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這是一場無限戰爭」 香港正在逼近那條紅線

受北京支持的香港跛腳鴨領導人林鄭月娥很生氣,因為聖誕節遭到「自私的暴徒」的破壞。從事可持續發展工作、參加了民主抗議活動的瓊·尚(Joan Shang,音)不這麼認為。

「這是一場意識形態戰爭,我們就處在這場戰爭的核心,」她說起香港這場持續近七個月的運動。這樣的鬥爭不會為了聖誕老人而暫停。

我發現,曾經奉行一切務實、不問政治只求財的香港,如今已經分崩離析。一位顧問認為香港現在成了「一個顛覆中國中央政府的基地」,他告訴我,自己已經安排家人留在紐約,因為他不想讓自己十幾歲的女兒呼吸「有毒的空氣」。他指的不是催淚瓦斯,而是有毒的分裂。

從合作組織會議到晚餐上的談話,到處都瀰漫著「黃絲」抗議者陣營與「藍絲」北京陣營之間的緊張氣氛。雙方几乎不存在對話。這場黃藍之間的意識形態之爭,是香港的法治與中國的「法治」之間的鬥爭、是自由社會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日益強化的監控國家專制之間的鬥爭。

對抗不會很快結束。如果說21世紀的進程就取決於這場衝突的結果,那是誇大其詞,但卻也並非異想天開。「這是一場無限戰爭,」著名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告訴我。

「習近平說『祖國』,只讓我覺得無聊,」瓊·尚喝著咖啡說。「我和那個國家沒有關係。我們香港不是一個專制社會。從心理上講,中國無法理解年輕人可以為了民主而損害自己的利益。對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為了錢。」

新獲得的財富和快速發展是中國社會近幾十年來的粘合劑。數以億計的人擺脫了貧困。習近平上任後把權力集中在自己手裡、廢除任期限制、擴大技術專制,人們確信,他決心通過專制來延續這種凝聚力。團結和分裂的時代總會交替出現,這是中國歷史的一大特點,習近平希望結束這種交替。

他這種堅定的自信卻導致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美國國會兩黨共同對一項法案的壓倒性支持——就是上個月通過的那項法案,授權對在香港侵犯人權的中國和香港官員實施制裁。川普總統不情願簽署它,但畢竟還是簽了。

中國非常憤怒。香港持續不斷的抗議活動威脅著習近平的威權計劃。中國的周邊地區顯得很緊張。下月就要舉行大選的台灣注意到了香港的麻煩。在「一國兩制」的幻想基礎上實現統一?不了,謝謝。

中國有自己的紅線,而香港正在逼近它們。然而這座城市是特殊的;它代表著美元和氧氣。香港為大陸企業巨頭提供讓「紅色資本」進出的方式。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也是國際資本市場的入口。它甚至提供可信的法庭和法官。因此,中國可能會選擇伺機而動。

在香港上演第二次天安門事件會是一場可怕的賭博,或許只有發生武裝叛亂或直接推動獨立才會引發這樣的後果。中國大陸准軍事部隊逐步滲入日益殘暴的香港警察,這顯然是另一種選擇。但這並不是解決方案。北京面臨的困境是,「一國兩制」這個只有在創造性的含糊中才能起作用的方法,已經沒用了。

這一模式是1997年英國將主權移交給中國的前提,按計劃將持續到2047年,現在已經進行到其公認壽命的將近一半。它的內在矛盾已經達到了極限。如果中國像許多人預期的那樣在走向自由也就罷了,但如今習近平的統治更加專制,在中國新疆地區估計有100萬維吾爾穆斯林在拘禁營里接受奧威爾式的再教育。

「問題在於,『一國兩制』半個世紀不變的想法開始讓人覺得像是枷鎖,」香港律師、調解人特雷莎·馬(Teresa Ma)告訴我。「我們的社會進步了,但我們的政府卻反應遲鈍。」

