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陶傑:畫面拉闊一點看

作者:
香港的二o一九年,將來的歷史學家怎樣寫?正如法國大革命,一個瑪麗安東尼皇後,成為全國鄙視和憎恨的焦點。當然香港的女特首百年之後,在香港甚至世界歷史書中(視乎香港的動亂如何蝴蝶效應地與美國川普(川普)改組世界秩序的雄才偉略雙交合),未來史學家之述評,亦必類似。

中國人的歷史觀,對近代史以「民族屈辱」一言以貫穿,毫不向下一代介紹世界同期發生之人權和民主的巨大進步。(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香港警司江永祥奉勸記者,評論香港警方行為,要將畫面拉闊來看。

此言甚是。歷史教科書,就是要將畫面拉闊看。

香港的二o一九年,將來的歷史學家怎樣寫?

正如法國大革命,一個瑪麗安東尼皇後,成為全國鄙視和憎恨的焦點。當然香港的女特首百年之後,在香港甚至世界歷史書中(視乎香港的動亂如何蝴蝶效應地與美國川普(川普)改組世界秩序的雄才偉略雙交合),未來史學家之述評,亦必類似。

華文中學歷史課本,多不會將十九世紀英中貿易戰爭之後,清國每一頁動蕩與西方當時的新聞一齊拉闊,看大畫面。

十九世紀是以英法殖民主義的第一波人類全球化,銅山西崩,洛鐘東應,十九世紀中葉之後,沒有一件中國的大事是孤立發生的。

譬如所謂火燒圓明園:一八五六年十月,英軍已經因阿羅號事件開始對清國部署軍事行動,攻下炮台,並炮擊兩廣總督衙門。

那知道一八五七年中,英軍忽然中止對清國的戰爭。

此時兩廣總督葉名琛不知就裡,問道於扶乩。乩仙嚴正指出:若今年過了陰曆十五,英軍還不再回頭,則這場戰爭即不會繼續。

葉名琛滿心歡喜。豈知英軍中止的原因,是時值一八五七年五月,印度發生兵變。英國海軍將領額爾金下令將本來由英國調來進攻清國的大兵,中途新加坡停行,轉調往印度半島,優先平亂。

半年之後,印度叛亂鎮壓平息,英軍再調頭赴清,於十二月與法國聯合攻下廣州,將兩廣總督葉名琛抓捕歸案,運到印度加爾各答。

若不打通世界大勢來看,則英法聯軍之前這足足一年的中斷,就講不通。但若印度叛亂一發不可收拾,英軍則不會來,葉名琛的那個乩仙即刻千靈萬靈,接受萬民膜拜,擁有退兵之術。

十八世紀末的法國革命與美國獨立催生的人權,還有工業革命進入成熟階段、產業革命、英國議會民主投票權之普及,與清國之太平匪亂和八國聯軍,然後是日清戰爭,雙線進行。

要了解中國此時發生的事,必須西顧英國歐洲,東瞰日本。因此一時期,中國人經歷了亘古未有的大變。

但是中國人的歷史觀,此一時期卻以非常可笑的「民族屈辱」一言以貫穿,將英法和美國貶為十足妖魔化的帝國主義,毫不向下一代介紹世界同期發生之人權和民主的巨大進步。

此單一內向的落後史觀,到了二十一世紀還充斥方塊字的歷史教科書。難怪香港中產階級家長有點辦法都將子女送去英國寄宿學校。香港的小孩一去英國升學,眼前一亮,讀高中一開始,覺得心靈釋放,飛越了一座知識的監獄,由歷史科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