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洵、秦鵬:2020美中關係展望

美國總統川普在2019年的最後一天發推特說,他將在2020年1月15日,在白宮簽署美中兩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川普還對記者說,他稍後將訪問北京,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討論美中第二階段的貿易協議。

雖然過去的2019年是美中正式建交40周年;但過去一年的美中關係卻是狀況不斷:香港局勢、美國的香港法案,以及《2020國防授權法案》中北京可能干涉台灣大選的條款等等,都將美中關係推向近30年來的最低谷。

進入2020年,隨著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以及川普即將展開的北京之行,能否為美中關係掀開新的篇章?

嘉賓:國際商業投資顧問,時評人張洵;中國經濟觀察人士秦鵬

國際商業投資顧問,時評人張洵認為,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從短期上對中國有一定幫助,但從中期、長期上對中國非常不利。

第一,這次的第一階段協議從短期上對穩定出口暫時對中國方面有一定幫助。但從中期、長期上看,這個第一階段協議實際上對中國非常不利。一方面消耗中國的外匯,另一方面讓他以前有效的,比如說通過市場換技術,通過知識產權盜竊等等手段都抑制住了。但他為了短期利益不得不簽。

第二點,美國2020年大選年有一個潛在的風險,如果中國經濟衰退迅速的話,美國這邊因為有1萬億以上的美元投入在中國市場,很可能會導致一個對美國經濟不利的影響,也就是他的潛在風險很可能是在中國經濟操作。

對川普親自在白宮簽協議,並且今年會訪問北京與習近平當面談判。怎麼看這項最新發展?

秦鵬說這對投資人來說是意料之中的,因此我們看到股票市場波瀾不驚。經過兩年的談判和來回摩擦,儘管中共試圖通過戰狼的方式迫使美國放棄在結構性改革方面的改變,但最終中共這邊不得不做出讓步。

從去年10月份到12月中旬雙方最終決定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但是這個協議應該說也主要涉及了一部分比較容易解決的問題,真正難的問題放在了後邊的談判中。

這次有個很大變化,川普說不希望在第二階段的協議中談完所有問題,這意味著接下來兩國壓力非常大。中共需要在結構性改革方面做出更多承諾,而中共為了政權穩定是不願意在這方面做出改變的。美國這麼強勢,接下來應該是真正的看點。

有分析認為,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有重大漏洞:協議沒有觸及中國政府對產業的大規模補貼,而這正是川普發動貿易戰的主要原因之一。

秦鵬說作為談判雙方,毫無疑問要考慮到自己的立場和利益,以及最終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如果把談判當作博弈,要考慮談判的均衡點。川普一開始試圖一次性解決問題,後來發現很難做到,就分階段,先易後難,把能吃到的果子先吃掉。

這種情況下,對接下來的大選,對川普來說,最重要的政績是經濟,其他方面美國人民是很難感受到的。川普打經濟牌是很正常的事。在整個大選中,川普在這個時候達成第一階段協議,與美國的經濟政治形勢有很大關係。

有分析認為,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有重大漏洞,這不能說是漏洞。所謂的補貼和對企業的特殊政策,在中國這樣一個特殊的、非正常的、共產黨領導的國家裡,主要的經濟動力和基礎是國有企業,對國有企業的大規模補貼符合共產黨的特性。

一次性壓制共產黨,讓其在補貼方面做出大讓步的話,是體制性改變,這對共產黨來說是非常難的,統治基礎要遭到瓦解。中共整體要考慮黨的利益,所以一次性向前推進是不太可能的。川普通過關稅戰、人權、科技戰等等打擊得中共沒有還手之力,最後不得不屈服的時候再往下談,就會順理成章,因此這是個高明的策略,而不是漏洞。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年底時說,美國與其他國家達成的貿易協議意味著「2020年將是繁榮的一年」。美中第一階段協議達成,是美國得利多,還是中國得利多?具體到民生方面,美國或者中國百姓能得到什麼?

