了大掃除模式,稱「今天是清理朋友圈的好日子」。在國內,是否崇拜毛澤東已漸漸成為人們交友時判斷對方價值觀的標準之一,對於有些人,崇拜毛神幾乎等同於人格缺陷,一律拉黑。

正如鮑鵬山教授發帖所說:「早晨躺在床上拉黑刪除了好幾個人。拉黑兩種人:第一,高中畢業好多年了,因為不再讀書,腦子還是那幾本高中教材;第二,身處共和國,但腦子仍停留在帝國時代。」

其實,判斷毛時代是否值得懷念,只需看看下面兩個刷屏網路的帖子就足夠了,一個題為【歲月靜好們未來的一種生活】的網帖,講述了發生在毛時代的一個真是故事:「道縣大坪鋪農場廁所里發現了一塊毛主席語錄牌,這可是反革命大罪,村委會調查後,把犯罪人鎖定在農場醫生謝志向的11歲兒子身上,革命群眾推理,一定是「反革命」謝志向教唆了自己的兒子。簡單潦草的「審判」之後,村民決定把謝志向一家五口處死。在強姦了謝志向美貌的女兒之後,他們一家五口被昔日的鄰居們捆綁到山上,背靠背綁在一起,中間放了一個炸藥包。轟然一聲響,五個人全部被炸飛,村民把這個行刑手法叫做「天女散花」,當反革命分子的頭顱血屍塊腸子碎片從天上落下時,村民們喜出望外拍手叫好,體會著維護偉大領袖毛主席的無比自豪感。」

第二個帖來自微友雲水禪心,是一個發生在安徽蚌埠市固鎮縣的真實故事,帖文寫在一張全家福照片上:「這是一張全家福,丈夫張月升,妻子方忠謀及家人。1970年的一天,這家人聊天,妻子方忠謀發表了支持劉少奇、批評毛澤東的言論,丈夫張月升和長子張紅兵當夜寫檢舉信舉報。方忠謀以反革命罪被槍決,從此這家人墮入地獄之中······這就是文革,一個政治輾碎親情的邪惡時代!」

這類有關毛澤東時代的真實故事不勝枚舉,即使在教科書里找不到,有心人也可隨時上網搜索到,那麼為什麼直到今天,還會有眾多民眾真心崇拜毛澤東呢?一篇題為《為什麼仍有海量的人在紀念毛澤東?》的網文這樣寫道

毛澤東逝去近半個世紀,其功過是非已由後繼者作出定論。但現在仍有海量的人認為他是個近乎完美的人,並在他的誕辰日或逝世日那一天表達最深切的紀念;在平時,亦有海量的人去他的紀念堂參觀,以表達對現狀的某種不可描述的態度。這些海量的人群里,絕大部分人都是真心的,發自肺腑的。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

這些海量的人為什麼如此感恩戴德,還與另一方「不感恩戴德的人」勢同水火呢?

其實在我看來,事情或理由並沒有那麼高大上或深奧複雜,就是一個人性里的「慣性」在起作用。這種慣性基本人人都有,即:只要你在特定的環境下不牽連到我,不傷害到我,甚或對我有利,我就對你另眼高看和心存感激。至於你對其他人造成多大多深的影響,那不是我考慮的事。

比如某人掌握著一個村子的生殺大權,這一村人有窮有富,某人只殺富人而留下窮人,但留下來的窮人會有一部分窮死、餓死。那存活下來的那一部分窮人,連嚇帶怕,又感幸運之極,是不是要對某人臣服膜拜和感激涕零呢?!

如果某人再說一些寬心的話語,再描繪一幅讓你可以想像的藍圖,那活下來的這部分窮人就更心馳神往,並對其永世難忘了。這些能活下來的人,相比那些不在人世的富人或窮人,也算得上是一群「既得利益者」,即得到了活下來的機會。既然是「既得利益者」,那對賦予他們這份利益的人,是愛還是恨?答案就顯而易見了。雖然這利益有點不能承受之重,僅僅是活下來而已。但對於這一部分人,能活下來,就夠了,就值得用一輩子去咀嚼回味和感謝「上蒼」。不但自己感謝,還要教育後代感謝。一來二去,這人性的「慣性」又轉化為思維的慣性,不見到真相就永遠轉不過彎來。而真相,永遠在路上。

當然,活下來的窮人也不全是盲目的,他們走出去、肯學習,能站在一定的高度看到事情的本質,而對自己的三觀重新審視和定位。這樣的人也不少,而且越來越多。

這麼一想,再回頭看看,也就豁然開朗了。大愛與大恨,並沒有多難以理解,唯生死考驗及後面的利益交錯才是心靈的牽絆。但凡能跳脫出這個既得利益怪圈的人都是有悲憫心或心懷良知之人。正是這些人,才最希望國家興旺發達,才更希望每一個職業都不分高低貴賤,每一個人都活得有尊嚴。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