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專訪黃春生牧師:用人道關懷應對兩千枚導彈

黃春生牧師(來自黃牧師臉書)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在世界各地有很多的支持者,其中備受關注的一個是台北的濟南基督長老教會。本台記者申鏵日前在台北採訪了教會的牧師黃春生,深度了解他為什麼會傾力支持和幫助香港和中國大陸的民間運動和政治受難者。

募集到大約350萬元的物資

記者:在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您和教會做了很多工作,募集物資支援香港的抗議者、安置到台灣避難的香港人等等。到目前為止你們募集到價值多少錢的物資呢?

黃春生:大約在十月之前,我們把收到的物資換成市價然後打八折,大約是一千萬(新台幣)。但是十一月、十二月香港大學和理工大學(被圍堵)事件之後,大約又收到了五六百萬。所以加在一起超過一千五百萬新台幣(大約三百四十萬人民幣)。

記者:這些都是從台灣本地募集到的嗎?

黃春生:90%都是,但是也有從美國、加拿大、日本送來的,還有兩筆是從中國來的。

記者:從中國來的這些物資包括什麼?

黃春生:都是防毒面具、濾毒罐,還有「香港加油」的條子。

記者:我們不得不提到12月初《紐約時報》的那篇引發爭議的報道。那篇報道說,一些被香港當局沒收護照的抗議者通過偷渡的方式來到台灣避難。真的有這種情形嗎?

黃春生:《紐約時報》的記者很認真。她在香港和台灣先後呆了兩個多月。她來到我們教會好幾趟。當時我是沒有說我們用偷渡的方式來援助(香港人),所以她的(消息來源)應該不是從我這邊取得的,應該是她在香港那邊採訪取得的。我知道香港那邊的朋友很緊張,因為他們會被控暴動罪,所以他們要找任何的管道出來。有沒有成功出來,我目前還沒有接到這方面的消息。

記者:也就是說,你們教會幫助的香港人都是通過正當途徑出來的?

黃春生:他們都是搭飛機來的。

記者:我聽說他們中很多人已經回香港了,是嗎?

黃春生:大部分都回去了。但是有些人,比如說,有警察到家裡去敲門,其實是抓人。所以家人就告訴他們說不要回去。由於他們都是年輕人,就安排他們就讀。

台北濟南基督長老教會(來自教會官網)

幫助大陸異見人士

記者:我聽說在香港反送中之前您也幫助過中國大陸的持不同政見者。您能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嗎?

黃春生:這幾年來台灣的(中國異見人士),他們有拿到聯合國的難民證,我們就通過教會系統來幫助。特別是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傅希秋牧師他們幫助很多,他們告訴我們類似的事情,我們能幫助的就幫助。

記者:所以你們和傅希秋牧師他們是……

黃春生:我們是合作。

記者:您可不可以舉幾個例子。黃燕是一個……

黃春生:黃燕是其中之一(黃燕是中國維權人士。2019年初在台灣停留八個多月後,獲准前往美國),但其他人不好說。因為她本來就有曝光度。

關注人權是基督教的核心價值

記者:作為基督教牧師,您為什麼如此關注中國和香港的異見人士呢?

黃春生:我們不僅僅只是關心中國和香港(異見者)。在台灣,我們過去也關心本地的政治受難者。關懷人權、關懷不公義的事情其實是(基督教)信仰的價值核心。中國用兩千多顆飛彈對準台灣。對台灣來講,我們有生存的危機感。信仰是要帶給人盼望的,不是帶給人壓制的。我們能夠做的就是以人道關懷為主,就像耶穌說的,要愛你的鄰舍。

記者:我們知道中國的基督教會一直在受到中國政府的打壓。最近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的牧師王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9年徒刑。您對這有什麼評論?

黃春生:判刑的那天是12月26號,一個很敏感的日子,是毛澤東的生日。在我看起來是故意的。王怡牧師在之前寫過一個聲明。聲明說,他不要顛覆這個政權。他順服的是上帝國,不是地上的國度。他希望通過順服上帝的國度來建造一個更好的未來。我想一個有良知、良心的政府,應該要朝這個方向邁進才對。當我看到中國教會受到逼迫的時候,讓我覺得更應該禱告,希望中國能夠充滿從上帝那裡來的平安。

大陸可以借鑒的台灣民主經驗

記者:那麼您覺得台灣走向民主的過程和經驗有什麼值得中國大陸借鑒的呢?

黃春生:我想講兩個方面。台灣野百合學運的時候(1990年3月發生的學生民主運動),學生抗議政府「萬年國會」都不改選,要求還權於民。當時的抗議學生大概只有一萬多人,跟現在的香港運動比起來真是太小了。學生抗爭堅持了不到一個星期,當時的李登輝總統就邀請學生代表進入總統府。他就跟學生說,你們的四大訴求我都聽到了,我也很認同。但是他跟學生們講說,你們要給我時間來推動,你們回家好好的讀書吧。這就讓人看到一個領袖的風範和高度。李登輝總統能有這樣的舉動,我相信是因為基督的信仰。他就是我們濟南教會的信徒。

記者:那他後來有沒有推動實現學生的訴求呢?

黃春生:四大訴求全部都推動了。另外,我們還要從民間推動(民主化),因為從民間有很多的聲音出來,才能夠促使政府去進行改變。社會的改變通常都是由有理想、熱情的年輕人(推動的),把他們的理想訴諸在行動裡面。教會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了陪伴者的角色。我們不會主動去帶領學生的運動。教會過去在台灣的角色也是這樣。台灣的社會運動中,總能看到長老教會參與其中,讓他們知道有上帝的愛與他們同在。

記者:但是現在在中國大陸,一個是沒有像您講的李登輝總統的那種高度和謙卑,再一個民眾的運動又受到打壓,教會連最基本的宗教活動都不能進行。您覺得中國大陸有希望嗎?

黃春生:這樣下去當然是沒有希望。但是人類歷史是不斷向前進步的。你如果不要有對人的生命的尊重,對更高價值的渴望,那個政權遲早都會變成歷史的灰燼。現在看起來好像黑暗沒有盼望,但是中國是會改變的。

記者:謝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