香港的不穩定有很多根源:不平等加劇、房價高企、年輕人的前景越來越渺茫、猶豫不決的治理、隨著中國崛起產生的被邊緣化感覺。如今,香港在中國國內生產總值中所佔比例為2.7%,1997年,這個數字是18.4%。30年前,毗鄰的深圳只是一座小市鎮;如今它已成為一個熠熠生輝的高科技中心。

自由對抗鎮壓並不是抗議的全部。許多不滿情緒在時有暴力發生的抗議中找到了發泄口。但這種對抗的確是故事的本質。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麻木冷漠,才是促使香港人在6月奮起反抗的原因。她的政府提出的引渡法案意味著香港的終結。這個城市比任何人都清楚法治和獨立司法是其繁榮的基礎。允許罪犯被送往一黨專政、法治缺失的中國大陸,意味著這一基礎不復存在。香港大學法學副教授戴耀廷(Benny Tai)告訴我:「法治的精神是香港人的血脈。」

這就是數百萬人湧入街頭的原因。逃犯條例被撤回,但為時已晚。潘朵拉的盒子已經打開。冒出來的精靈叫做自由。根據路透社獲取的錄音,林鄭月娥承認該條例「非常不明智」。她說她的生活「已經天翻地覆」。她什麼也做不了。但她不能辭職。習近平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因大規模的街頭抗議導致領導人下台的先例。

抗議者有五項訴求,包括對警察暴行的獨立調查和對數千名被捕者的赦免。但最棘手的是堅持通過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也就是說,給香港真正的民主。1997年的《基本法》呼籲「普選」作為「最終目標」,但要根據「循序漸進的原則」,並且「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

也就是我說的創造性的含糊,也叫做無懈可擊的廢話。這種繞來繞去的語言彷彿出自一名蘇聯官僚之口,很快就成了一紙空談。林鄭月娥是由親北京派主宰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選出的。效果真不錯!

23歲的黃之鋒直接說:「根本問題是在北京來看普選和獨立差不多。」

香港立法委員、曾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認為根本問題並不在此,而在抗議者的極端訴求。她告訴我,中國同意「香港實行更民主的政府形式」,但「不是一個獨立政體可有的民主」。抗議活動已經演變為「企圖推翻政府並讓香港脫離中國的嚴重行動」。

我認為問題不在於獨立。這場很大程度上沒有領導的抗議是通過社交媒體協調組織的,從商場里的快閃示威到大規模遊行,都是沮喪的民眾對習近平向兇惡專制的轉向和林鄭月娥的屈從的憤怒反應。香港的文化變了。曾經是堅決務實,如今是堅決以價值觀驅動。大陸有一天可能也會如此。千禧一代重視價值觀。

上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民主倡導者佔據了87%的席位,這說明了香港民意所在。在這座商業驅動的城市,抗議活動的干擾正導致越來越多的不耐煩和惱怒,但這遠不是主要的情緒。明年9月的立法選舉可能會加固泛民傾向。

法學副教授戴耀廷不知道該不該給我他的名片,因為他在2014年政治抗議中的角色,香港大學正在試圖免去他的教職,並且可能很快就要成功了。在被判公眾妨擾罪後,他在監獄服刑幾個月。現在已獲保釋。

「我們為自身權利的戰鬥不會結束,」他告訴我。「中國的崛起是對自由世界的威脅,這是香港正在抵抗的。」對於中國崛起所帶來的全面影響,這座城市是世界覺醒的先鋒,其中又混合著焦慮和沮喪。

川普政府最重要的、或許也是唯一的外交政策成就,就是在貿易上向習近平施加壓力並保持溝通開放的同時,支持香港的抗議活動。美國的施壓已經使川普在香港受到歡迎,這種壓力絕不能鬆懈。

說過習近平「不是獨裁者」的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和說過中國「不是我們的對手」的喬·拜登(Joe Biden)應該再看看。在我看來,在不動用人民解放軍進入這座城市製造一場人間慘劇的前提下,「一國兩制」僵局的唯一出路是香港普選。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