秦鵬說這個協議本身對兩國都有好處。不管是中國做出改革或者休戰,還是美國獲得更多的農產品銷售,這些方面來說對兩國都是好事,不亞於中國第二次加入世貿。

至於為何要打這麼長時間,是因為中共只是考慮了統治者的利益,而不是人民的利益。美國方面,最大的得利者是農民。中美貿易在GDP里的比例不是很大,最主要的動力是來自消費。雖然美國的投資在11和12月有所下滑,但是消費有所增長,民眾高漲的信心會持續到大選甚至大選以後。

對中國來說,有了相對和平的貿易發展,中國的經濟下滑和大規模失業已經不可避免。在最近兩年浪費了時間,中國不應該打貿易戰。中國利用了WTO的漏洞,造成兩國貿易不均衡,自然而然在貿易戰中美方要求中方做出改變,國有企業會得到削弱,這件事對中國來說是好事,但是中共浪費了時間。所以根本的原因不是因為貿易戰,根本的原因是中共的戰狼政策和高負債的發展模式。

香港局勢和美國國會出台的相關法案,對未來一年美中關係和貿易戰,帶來什麼影響?

秦鵬說對於中共來說,造成兩個震懾:一個是擔心國際金融中心遭到打擊,沒有美國的支持,香港是不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對於中國大陸的價值是超出很多人的想像的。很多人只是看到香港帶來1000多億美元的直接投資,但是香港更大的價值來自股市、債市和整個銀行系統,對於中國大陸的輸血是很厲害的。一旦香港被打爛了,對中國大陸的影響非常嚴重。

另一個大震懾是人權和民主法案對中共官員的制裁,如果香港事件繼續升級,更多高級的官員甚至政治局及以上的官員會得到制裁,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在香港問題上做出讓步的根本原因。

香港的抗爭活動給香港的民生帶來什麼影響?秦鵬說GDP下滑是必然結果,但是經濟下滑也不完全是抗議帶來的,很多也是大陸經濟下滑帶來的,香港的轉口貿易來自大陸,大陸下滑,在香港也必然造成下滑。抗議本身對香港經濟的影響沒有官方所說的那麼嚴重。

台灣問題以及台灣總統選舉結果對未來美中關係的影響?

秦鵬說台灣關係和香港關係變化的根本原因。中共是台灣的神助選。

半年之前,國民黨任何人都能輕鬆贏過蔡英文,半年之後,其他人選都只是湊數。但這不能怪別人,只能怪自己的一國兩制和對台灣香港人權的打壓。如果你對基本法都不承認的話,誰會相信你貿易協定等等其他承諾?根本原因是中共自己。90%以上的台灣人現在希望兩邊保持現狀。這是一個已經看得到的結果,也是不可逆轉的。

2020年美中關係是否能夠掀開新一頁的預期?會出現什麼積極發展?可能會出現什麼危機?

秦鵬說中國經濟最大的問題還是國進民退,高額債務,地方政府的負債是40萬億,沒有一個想還的。經濟發展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是投資;民間投資也是不多的,只能是政府投資,負債是主要方式,必然結果就是負擔過重。在2019年的時候,2020年我們會看到債務爆雷更快更多,並且會蔓延到政府領域,政府領域會是連環性的,繼而體現在銀行金融系統。2019年已經有幾家銀行出現問題。經濟下滑,企業出問題,體現在金融系統,中共官方也已經承認了經濟問題,說避免系統性的金融危險,上市公司、地方商業銀行也會出問題。債務報表做的漂亮,但我們知道數據都是假的。

中國國務委員、外長王毅年底接受中國媒體集體採訪。批評說:「美方的所作所為,損害了40年積累起來的中美互信,也衝擊了整個世界的穩定和發展。」王毅說:希望美方重建客觀正確的對華認知,回歸「理性務實」的對華政策。秦鵬說這句話說的好,翻譯一下就是王毅建議美國繼續做傻白甜,在經濟上繼續幫助中共,幫中共官員發大財,不要在人權和經濟改革方面做出任何要求,吃了大虧也不要考慮報復。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