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京:如何從習近平的「中國噩夢」中走出

—2020s與習近平的「中國夢」(下)

作者:
大一統的帝王夢在21世紀重演,是現代中國的噩夢,我相信、或者我希望習近平的「中國夢」將是中國噩夢的最後版本。問題是,這個最後版本的中國噩夢,將讓中國和世界付出甚麼樣的代價?這是令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不能不想的問題,而由此帶來的焦慮也是不言而喻的,因為習近平以「萬死不辭、我將無我」的決心堅持做他的「中國夢」,不僅挾持了包括香港、台灣在內的億萬中國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把美國人變成了他的人質。

21世紀的20年代,很可能像20世紀一樣,對世界史的軌跡發生巨大影響。就中國而言,我認為20世紀發生的最重大的轉折就是主張並親力推動地方自治的精英,在20年代輸給了不惜引狼入室重建大一統的精英。為甚麼會這樣?其中有沒有與今日中國相關的教訓?我還沒有看到比較深入的探討。就我現在所知,那些實踐地方自治而最終失敗者,如陳炯明、閻錫山、梁漱溟、晏陽初的品行,比贏了他們打江山坐江山的人要高得多,這些失敗者們哪怕多少保住一點成果,而不是輸的那麼慘、那麼徹底,中國恐怕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成為一個如此危險的國家。

大一統的帝王夢在21世紀重演,是現代中國的噩夢,我相信、或者我希望習近平的「中國夢」將是中國噩夢的最後版本。問題是,這個最後版本的中國噩夢,將讓中國和世界付出甚麼樣的代價?這是令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不能不想的問題,而由此帶來的焦慮也是不言而喻的,因為習近平以「萬死不辭、我將無我」的決心堅持做他的「中國夢」,不僅挾持了包括香港、台灣在內的億萬中國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把美國人變成了他的人質。美國漢學家林蔚指出,美國面對的是一個極其複雜的道德困境。該不該與習的中國打交道?如何打交道?是美國面臨的道德難題。中國人當然就更難了。作為想有擔當的中國知識人,在習近平的高壓下該不該發聲?如何發聲?沒有簡單的答案。但無人敢發聲的局面,顯然是不可接受的。這就是我們現在的困境。

中國知識精英在今天的道德困境,與上個世紀20年代的中國精英有沒有可比之處?我以為是有的。一百年前,面臨蘇俄以巨大的資源和野心介入中國內政,同時又面臨中國人「一盤散沙」的冷酷現實,是選擇聯俄還是拒絕聯俄?中國的知識人並非沒有掙扎。陳獨秀就曾不想拿第三國際的錢,但最後還是拿了。方誌敏更是選擇了綁票西方傳教士來為革命籌款。毀家紓難、捨身救國的英雄主義,與今天習近賓士下的中國的遭遇,其實有一種非常悲劇性的聯繫。習近平認為他的父輩是創造新中國的大英雄,而他也要做一個大英雄,以不惜「國將不國」的代價,實踐他的「中國夢」。

面對中國的這一既荒唐可笑,又危險萬分的困局,以「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精神向習近平喊話,是勇敢的選擇。但要讓這種選擇不僅令人敬佩其勇氣,也能讓思考中國未來的人受到其思想的啟迪,是不容易的。做不到這一點又付出沉重的個人代價,就太令人嘆息了。

鄭也夫叫板習近平,提出「中共淡出」,主張「財產公示,自常委始」,涉及到了一個實質性的問題,那就是如何來影響和設計後習近平時代的中國政治,以甚麼樣的「語言遊戲」和政治策略才能達到付出較少代價,讓中國和世界從「中國噩夢」的險境中走出來。這將不僅是20年代中國知識和政治精英關注的主題,也是美國知識和政治精英關注的主題。目前的狀況是,大家都處在「人自為戰」,沒有真正的交流和交鋒。這種狀況需要改變也必須儘快改變,因為後習近平時代的挑戰不僅可能非常嚴峻,而且可能來得比許多人預料的要快很多。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

相關文章:【梁京評論】2020s與習近平的「中國夢」(上)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